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卦令天下
    ()    出门前爷爷的交待一度让袁易心神不宁,总感觉会出什么事情,特别是爷爷仔细叮嘱他到悬崖下边好好回忆刚才帮三婶找牛的那一卦,更是让他觉得奇怪。可袁易毕竟还是个懵懂少年,也想不到那么多,爷爷让他来自然就爷爷的道理。不安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他就被小兰说悬崖下面有一个山洞的事情给吸引住了。

     “小易哥哥,以前我和他们躲猫猫的时候去过那个悬崖下边,那里有一个山洞,当时我躲在山洞里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我,我带你去山洞里玩好不好?”

     他们自然是指村里的小伙伴们,因为袁易是盲人,玩游戏的时候别人自然不会带他玩,每当小兰向他介绍和伙伴们玩游戏的情形时,袁易一直都非常羡慕。

     不能和他们一起玩游戏,但能够去他们玩游戏的地方坐一坐,摸一摸,感受他们玩游戏时那份的快乐,袁易都觉得自己非常开心。

     去悬崖下面的坡有点陡,小兰一边拉着袁易的手,一边小心的提醒着。“小易哥哥,你小心点,拉着我的手慢慢走,千万别摔倒了。”

     小心翼翼的下了七八分钟的陡坡,袁易听到了水流的声音,脚下也随之平缓起来,想来应该到了悬崖脚下的洛河边上了。

     天sè已经开始暗了下来,袁易虽然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但通过河边草丛中的虫鸣声,他大致可以判断出此时的时辰。

     “小易哥哥,把鞋脱了,前面有一块大岩石挡住了路,我们要淌水过去才能看到山洞。”

     袁易什么也看不到,自然要听小兰的安排,一手提着鞋,一手拉着她的手,跟在她的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的淌着水朝前走面。

     时间不长,脚下感觉到山石的硬度,想来已经从河边把那块巨石绕了过去。两人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穿好鞋后,袁易便跟在小兰后面朝山洞走去。

     山洞离河岸不远,没走几步袁易便感觉前边不远处有一股凉气扑面而来。

     此时正值仲夏,即使身着单衣,都不会觉得冷,前面突然传过来的凉气,想必是走到小兰所说的那个洞口了。

     看到山洞,小兰立即变得兴奋起来,绘声绘sè的向袁易描述山洞里的情形。洞口不高,堪堪比袁易高一点,也仅能一人侧身而进。不过通过小兰的描述有一点让袁易非常惊奇,虽然天已经黑了,在山洞里并不会觉得很暗,好似有月光相照一般,依稀还能辫别方向和物体。

     山洞好似朝上而生,进入洞内蜿蜒朝上走了约四五丈远的路后,小兰大声惊叫起来:“小易哥哥,你快看那里还有石头桌子和凳子。”

     袁易当然看不见,不过通过小兰的心情变化,他也能感同身受,也跟着变得兴奋起来。也跟着叫道:“快带我去看看。”

     桌子和凳子上有很厚的灰尘,不过他们这个年龄显然不会考虑坐在凳子上身上的衣服会不会脏。

     孩子的兴奋劲时间很短,坐了没多久之后,小兰便坐不住了,把袁爷爷给她的包袱放到袁易的怀里,说道:“小易哥哥,你拿着爷爷给的包袱,坐着别动,我去四周看看。”

     “嗯,你别走远啊。”袁易叮嘱小兰一句后,便抱着包袱坐在凳子上等着。

     好动是小兰的天xìng,不过小兰并不是那种一味只顾自己玩的人,在洞内转悠的时候,偶尔也会有意无意的和袁易瞎聊几句。

     通过小兰时不时在远处和袁易说话的回音来看,这个山洞应该很大,看来小兰一时半回也转不回来,百般无聊之际,便一边随口应着小兰的问话,一边将手伸进爷爷给的包袱内摸索起来。

     最上层是用草纸包裹的几块烙饼,看来爷爷说的话没错,包里真有吃的,草纸下面还有一个不大的小布袋,袁易用手捏了捏,感觉好像是碎银子。爷爷有时候会跟在魏三伯后面去镇上帮别人算卦赚些铜板,买点生活用品。遇到大方的客人在爷爷算的好的时候会打赏一些碎银子,所以袁易对碎银并不陌生。但他非常奇怪,只是和小兰到悬崖下面来玩一玩,爷爷在包裹里面放银子干什么?

     不过容不得他多想,在摸到另一个物件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大声惊叫起来:“小兰,你快回来,出事了。”

     那是一块很重很重的墨黑sè的玉牌,一直是爷爷的贴身之物,正面是一个八卦图,背面是一个大大的袁字,袁字下面还有两排小字:“卦令天下,莫敢不从”。

     这块玉牌叫八卦令,是他们袁家祖传之物。袁易在小的时候也摸过这块祖传的八卦令,不过每次碰到它都会让他心神失灵,后来就再也没有碰过了。不过对于“卦令天地,莫敢不从”这八个字的含义,爷爷也不清楚,只知道这八卦令是当年祖辈大能传下之物,当年祖辈大能就凭这八卦令改天换命,无所不能。

     令牌是爷爷的心爱之物,以前只有他老人家心情非常好的时候才会拿出来抚摸一二,时不时给袁易讲一些袁家祖辈的事情,有意无意也曾说过哪天爷爷要是不在了,就把这个八卦令传给他。

     爷爷有难,这是他拿到令牌的第一感觉。对,肯定是爷爷算到今天会遇到了劫难,为了保全自己,才让小兰带自己到这里来。让他到这里再回想下午给三婶算的上艮下坎的蒙卦,显然是为了让他到这处险地来求一线生机。

     听到袁易的惊叫声,小兰赶紧跑了回来。看到袁易神sè异常慌张的拿着一个黑黑牌子在那里发愣,也莫名的惊慌起来。

     “怎么啦,小易哥哥?”

     “没什么?,我想现在算上一卦,让你帮我看看铜钱。”

     “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呢?吓我一跳,我刚才在那里看到一颗只有三尺多高的小树,树上还结了两个果子,闻起来特别香,肯定好吃,我就采了下来。来,我们一人一颗。”

     小兰的话还说完,袁易就觉得鼻前传来一股特别的清香。

     “香吧,赶快张开嘴。”

     袁易依言张开了嘴。

     当小兰把果子送到袁易的口中后,还没咬,袁易便感觉到一股甘甜之气直入心脾,小兰说的没错,这果子果然很好吃。果子入口即化,还没等袁易仔细品尝,果子就全部化成水汁顺着嗓子流了下去。

     果子太小,这让袁易有些遗憾,不过迅速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果汁流到了胃里之后并没有停止,而是顺着血液缓慢的进入了身体的每个角落,让他每一个细胞都得到了这份香甜的滋润。这可能只是一种感觉,不过他不由得不称赞这果子的美味。

     正在袁易准备夸奖小兰摘的果子好吃的时候,耳边就响起了小兰欢喜的叫声:“太好吃了,我再去找找看还有没有?”

     袁易笑了笑,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突然感觉到从身体内部的各个角落里都传来了深深的倦意,不由自主的让他闭上了眼睛,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离山洞不远处的魏村,此时已人声嘈杂,赵兴正对着眼前的几百名官兵下达着全力搜查一男一女个少年的命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要找到那两个孩子。

     赵兴的命令很简单,官兵的执行也很迅速。很快,一部分人立即封堵住进出魏村的所有出入口,一队人马沿着洛河两岸进行搜寻,而剩余的大部分官兵,则在村后的山上进行地毯式搜索。为了保持即时的通讯连落,赵兴要求他们每隔半个时便飞鸽传书搜查进展。

     下达完命令,几队人马举着火把分头出发后,赵兴便带着几个人走进了袁易的家中。

     一个头领模样的官兵举着火把在屋内找了半天发现没有油灯,很是奇怪,不过他反应还是很迅速的,立即走到赵兴面前说道:“赵大人,屋内没有灯,先委屈您一下,我立即叫人从人家找几盏灯过来。”

     赵兴点了点头,依着火把的光亮,在屋内打量起来。

     房子不大,除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外,除了堂前挂了一个大大的八卦图外,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物件。进到房间后,也只有一大一小两张床和一个衣柜,没有任何可入眼的物件,就连赵兴也看的直皱眉。

     扫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之后,赵兴对身边的那个官兵头领说道:“你立即派人把这间屋子内所有的东西都给我搜查一遍,一砖一瓦都不能放过,一有发现立即通报给我。”说完,赵兴便转身离开了袁九的家里。

     “是!”恭送赵兴离开后,这个头领便立即安排人对屋子进行搜查。

     魏三的家是村子里条件最好的,原先被赵兴所杀村民的尸体早已被官兵挖坑埋掉了,就连地上的血迹也被人冲洗的一干二净。所以赵兴就把这里当成临时的指挥所,全面指挥搜索两个孩子的行动。

     桌上的菜肴也是现成的,袁易三婶辛苦所作的一桌子酒菜,此时成为赵兴宵夜之物。不过他食兴全无,酒杯在手中举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动静。

     “报,飞鸽传书送到。”一个传令兵在门口大声叫道。

     传令兵的声音显然打断了赵兴的沉思,不过他并没有恼火,将手中酒一饮而尽后,对传令兵说道:“快说!”

     “一队暂未发现、二队暂未发现、三队暂未发现、四队暂未发现、五队……”

     “够了,你丫的能不能说简单点?”面对传令兵的啰嗦,赵兴有些恼火。

     传令兵显然感受到了赵兴的火气,语言立即jīng练了很多:“报大人,十个小队都暂未发现目标。”

     听完汇报后,赵兴扬了扬手,便继续坐在桌前,自斟自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