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耳朵和哔
    皇帝陛下觉得,既然爱宠能够直接抽取贝拉矿中的能量,那么这颗奇异的星球注定是属于麦哲伦的。

     当然,陛下不会说得如此直白,他的话要委婉含蓄的多,从科技、实力、文化、医疗各个方面进行了分析,得出只有将矿藏交由麦哲伦全权负责,在座的诸位才能从中获得最大利益的结论。

     “但是,拜特和泰纳不会同意。”陛下对着艾伦解释,“我们不需要他们的同意,我们来制定一个公平的规则:无论是谁,只要能最先开发出贝拉矿的能量,那么贝拉矿的主权就归属于谁。”

     艾伦担忧,拜特与麦哲伦实力相当,如果拜特领先一步,那麦哲伦在宇宙中的影响力就会受到极大的损伤。

     “万一是拜特抢先一步呢?”

     然后,艾伦就看到了陛下露出微笑来,他立刻就安心了,这样的微笑,足以安定所有麦哲伦公民的浮躁和担忧,他们无条件地相信、并敬仰着自己的陛下。

     “但是我们要抓紧时间,一定要在今天上午敲定此事!”陛下下了命令。

     昨夜星际联盟被炸一事还没有完整地呈报上去,以其办事效率推断,今天晚上就会出结果,到时候贝拉射线一事必定无法掩饰,麦哲伦再提出这个提议,很容易被人联想到麦哲伦已经掌握了贝拉矿的秘密。

     只有在此之前敲定此事,即使以后贝拉射线暴露,事情也已经成为了定局,麦哲伦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多边会盟继续,这些话由艾伦进行转述,瞬间撕破了麦哲伦和泰纳短暂而且脆弱的联盟,拜特国王连连冷笑。

     麦哲伦此举无疑彻底触犯了其余两方势力的根本利益,但是对于泰纳而言,拜特是侵略者,泰纳民众决不允许联邦和拜特合作,于是,昨日还看似牢固的“二对一”局面瞬间变成了“三足鼎立”。

     麦哲伦强势而优雅、泰纳灵活且左右逢源、拜特一如既往,嚣张跋扈。三个国家的外交人员和国家的行事风格如出一辙。

     麦哲伦优雅含蓄的外衣之下,狰狞冷酷的勃勃野心终于初露端倪。如果不说,或许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麦哲伦曾经有“星际拦路强盗”的“雅称”。

     这个历史悠久,鼓吹自由、民主、和平、文明的国度,一直都是披着温顺外皮的嗜血猛兽,有着永远无法磨灭的野心和*。

     三方会谈战火升级,战争的火苗隐隐有点燃的趋势。

     姜宣看着面带微笑的皇帝陛下,他就像是一只华贵无匹的猫妖,居高临下地观察着猎物的反应。

     谈不拢就打,永远都是理想主义者的设想,事实上,以目前的局势而言,谁都不敢轻易地拉开战争的帷幕。

     战场上瞬息万变,任何变故都可能改变本来已经注定的战局。

     一旦开战,宇宙局势就难以掌控。

     即使战场上会出现另一个考斯莫,也无济于事。

     战争,靠的并不仅仅是主帅的能力,还有军队背后的国家实力。

     战争,是这个世界上最奢侈的争斗。

     但是,要拜特和泰纳就这样将自己的利益拱手相让也是不可能的。

     “论综合国力,拜特并不认为我方有任何的瑕疵。对于麦哲伦的提议,我方持反对意见。”拜特外交官强硬而直白地拒绝了麦哲伦的提议。

     同样的话由泰纳来说就委婉的多,“贵国综合实力有目共睹,但是对于贵国的提议,我方持保留态度。”

     艾伦适时地提出了另一项提议,“各位的意见很有道理,我方经过讨论,愿意进一步体现民主和灵活,由三方共同研究贝拉能量问题,谁能在此领域率先取得成绩,谁就拥有该矿藏的最高决定权。请各位考虑。”

     拜特和泰纳纷纷开始无声地交换意见。

     这个提议很是讨巧。

     泰纳认为贝拉矿在自己国境内,泰纳又是一个多种族融合的国家,很可能会有某个种族与贝拉矿有所关联,这个提议对泰纳是有利的。

     而在拜特看来,作为宇宙中军事实力顶尖的政权,拜特有这个自信,能在麦哲伦之前破解贝拉矿的秘密。

     商谈的结果如同陛下预想的一样,三方势力各凭本事,谁先解开贝拉矿的秘密,谁就是贝拉矿的主人。

     姜宣坐在宇宙飞船上,终于要去贝拉星了,那里存在的究竟是不是自己需要的灵石,马上就能揭晓,他本应该兴奋难抑的,但是想起凌晨的争执,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姜宣窝在角落里愤愤不平着,视线看这看那,就是不看陛下所在的地方,可惜神识遍布整个飞船,陛下的每一个动作、说的每一个字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陛下把伊兰特女士叫了进去,开始安排国内的相关人员迅速就位,“把国内与贝拉矿相关的专家全都请过来,其它研究可以暂缓。”

     姜宣可以断定,贝拉矿十有八|九就是自己力量的来源——灵石,但是他就是不说。看着陛下为此事费神,他心里有一种恶意报复的快感。

     姜宣继续“偷窥”。伊兰特记下来之后,陛下又叹了口气,说:“伊兰特,宣好像在闹脾气,他喜欢吃多哈果,你拿一个过去,帮我哄一哄他。”

     姜宣微微咬牙,真把自己当狗养了?一颗果子就想哄自己?!

     念叨完,他才意识到不对,姜宣在心里狠狠“呸”了一声,他才没有在闹脾气!

     伊兰特褪去精明强干,瞬间变成了知心姐姐,“陛下,姜宣毕竟是野生氤嫚,肯定不如驯养好的听话乖巧,要慢慢来。”

     陛下笑得骄傲,“我喜欢他身上那种野性难驯的味道,这也是当初选中他的原因。唯唯诺诺的氤嫚,不配麦哲伦豢养!”

     骄傲过后,陛下又苦恼起来,“但是他的某些行为实在是有些过分了。伊恩那样的另类毕竟是少数,麦哲伦人大多非常注重*,他如果见谁都这样子,很容易冒犯别人。”

     姜宣在心里抗议,他又不是见谁都这样的,迄今为止,他也就摸过陛下的耳朵,看到过的也就只有伊恩一个人而已!

     但是抗议归抗议,他心里的愤愤不平已经消退了大半,被一种极易被忽视的喜悦占据,刚才陛下说,他喜欢自己这样的!

     正在这时,伊兰特推门走了进来。

     姜宣连忙压下上扬的嘴角,重新摆出一副对谁都爱答不理的模样。

     伊兰特走到姜宣面前,弯下腰,笑眯眯地问:“怎么和陛下闹别扭了?”

     姜宣爱答不理地抬起眼皮扫了她一眼,懒洋洋地回答,“兴许是因为我粗鲁野蛮,不小心冒犯陛下了。”

     伊兰特暗笑,怪不得陛下对这只氤嫚如此宠爱,长得美丽的生物,即使任性闹起脾气来,也是赏心悦目的。

     “诶,我悄悄告诉你,你可不能告诉别人。”伊兰特坐到姜宣身边,神秘兮兮地开口。“陛下小时候是个小霸王,独占欲非常强,属于他的东西,别人碰都不能碰的。”

     姜宣被勾起了好奇心,陛下?霸道?一点儿都不像好吗?!

     “陛下爱面子,他的真实想法是不会说出口的。”伊兰特叹了口气,“自从陛下继位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苦恼。”

     姜宣心里最后一丝郁闷也彻底消失了,所以,只有自己才能让他如此苦恼吗?

     他脸上的笑意压都压不住,被贴上独一无二的标签,心里的喜悦就如同地底的暗流,瞬间无声无息地流便四肢百骸。

     伊兰特阅人无数,整天和肚子里不知道拐了多少弯儿的狐狸精打交道,而且姜宣喜悦的模样实在又太明显,她一眼就看了个透彻。

     伊兰特在心里暗暗发笑,刚见到这只氤嫚的时候,它明明神秘又危险,乖顺的外表下是伺机而动的锋利爪牙,现在又像个还未进入社会的孩子,喜怒哀乐都如此明显。

     姜宣决定大人有大量地原谅陛下的“霸道”,毕竟作为一只宠物,他要有一定的职业操守,不能让“主人”吃醋。

     于是,当陛下决定去探望自家爱宠的时候,被姜宣一句话噎了个半死。

     “放心,伊恩的耳朵没有你的好看,我更喜欢看你的。”

     皇帝陛下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风中凌乱。

     “你……你……”陛下又羞又窘,近乎恼羞成怒地斥责爱宠,“不许说这样的话!”

     “为什么?”姜宣不解,连夸奖都不让说,还有没有王法了?!

     皇帝陛下瞪着一脸“天真”的爱宠咬牙良久,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回想自己暗中翻过的氤嫚生理构造,换上科研人员的精神向爱宠解释。“这句话相当于你对一个男性氤嫚说,‘xx的【哔……】没有你的【哔……】大,我更喜欢你的。’,明白了吗,这是不能拿出来说的话题。”

     姜宣更加迷茫了,他疑惑地反问:“但是人类男性都喜欢别人夸奖自己【哔……】大啊。你这样夸我,我也不会生气啊。”

     “……!”

     皇帝陛下深吸口气,决定放弃循循善诱的这种不具备可操作性的想法。

     这种问题,要他怎么和爱宠坐在一起讨论?!

     “总之,以后不能再说这样的话了。”皇帝陛下恢复了□□者的行事准则,直接下了命令,“尤其是不能在外人面前做出失礼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