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炽热冰雹与异虫来袭
    直到有一天,所有的孩子都不再学习文化转而舞刀弄剑了。帖南儿才感觉到彻底的失望。

     就算不能成为教育者,当时帖南儿为了孩子的那颗心是不会有假的。要是不热爱这份事业,帖南儿是不会为蔓雅挡风的!

     帖南儿知道这一次旅行是送死之旅,即使在死之前,他也要贯彻自己的职业之心。

     帖南儿拉住比克古,顶着厚厚的眼镜片说道:“法师先生,我们一起来吧。我的力量不足,我可以在后面推着您前进。请您让蔓雅活着吧!”

     比克古微微一笑:“恩,我们一起努力,别叫我‘法师先生’了,叫我比克古吧。”

     “恩!”帖南儿厚厚的眼镜片仿佛变得透明,比克古第一次看到了帖南儿的脸上除了绝望和消极之外的其他表情。

     帖南儿在这个旅途上找到了作为教育者的目标。他要为了让蔓雅活下去,燃烧自己最后的光和热。

     比克古对帖南儿也是默默致以了最崇高的敬意。只有负责任的教育者才有资格被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帖南儿对得起“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个称呼。

     时间已经不早了,光线越来越昏暗。这种明暗程度还可以继续往前走一段路。可要是路上错过了晚上可以躲避风寒的地方,这个晚上可能就要餐风露宿了。

     奥尔乌早早地就找好了一个山洞。这个山洞很深,乌尔奥害怕山洞下面有些别的变异虫子,就用雪把通往更深处的地方堵住了。这才敢在这个山洞里面过夜。

     别看奥尔乌主业是个外交官,他的野外生存技能还真是有一套。不一会儿就用魔法器生起了火。

     在这个世界里,虽然魔法师很司空见惯的事情。当时能够掌控魔法之力的终究还是少数人。魔法器便是让所有人都用上魔法的道具。奥尔乌方才用一枚戒指就轻松地升起了火。这枚戒指就是魔法器。

     这些魔法器大多数都是百年前遗留下来的古董。在魔法大陆沉没了以后,就很少有人掌握制造魔法器的技术了。

     到山洞里面,比克古把蔓雅放了下来。

     “法师叔叔,明天我自己走吧。”蔓雅刚从比克古身上下来,就对比克古说道。

     “可以。”比克古点点头:“如果你掉队了,我会来背你的。”

     蔓雅的眼角有些湿润了。对这种从来没有享受过父母之爱的小女孩稍微施点恩惠,就很容易让他们流露出真心。

     比克古曾经也窥视过蔓雅的过去。蔓雅的父母对蔓雅很不好,简直不像是亲生父母会做出的事情。经常任由蔓雅一个人走在危险的小镇外不理不问。好在蔓雅每一次都平安回来了。

     可为什么蔓雅的父母会这么对待她,这一点比克古并没有从蔓雅的记忆里面找出来。

     晚上的空余时间,帖南儿主动教授蔓雅写字识字。满足了帖南儿的教师梦,也可以让蔓雅多学点东西。

     蔓雅的父母真的有点过分,孩子都十六岁了,却没有让蔓雅读过一天书。因为体弱多病,也没有学过什么格斗术。

     莱因哈特则是一个存在感近乎于零的大叔。对所有的事情他都很冷漠。

     “提醒你们一句,要喝水,就把从镇子里带出来的水融化了喝。这里的雪水最好不要喝。”奥尔乌说道:“鬼知道这些雪水里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谢了。”比克古客套地笑了笑:“我们走了多少路了,还要几天?”

     “今天走的比较快,没有什么特殊状况的话,按照今天这样的速度还要七天。”奥尔乌回答道。

     “对于那些蚊子为什么会来进攻南麓村,你有什么眉目吗?”比克古明知故问,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早就从奥尔乌的知识里面得到了。

     “这些可以再冬天活动的蚊子叫白钢蚊,它们皮肤坚硬、翅膀锋利。它们的口器比南麓村最锋利的剑都要锋利地多。它们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存在。但是栖息地和我们相距甚远,所以并不影响到我们的生活。”

     “直到两周前。在白钢蚊的栖息地突然下起了冰雹,一下就是整整两个礼拜。白钢蚊被迫转移栖息地,进而求得生存。而距离他们栖息地最近的,就是我们南麓村。”奥尔乌笑了笑,对比克古说道:“法师,你不要着急。如果我们南麓村失守的话,离白钢蚊最近的就是你们柳林镇了。”

     “我们都是被柳林镇赶出来的人了,柳林镇是死是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比克古看似无意地说了一句话。

     莱因哈特、帖南儿、蔓雅三人听到这句话,都抬起了头。然后谁也没说什么,就好像没有人说过这句话一般,默默地去做手头的事情。

     比克古满意地笑了笑,看来这三个人都已经把这句话听进去了。

     “奥尔乌,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比克古突然认真了起来:“为什么会突然下起冰雹?那里也是从来没有下过冰雹啊!”

     “是啊,这件事情我也觉得蹊跷。”奥尔乌皱着眉头:“从我长大到现在,一直在南麓村,南麓村是可以直接看到白钢蚊的栖息地的。可是从来没见到那里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可最近,那里上空的云又是红的像火,又是蓝的像水。很奇怪。”

     “等我们到达了南麓村,应该去调查一下。”比克古说。

     “能做的调查我们都做了。那里的冰雹真的不正常。我们去看到的几个冰雹都是滚烫的。而且还不易融化,摸到手上简直不是抱着冰块,而是抱着火炉。”奥尔乌突然停了下来,他伸手示意大家不要再说话了。

     众人听从奥尔乌的话,没有再说一个字。整个山洞一时之间只听得到洞外呼啸的寒风声。

     慢慢地,大家好像都听到了一点悉悉索索的声音。

     “很可能是洞穴蟑螂。”奥尔乌面色难堪地说道。

     比克古可还从来没有见过奥尔乌摆出这样难看的表情:“这洞穴蟑螂是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