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弃车保帅?
    这还不算什么,更加令人感到恐惧的是白钢蚊的翅膀。

     白钢蚊的双翅展开接近两米,只要白钢蚊从低空飞过,它们那锋利无比的两翼上便会沾满了人类的鲜血。它们那刀枪不入的翅膀从来没有被折断过!尤其是在这个生产力十分低下的世界中,它们的翅膀就是锋利的代名词。

     这哪里是蚊子,分明就是钢铁筑成的小型飞机!

     比克古咽了口口水,想到自己即将面对的是这种可怕的东西,他心中也不由地产生了一丝恐惧。

     “走吧,跟紧我,我会走最安全的路。”奥尔乌一副大无畏的样子,脚下却险些滑到。可见他内心还是十分害怕的。

     “已经差点死过一次了,再遇到这又有什么怕的。”比克古默默给自己打打气,跟着奥尔乌踏上了这段路途的最后一程。

     距离南麓村的最后一段路,奥尔乌挑的全是一些比较隐蔽的地方。

     奥尔乌对这片地方倒是熟悉,走的和平时差不多快。这可苦了其他人,还没走半响,就感觉比昨天一天走的还要累。尤其是背上背着蔓雅的比克古,疲惫感更是倍增。

     呆在比克古背上的蔓雅也想要为比克古分担一点责任。短短几天时间,她竟然已经学会了掌控适量的火焰魔法来给比克古暖身子了。这么体贴都让比克古想把她娶回家了。

     整整半天,总算到了山脚下。除了奥尔乌之外的其他人早就上气不接下气了。年轻力壮的奥尔乌看上去还游刃有余。

     “加把劲,不能休息。”奥尔乌看着气喘吁吁的众人,不由地眉头一皱:“这段路要一气呵成才行,中途稍有停顿,可能就会让这些白钢蚊发现我们。”

     “奥尔乌说得对,累不一定会死。但是停下来就可能会死。”比克古对奥尔乌的话表示赞同。

     接下来要走的一段路,就是上山的路,只要翻过了这座山就可以到达南麓村了。

     听奥尔乌说,这座山就“财宝山”,相传在世界变成这番样子之前,这里是一个王国的国库和军械库所在地。这座山并不是很高,山坡上满是在冬天也长着绿叶的树林。

     南麓村所在的位置就是财宝山的山脚下。只要翻过了这座山,就可以到达南麓村了。

     刚才跟随奥尔乌走的路算比平时坎坷一些,但是和平时走的路一样安全。本以为可以和刚才一样安然无损地走下去,可靠近一看。这座树林已经被白钢蚊占领了。

     白钢蚊四处飞散,有如沙城暴般覆盖了上坡的所有树林。

     比克古在很远处看到的小点,就是这些白钢蚊。

     白钢蚊们的翅膀锋利如刀,它们随便一飞就把山坡上无辜的树木砍断一半。如今这片茂密的树林放眼望去全是被砍了一半的树桩、地面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圆木。这等破坏效率堪比伐木机。

     这条路是不能走了。地上的圆木会大大拖慢前进速度,而更可怕的白钢蚊随随便便就可以虐杀这支小队。

     “有没有别的路?”比克古刚问出口,就看到了奥尔乌那恐惧与愤怒相交织的脸。

     “有。”奥尔乌狠狠地回答:“可是另外一条路要经过还在下着灼热冰雹的白钢蚊原栖息地。那条路要多花上一天时间。可是已经没干粮了。”

     虽然白钢蚊被炽热冰雹逼地离开了原栖息地,但是毕竟白钢蚊在那里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还有未能撤离的白钢蚊也实属正常。另外那里还下着连白钢蚊都能赶跑的炽热冰雹,这一群人中,也只有蔓雅这个真正的法师能够活下来了。

     “还有别的路吗?”比克古再问。那条路的难度比起穿过山坡的树林来说毫不逊色。

     “没有了。”奥尔乌现在应该在后悔为什么要一次性把所有的干粮都吃干净,如果剩下一点的话,也就多了一条退路。

     “我有一个战术。”奥尔乌突然说道。

     “我也有一个战术。”比克古说出了同样的话。

     “你身为一个法师,应该做带头作用。你去引开那些白钢蚊。我们趁机上山,到了南麓村再搬救兵过来救你。你是法师,一个人活下去应该不难吧。”奥尔乌似乎考虑了再三:“蔓雅就由我们来照顾。”

     “不可以!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老师!”蔓雅跳出来反驳。

     奥尔乌在想什么,连蔓雅这个孩子都能看得出。奥尔乌是准备弃车保帅,牺牲比克古来保全整个小队。

     说什么到了南麓村再搬救兵,这种话只有鬼才会信。如果南麓村还有多余的兵力出村救人,就不会千里迢迢向柳林镇求助了。

     反正现在团队里有两个法师,帮助南麓村的只要一名法师就够了。不如在现在这种时候把弱的那一个法师丢弃掉,让他发挥最大价值来掩护其他人到达南麓村。顺便还可以为南麓村减少一个诅咒。

     在这个世界里,只有努力让自己具有利用价值才能活下去。而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只能被抛弃。

     和蔓雅这个天才法师相比较,比克古的利用价值已经不明显了。

     “没错,作为法师的我可以活得下来,但是你们以为我吸引了白钢蚊的注意力之后,你们就可以活下来吗?”比克古冷笑:“白钢蚊的数量可不止那一小撮,他们的数量别说是我一个掩护你们四个了。就算是我们四个掩护你奥尔乌一个人,他们还是可以把你杀死。”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奥尔乌低下了头,语气也没有刚才强势。

     “你可是在拿我们所有人的生命来试。你可以用你的生命去尝试,但请不要扯上我们!别忘了,我才是这个小队的队长!”比克古一路上第一次摆起了自己的队长架子。

     “既然想要胜利,就必须要有牺牲。不是必须的东西都可以放弃掉。”奥尔乌说道:“倒是你,对我的战术指指点点了这么久,你的战术都还没说出来。想来还不如我的战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