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贝拉信号
    姜宣凑了过去,对着那对毛绒绒的耳朵轻轻吹气,气流吹开柔软的棕色毛发,露出下面雪白的肌肤。

     温暖的气流爱抚着神经末梢密布的耳朵,姜宣满意又愉悦地看着耳朵慢慢染上粉色,几乎有种错觉,觉得自己的心脏里好像也有粉色的泡泡一直在咕噜咕噜往外冒,他整个人都快要被这种透着甜蜜瘙痒的粉色塞满了。

     手指也开始痒痒起来,姜宣毫不客气地伸手擒住那对毛绒绒的耳朵,轻轻地揉捏起来。双手一边揉捏,嘴唇也不闲着,小狗一样轻轻啃咬着陛下嘴唇,咬了两下再补偿似得舔一舔,玩得不亦乐乎。

     陛下清醒的时候,自己绝对没有这样摸得够本的机会。

     姜宣心里窃喜,觉得自己暂时避开麦哲伦人的决定简直不能再明智了!

     姜宣得意的勾起唇角,正准备去啃一口陛下那对总藏起来的毛耳朵,视线却恰好落入陛下那双璀璨的金绿色眼眸中。

     刚刚清醒的陛下双眼迷离,跟洒满了阳光的湖面一样波光粼粼,姜宣立刻悄悄缩回手,舔了舔嘴唇,笑,“你终于醒了!”怎么醒得这么快?!

     陛下四下看了看,问:“这里是哪里?”

     姜宣微微皱眉,心里有种奇异的失落和不满,他不记得之前的亲吻了吗?

     也对,那时候陛下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不记得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姜宣的整颗心都仿佛被扔到了旁边的水池里,哇凉哇凉的,他闷闷不乐地回答,“应该是你说的贝拉星,我过来的时候在外面看到了麦哲伦、拜特和泰纳的空间堡垒。”

     “贝拉星?”陛下站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

     姜宣遗憾地看着那对毛绒绒的耳朵也被重新藏了起来,眨眼间,他又变成了那个无论何时何地都优雅完美的麦哲伦皇帝。

     陛下的第二个问题就是,“我的情况通知麦哲伦了吗?”

     “没有。”姜宣如实回答。

     陛下问:“为什么?”

     姜宣一愣,“什么为什么?我不想通知他们。”

     陛下立刻就严肃起来,视线投射到爱宠身上,第一次带上身为帝国最高掌权者的冷厉和压迫感,“你太胡闹了!”

     这是真正的斥责,和之前因为“摸耳朵”事件的责怪完全不同。

     姜宣清晰地感受到了两者之间的差别,之前更像是对不听话的孩子的责怪,而这次就是赤|裸裸的对下属能力的怀疑和失望。

     前者是因为感情,后者则是因为利益。

     “你知道帝国皇帝失踪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吗?一不小心,国内就会陷入动乱,再被有心人士挑拨煽动,激起民愤之后,政府如果强制弹压,就要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国民,国家机器的威信受损;如果不弹压,到时候麦哲伦和拜特的战争无可避免,你有想过后果吗?”

     陛下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破损的宇航服,开始寻找能用的零件,看看内能不能组装一台信号发射器。

     他必须立刻把自己还活着的消息传回国内,否则光内阁那一群人就够伊恩焦头烂额的了。

     姜宣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咬牙问,“麦哲伦不是很强大吗?为什么不能和拜特开战?”

     陛下正在拆卸能源盒的手顿了一下,朝无端被自己训斥的爱宠招了招手,“我不该冲你发脾气,这些事情很复杂,没有事先告诉你,是我的疏忽。”

     姜宣硬邦邦地说:“你可以告诉我的!”

     陛下莞尔,“眼下最要紧的是和麦哲伦取得联络,以后再慢慢教你。”

     说话间,陛下就已经把宇航服上能用的零件全都拆卸下来,分门别类摆在一起。能源盒、电路板、电磁转换器、电波发射器,还有……电波接收器。

     信号发射器和信号接收器一起重新组装之后,陛下按下开关,绿灯亮起,麦哲伦军用加密信号从陛下指间淌出,化为波段发射出去。

     然而手边的信号接收器接收到的信号却是一串乱码,完全无法破解。换了另一个频段,接收到的信号依然如此。

     陛下微微蹙眉,信号波段一发射出去就被贝拉射线干扰,能不能传到宇宙根本无法保证,而且信号一发出去就无法控制,很有可能会被拜特、泰纳截取,即使侥幸传到了麦哲伦堡垒,破解出来也全都是一连串的乱码。

     这样的信号,根本毫无用处。

     从自己遇袭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整天了,如果再不把自己的消息传递出去,国内的民众很快就会察觉到不对劲儿,再被某些人一挑拨……

     姜宣看着陛下来回摆弄那些乱七八糟的器械,终于忍不住凑了过去,说出在心中酝酿很久的秘密,“我好想可以操纵贝拉射线,或许能够传递消息。”

     话刚一落,他就看到陛下似乎被惊到了,看着自己的目光透着一种数不出来的意味。

     “宣……”陛下低声唤了自己一句,近似叹息般的说:“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亮了你最大的底牌,你可能会有危险。”

     姜宣抬起眼帘,专注地盯着陛下潋滟的双眸,一字一字说:“因为,我喜欢你。”

     陛下笑了起来,笑得温暖又和煦,他毫不迟疑地回应爱宠的示好,“我也喜欢你,宣是宇宙中最讨人喜欢的生物。”

     姜宣笑了笑没再说话,只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但是,我的“喜欢”和你的“喜欢”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他也是刚刚才知道。

     他的手指有韵律的动了起来,空气中的灵力随着他指尖的晃动,模仿着方才陛下发射出去的波段频率,缓缓凝成一条灵力波,往天际飞去。

     “对方应该能收到,但是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懂。”天知道贝拉射线凝成的信号,麦哲伦的接收器能不能翻译出来。

     陛下心中的忧虑暂时被压了下来,他抚摸爱宠黑亮的长发,“宣生气了吗?”

     “没有。”姜宣闷闷回答。

     陛下似乎被爱宠言不由衷、口不对心的回答逗笑了,他突然问,“宣不是问麦哲伦这么强大,为什么不能和拜特开战吗?现在我就回答你。”

     “和拜特开战,对麦哲伦而言有什么好处呢?拜特崇尚力量,军事实力不在麦哲伦之下,又出了考斯莫这样的战争机器,即使考斯莫不在了,他遗留下来的那些人也依然不可小觑,就如伏击我们的拉威尔。”

     “我们不怕拜特,这场战争也不是不能打。麦哲伦打得起,但是,不是现在。”

     “此刻麦哲伦和拜特打起来,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说,反而让置身其外的泰纳渔翁得利。”

     “别说我活得好好的,就是我真的死在了拉威尔的伏击中,麦哲伦现在也不能和拜特开战。”

     皇帝陛下从经济、文化、宇宙局势各个方面进行了分析,告诉自家爱宠,此刻并不是开战的最佳时机。

     姜宣认真地听着,他想知道陛下整天在想些什么,更想为他分担一些,这么多的事情,压在他一个人身上,太耗神了。

     陛下突然问:“宣,等回国之后,有没有兴趣去军队看看?”

     姜宣眼神一亮,陛下曾经说过,他还未继位的时候曾随军出征,和考斯莫交过手,陛下一直对军人非常尊敬,为了国家的稳定和强盛,军人付出的永远是最多的。

     自己进入军队,陛下应该会更喜欢自己一些。

     “但是我们得约法三章。”陛下补充,“在训练过程中,不能使用贝拉矿的能量,我希望你能你成为一名真正的帝*人,比所有人都要耀眼夺目!”

     姜宣点头,一口答应下来。

     即使不用灵力,他也有自信能做得比别人都好!

     他会成为能够和陛下肩并肩站在一起的那个人!

     姜宣看着陛下微翘的唇,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问:“你知道你为什么昏迷吗?”

     陛下似乎这才意识到不对劲,疑惑地反问:“我记得宇航服被爆炸产生的碎片划破了。”

     姜宣看到陛下露出思索的表情,接着又立刻笑了起来,“是宣救了我,对吗?”

     姜宣沉默一瞬,默默点了点头。

     陛下笑着摸了摸爱宠的头顶,一切都仿佛和以前一样。

     灵力凝成的信号冲入云霄,直上九天,准确无误地传到贝拉星外的卫星轨道之上。

     麦哲伦驻贝拉星空间堡垒内,一连串意义不明的信号突然无视堡垒外的层层防御,直接传递到最高长官亚瑟少校的智脑内。

     少校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的智脑中了敌国的病毒,立刻下令全面排查堡垒内的防御系统,一边请从国内赶来的专家前来,翻译突然出现的这段意义不明的信号。

     等到国内的大牛,帝都大学物理系教授、国家科学院物理研究院院士,安格斯教授从研究室出来的时候,少校立刻迎上去,刚想问这些信号的含义。

     却被神情兴奋,脸色通红的安格斯教授紧紧抓住。

     安格斯教授急切的追问:“这是从哪儿得到的信号?!这是贝拉射线啊!竟然有人已经能够操纵贝拉射线了!是谁,快让我见见!”

     贝拉射线?

     跟在安格斯教授身后的助手惊讶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数据,怪不得老师还没确定信号内容就急忙跑了出去,原来这是贝拉射线!

     助手趁着教授和少校忙着讨论贝拉射线的时候,悄悄返回没有监控的研究室,向不远处的另一座堡垒发出一条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