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英雄救美
    水家家规为“三静若水”,家族服饰自然也紧扣主题。门下弟子清一色白底长衫,左胸处和腰带上可见浅蓝色浪花状暗纹,剑柄处则刻有三道波浪型水纹,这是标准的水家日常装扮。

     叶初默默转过身来,脸色阴沉。一时间全场静寂,没人率先开口说话。

     这就很尴尬了。

     许久后,徐子谦才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开口询问道:“不知几位师兄弟前来,所谓何事?”

     一群少年悄悄看了白景深一眼,没敢接话。白景深却是面色无澜,淡淡地道:“奉族长之命,给大师兄送来玉露丹。”

     叶初接过乳白色的小瓷瓶,有些受宠若惊。玉露丹可修复灵根,加速修炼速度,称得上是最上品丹药了,这水清越早期虽然没干什么正经事,但似乎一直很得族长疼爱,如今想来倒真有些奇怪。

     叶初出于礼貌道了声谢,“谢景深师弟亲自过来送药。”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诸位师弟暗暗咋舌,不谢族长赠药,反谢景深师弟亲身送药,难道徐子谦那番话竟是真的?

     只可惜,这二人无论外形还是实力都差距太大,若是真的,恐怕也只是大师兄一厢情愿罢了。

     ====================

     时间仅过去一日,水清越单恋白景深的八卦就迅速传遍了全族。

     散布谣言者旁征博引,说得有理有据,生怕别人不信,更以心魔起誓此事绝对真实可靠。众人将信将疑,怎么大师兄被善戒堂惩处一番后,连性取向都变了。

     身处风暴中心的叶初除了每天被系统的哔哔声吵得头昏脑涨外,还要面对族中长辈们的轮番说教,后来干脆破罐子破摔,打着休养生息的旗号闭门谢客。

     经此一闹,叶初只觉危机四伏。虽然他的任务之一是把自己作死,但他十分怀疑自己顶着“命犯太岁”四个大字,究竟能不能挺到水家灭门案发生前再完蛋。

     系统又开始哔哔乱叫,叶初无奈叹了口气,调出人物面板看一看。

     匹配人物:水清越

     人物身份:白景深门内大师兄

     主角仇视值:43%

     主角满意度:0%

     人物评价:命犯太岁

     也不知道白景深又听到什么不堪入耳的流言,主角仇视值竟然又在蹭蹭往上窜。

     叶初背脊不禁一凉,这样下去似乎也不是办法,若主角仇视值达到巅峰值百分之百,恐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主角一剑刺死。虽然现在并不是洗白的最佳时机,但如今形势所逼已别无他法,这流言竟然在散播了一个月后,不仅不消停反而越演越烈,恐怕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

     一大清早,叶初洗漱完毕,便离开了蜗居近一个月的卧房,按照原身的记忆步行约摸一刻钟,终于来到了水家三堂之一的善文堂。

     玉隋水家乃是修真界第一望族,现任族长为水之裴,是白景深的生母水之瑶之胞弟。水家为培养家族势力,专设有“善文”、“善戒”、“善药”三堂。善文堂可学书、礼、乐、符;善戒堂则掌管着族中刑法惩处事宜;善药堂则是学习炼制丹药之所。

     此三堂由最高权利者水氏族长统一调配。每堂配制一名堂主、两名副堂主,又有十二名督管分理各项事宜。此三堂虽权力极大,但呈相互牵制之势,加之忌惮族长权威,平时不敢轻易造次生事,除了善药堂人人有心讨好之外,其余两堂私底下却是相看两厌。

     徐子谦手里拿着竹简,老远就看到水清越缓步而至,便立马朝他走来,表情略微诧异道:“大师兄,你怎么……?”

     叶初顶着两个黑眼圈,淡淡扫了徐子谦一眼。

     徐子谦顿时俊脸微红,愧疚道:“大师兄,此事都怨我不小心,竟害得你声誉受损。”

     叶初拍拍他的肩膀,微笑道:“无事。你且告诉我,白景深在哪?”

     徐子谦脸色一变,却还是乖乖答道:“四师兄在善文一号堂。”

     叶初点点头,径直走向善文一号堂。

     徐子谦:“……”

     叶初来到一号堂门口张望片刻,果真看到白景深正坐在第一排最里侧的位置,手里握着一支毛笔在竹简上写字。有人看到消失整整一个月的叶初走进教室,先是全场安静,复又看了看白景深,这才低头窃窃私语起来。

     而白景深却自始至终没有抬头看叶初一眼,眉头却微微蹙起,捏着毛笔的手比方才稍微用了些力。

     还真不是个解释的好机会。叶初叹了口气,找了个离白景深较远的位置坐下。

     没过多久,善文堂的堂主水月隆便走了进来。

     他站在最前方看了看众人,目光特地多扫了叶初几眼,这才收回目光,开口道:“昨日我们学了‘礼’篇,诸位学子可有收获?”

     话音刚落,刚才还坐得笔挺的少年们忽然集体低下了头,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圈。

     叶初看着众人整齐划一的动作惊愕不已,老师向学生提个问题罢了,难道还能有什么机关?

     水月隆看到在场仅有三人抬头看着他,便微微一笑道:“清越,你足不出户一月有余,课程落下不少。不过,你学习‘礼’篇已逾三年,能不能说一说你的看法?”

     学堂内立即涌起一阵刻意压低的笑声。

     叶初也知道为何众人会发笑。正常情况下,‘礼’篇至多只用学一年便可参加考试,只要通过考试就能进入‘乐’篇学习。水清越大约是脑子不大好使,考了三年也没能通过,换句话说,他已经在“礼”篇留级两年了。

     叶初无法,既然水清越考三次也没过,那么他就算回答得大错特错也没什么关系。当下便随口答道:“以礼待人,也需人与我礼。礼是相互的,否则也不必同他讲礼。”

     叶初在商界混战多年,早已养成睚眦必报的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这是他一贯的做人风格。只是这种观念放在修真界中却是行不通的,明显与修道之人的价值观严重不符,在场所有人被这个新奇的回答震住了,纷纷止住了笑声。

     这时,一名坐在白景深身旁的少年忽然嗤笑一声,冷冷道:“死断袖,不知羞耻。”

     叶初眼睛眯了眯,没有开口说话。

     那少年却扭过头来看着叶初,张口比了个嘴型,嘴角勾起一抹恶意的坏笑。叶初却只是看着他毫无反应,便自讨没趣地冷哼一声转过身来。

     仿佛只是一瞬间,只听哐啷一声巨响,一卷竹简忽然用力砸在了少年肩膀的位置。

     那少年似乎被砸蒙了,也顾不得疼,只是呆呆地扭头望向离自己足有六桌距离的叶初,对方的身体竟还保持着扔东西的姿势。

     全班顿时鸦雀无声。

     叶初摆正姿势坐回座位,面无表情地道:“手滑。”

     全班:“……”

     手滑能从最后一桌滑到第一桌,确定不是在逗我们吗?

     那少年这才反应过来,气得浑身发抖道:“水清越,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拿东西扔我!”

     叶初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开口道:“自己长的,你没有么?”

     那少年一点就着,立马气得跳脚,不由分说地抽出腰间长剑,脚尖用力一点,剑尖便直直地朝叶初门面上刺去。

     叶初急忙提剑御敌,一阵尖锐的响声却忽然从正前方传来。只见一把莹白长剑忽然挡住了少年去路,澎湃的剑意铺天盖地横扫而来,整个学堂内仿佛狂风过境,将在场众人逼得不由退后数步。

     待剑意渐渐散去,叶初睁眼一看,一个白色的身影此刻正挡在自己前面。那人白衣轻扬,长发乱舞,眸色深沉如夜,俊美的脸颊仿佛染上一层冰霜。

     少年似乎被吓傻了,右手不禁一抖,剑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白景深收回流光剑,冷冷开口道:“水族家规第三十二条,学堂内不可大声喧哗,违者入善戒堂受刑十棍;第三百零八条,族中人不可私斗,违者逐出水族,永世不得入内。你们想认领第一条,还是第二条?”

     众人一边震惊一边咋舌,这人难道把水氏一族犹如裹脚布般又臭又长的家规,全都背下来了么?白景深真不愧是水家第一学霸。

     那少年闻言,脸色不禁苍白起来,有些后悔自己方才的冲动。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还是赶紧认错的好。他连忙走上前去朝水月隆低头认错道:“弟子不该叨扰堂主授课,还请责罚。”

     水月隆方才看了一出好戏,不由得心情大好,便摆摆手笑了笑道:“念你们是初犯,便饶了你们这一回。清越……”

     叶初赶忙接话道:“弟子知错。”

     水月隆满意地点点头,开口道:“申时一刻到善戒堂领罚十棍吧。下课!”

     才开始上课五分钟就下课,这样随性的老师请给我们一打。少年们兴奋不已地收拾好竹简,生怕水月隆反悔,纷纷以光速离开了善文堂。

     叶初见事情得以圆满解决,立刻将任务面板调出来一看,忍不住嘴角一勾。

     任务一:避开水氏灭门案发生

     完成度:18%

     任务二:致使水清越合理死亡

     完成度:21%

     任务提示:揪出内奸,作死则死

     剧情加速道具:莫成柯、白景深

     莫成柯便是刚才那位想要砍他的少年。虽然他没打算这么早就使用“莫成柯”这个加速道具,但既然对方往自己枪口上撞,他也不好意思太过拒绝。果然,任务一完成度经刚才这么一闹,竟一口气提升了九个百分点,足以证明莫成柯此人和水氏灭门案有莫大的干系。

     只是,任务二和主角仇视值也跟着升高不少,估计是方才自己在课堂内大声喧哗外加挑衅滋事,影响到白景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吧……

     叶初叹了口气,升高就升高吧,他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