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空战
    不会错的,这种压倒性的力量……

     在天空中和白钢蚊纠缠的那人,正是一个法师!

     “这就是南麓村的法师吗?竟然在天上飞……”比克古喃喃道。

     这位法师的出场、招数虽然很气派,但她似乎不是这些白钢蚊的对手。她身后的圆盘不停地以不同速度、不同规律旋转着。法师又用一股无形之力打在一只白钢蚊身上。

     她也不断地发出魔法进行反击。但在白钢蚊的超强防御面前,这位法师的攻击不见起色。

     在法师身披的精美铠甲之上,也已经满是划痕。

     “不好,这样子下去,这人会死的。”比克古看好歹也是一个名义上的法师,再加上他也算是很了解那些白钢蚊。比克古此时此刻可以看得出,这位法师坚持不了多久了。

     但认真看了一看后,比克古的脑海有种想法一闪而过。也许这个法师并不是出来杀白钢蚊的。南麓村和白钢蚊对抗了这么久,就算他们全是笨蛋也应该知道自己敌不过这些蚊子了吧。

     这个法师一开始只是在引起大动静,连魔法都懒得用。真正进入作战以后,除了震开周围所有蚊子的那一招威力尚可,其他的招数基本只能起到干扰作用。她对魔法的使用很小心翼翼,更多的是用手里利剑来稍作抵挡。

     再看看法师的飞行轨迹,很少是有进攻向的突刺、更多的是撤退和迂回。

     “原来如此。”比克古明白了,这个法师想要的并不是攻击,而是吸引白钢蚊的注意力。

     比克古将视线转向近在眼前的南麓村,南麓村的村民们已经纷纷走出屋子,去烧饭做菜,进行最基本的物质交流——他们脸上紧张的神态可以看得出他们焦急的心态。

     而满地的村民尸体,那些活着的村民们也视而不见了。顶多就是停下来驻足一秒,做一下缅怀以后,就继续做着能让自己活下去的事情了。

     “为了掩护村民吗……”比克古想起了在柳林镇的希尔斯。这里的传统法师都是一样,一个一个的都把自己当成了村民的奴仆。

     比克古一阵作呕。这些规则对无辜的新生代法师太不公平了!

     天上的那位法师好像有点坚持不住了。但是为了让村民抓紧时间撤回屋内,她还在拼命坚持。

     “滋滋滋……”

     隔了这么远,比克古已经听到了那个法师胸前铠甲的碎裂声。白钢蚊的力道虽然小,但空战中白钢蚊可以利用惯性来弥补这点不足。这法师明知如此,却还继续空战。

     不好,要是这个法师死了的话,南麓村就处于无防御的状态了。这种状态白钢蚊可以轻易击破,那就算去了南麓村,村里的医生不久可能在到达之前就被白钢蚊杀掉了吗?

     一定要救她!

     比克古咬了咬牙,一把抓住一只空飞过白钢蚊,搭了顺风车就上天了。

     白钢蚊的力量带来的不仅仅是耐寒性和抗击打性,还有在空中的动态视觉以及长时间在空中飞行带来的心态。

     这是比克古第一次这样冒险,但他却一点也不害怕。

     一路上,比克古又换了两个“顺风车”。不吃容易才接近了那个法师。

     那法师看到比克古把白钢蚊当跳板一步一步向这边来,心里也是诧异:“这个男人,绝非是南麓村的人。莫非奥尔乌真的从柳林镇请到了救兵?”

     “当心!”比克古拔出腰间的剑,一剑就刺中了一只白钢蚊。

     这只白钢蚊的口器,就快刺到那个法师胸口的碎甲了。要是让它刺中,这法师不死也是重伤。在这种文明程度下,重伤和死是可以划上等号的。

     在空中,白钢蚊的力量果然要增强很多。白钢蚊可以利用飞行带来的惯性增加打击力道,对空中的白钢蚊来说,他们就是天空中的霸者。

     就拿刚才比克古刺中这只白钢蚊的时候,比克古就感觉到高空的白钢蚊和低空的白钢蚊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物种。

     “法师!不要让胸口白白钢蚊刺穿。你的铠甲没有想象中那么牢固!”比克古一边因为重力往下掉,一边借用重力刺中了一只白钢蚊。

     “我知道,不用你多嘴!喂!帮我看看村民们都进屋了没?”法师没好气地问道,比克古关切的提示在她的眼里好像是多余的啰嗦。

     “还有六个人、四个人……还有一个人……”比克古的剑狠狠地刺在那只白钢蚊的身体里,因为重力和惯性的原因,这一剑的力道大大增强,轻而易举就刺穿了白钢蚊。

     “可以了!村民全员撤退了!”比克古把身下的白钢蚊用剑控住。他并不想用掏白钢蚊内脏的方法来杀这只白钢蚊,他更多的是想用这只白钢蚊当成肉垫,保护自己着陆。

     听到了比克古的话,法师把剑对准前方。在剑的把手、中央和尖端的三个地方,出现了三个小型的半透明圆盘。圆盘大概只有二十公分直径,它们发出淡紫色的光芒,带来了危险的气息。

     “喝!”法师大喝一声,三个半透明圆盘开始疯狂旋转,把手和尖端处的是顺时针旋转,剑身中央的则是逆时针旋转。

     三个半透明圆盘随着旋转,面积迅速增大,并且开始出现了类似象形文字的符文。

     “魔剑:审判!”

     法师大喊着挥剑,这普普通通的剑竟然爆发出了有如龙卷风一般地威力,白钢蚊被大风吹散,瞬间溃不成军。法师也趁机飞回了她平地而起的那个建筑物。

     比克古此时恰巧摔在地上。在他身下的那只蚊子竟然没有死,气急败坏之下,比克古赶紧掏出它的内脏,将它彻底杀死。

     白钢蚊的防御能力真是太强了。比克古此番从高空坠地,竟然一丁点儿伤都没有受到,整个人好得不行。

     比克古晃了晃脑袋,看着天空中成群结队的白钢蚊,挤出两个字:“糟了……”

     白钢蚊们刚才吃了那法师的大亏,现在它们正想找个人泄愤。它们第一眼看到的,正是比克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