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过夜,再启程
    奥尔乌突如其来的大笑着实吓了比克古一跳。比克古也不是不能够理解奥尔乌的想法。

     蔓雅是一个法师,这件事情对比克古来说可是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比克古虽不是法师,但他的“借用”可以借到法师的魔法能力。而且持续时间长达三十分钟。换句话说,只要团队里面有一个真正的法师,比克古就能让这个团队里面拥有两个法师。这无疑大大增强了现在这支团队的战斗力。

     对比克古来说,身边多了一个可以随意“借用”能力的法师,也可以提高自保能力。并且在另外三个不会魔法的人面前可以继续装X,被发现其实比克古并非法师的几率大大减少。

     可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另外,既然蔓雅是一个魔法师,那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蔓雅的父母从小到大都会在有意间无意间地虐待蔓雅。因为她的父母知道,他们的孩子是一个会给柳林镇带来诅咒的法师。

     所以蔓雅的父母会把蔓雅一个人丢在外面不管不问,而蔓雅又凭借这种魔法天赋安全的回到了父母身边,但年幼的蔓雅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父母嫌弃。从这点看,蔓雅在使用魔法的时候是没有意识的。

     这一次蔓雅的父母把蔓雅送到这个必死无疑的派遣队里面来。想必也是因为家里有这样一个未觉醒的法师而感到绝望了。

     围绕着蔓雅的那纯净火焰逐渐变小,变得像是狂风中摇曳的蜡烛芯。比克古感觉到气温已经明显下降了。刚才那股温暖又逐渐地被寒冷所替代。

     看样子,蔓雅先前那看似无穷无尽的火焰也要耗尽了。

     “不好,要是一热一冷把孩子给冻坏就糟了。”比克古脱下外套,从外套上掸下几只蟑螂。一路小跑,总算在火焰熄灭之前给蔓雅盖上了外套。

     火焰熄灭了,蔓雅全身无力地倒在了比克古的怀中。

     帖南儿和莱因哈特红着脸过来帮比克古料理蔓雅的衣物,眼睛还时不时地偷瞄两眼。男人真是很钟情的动物啊,二十岁的时候喜欢十几岁的女孩,到了四五十岁还喜欢十几岁的女孩。

     在月光下,比克古看着蔓雅的身体,心里有一点邪念一闪而过。

     比克古猛地摇摇头。怎么可以对十六岁的小女孩做这种事情,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想来比克古对十几岁的小女孩是没什么兴趣的,但隔着衣物触碰到她身体不可名状的部位后,心里竟也有一丝悸动。

     “莫非真正的我是对这种小女孩感兴趣吗?”比克古扪心自问。如果这是比克古真正的“爱好”,那他不就是一个遭人唾弃的萝莉控吗?

     此时,比克古无意中看了一眼帖南儿和莱因哈特,两人都在有意识地避免目光和蔓雅身体的接触。

     “我们快一点吧。一会儿洞穴蟑螂又会冲出来了。赶在它们出来之前撤离吧。”奥尔乌拿出戒指样的魔法器,那戒指上的一颗红色宝石中冒出一丝烛光。这点烛光也照亮了四周。

     比克古就像是王子一般,用公主抱的抱法抱着蔓雅,跟随者其他人一起去了新的安身之处。

     蔓雅的衣服在她用那灼热的魔法之时,就被燃烧殆尽了。现在的蔓雅没有衣服穿,只能先用着比克古的衣服披一下。

     深冬的夜晚是何其之冷,少了一件衣服的比克古直被冻得瑟瑟发抖。而且只披一件外套的蔓雅也不暖和。

     在这么寒冷的夜晚,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蔓雅和比克古暖和地度过这个晚上而不被冻死。那就是让蔓雅躲在比克古的怀里,用比克古的体温来温暖蔓雅,然后比克古再穿上外套。

     比克古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为了让二人都活着度过这个夜晚。比克古只好做出一点牺牲。勉为其难、百般不愿意地接下来这个光荣而又伟大的艰巨任务。

     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蔓雅的身躯比实际年龄看上去要小很多。如此柔软的身躯靠在比克古的肩上睡一晚上,任是谁都会怦然心跳的。就这样,比克古失眠了。

     这一个恐怖的晚上,总算在惴惴之忧中安然度过了。

     次日,比克古起床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准备上路了出发了,今天是个大晴天,比昨天要适合赶路。

     当比克古看到太阳的时候,别提多感动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差一点就让比克古见不到今天的太阳。

     昨天晚上发生那么多的意外,睡眠本就不好了。而且在体验了一把这个世界的危险之后,比克古也不敢睡得很死。时不时地就醒过来看看是不是安全。光是昨天一个晚上,他就醒过来了三四次。

     比克古看了一眼身边的蔓雅,昨天的魔法似乎让蔓雅体力透支了,一直睡到现在还没有起床。

     如此近距离,比克古才发现蔓雅是个美人坯子,只是没有细心打扮自己。今后要是好生打扮,一定是法师界中的一朵玫瑰。

     比克古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生怕吵醒蔓雅,蔓雅现在应该很累了。可身子一动,就感到全身酸痛无比——这是昨天那些蟑螂们的体液。都过了一个晚上了,那些体液的效果还没有失效。

     昨天晚上,奥尔乌帮比克古把身上清理了一遍,有些地方的虫子钻入肉里太深,都没能拿出来。见多识广的奥尔乌用草药敷在上面,说不会有什么大碍。比克古心里觉得有点别扭,也就没有去在意了。

     这后遗症肯定是没办法了,要处理也只能去到了南麓村再做医治了。

     比克古摇摇头,要是他没别的事情,真想拿把小刀把肉切开,将那些死在肉里的虫子都拿出来。

     吃了几口难以下咽的干粮,比克古就算是吃过早饭了。要是不来到这个世界,比克古还真的不知道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难吃的东西。

     身边的蔓雅看来是起不来了,可队伍还是要继续前进。就算被发现蔓雅是法师之后,她在团队中的地位直线上升,也不能因为她一个人起不来就拖慢支援随时可能被白钢蚊攻破的南麓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