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大叔出钱不是为了养小三的
    程暮秋坐在咖啡馆靠窗的位置,夕阳西斜,将她的脸蛋映得通红。

     她的对面是个中年男人,四肢很瘦,肚子微挺。年轻时胶原蛋白撑着皮看上去还不错,但现在一张老皮缺乏锻炼贴在骨头上,真是无法让人赏心悦目。他的模样在他那个年龄并不算太难看,只是头发有些谢顶。

     还好她不是男生,不然过了四十她担心自己也得面临他的那种风险。

     这时,他伸出手想抓住她,被她躲开,“大叔,大庭广众的,别这样呀!”

     这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邻座几人听去,引来纷纷侧目。

     男人只好收回手,脸上有种孩子似的难为情。

     “秋秋,你能出来见我我很开心,所以……”

     “所以你就动手动脚了?”

     “不,不是。”男人急忙摆手,“知道你这些年来不容易,所以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他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新办的,收下吧。”

     盯着卡两秒,她毫不客气的拿了过来,“哟,知道送卡了,有长进呀,不过你这卡里每月透支额度多大呀?少了五万我不要。”

     “有,有五万。”男人急忙说,“只要你肯收下我就放心了。”

     她嘴角轻蔑一笑,眼睛直直盯着男人,好像在确定他的诚意。

     “服务员!”她叫道。

     女服务员应声走了过来。“小姐,有什么需要为您效劳吗?”

     “把你们这儿今天提供的所有咖啡甜点都来一份。”

     “啊?”服务员像是没听懂。

     她将卡推到桌子中央,食指敲到卡上,“刷卡。”

     服务员明白过来,拿着卡点头离开了。

     男人的表情不太好看,他低声道,“秋秋,这都来一份怕是浪费了?”

     她带着藐视,“心疼呀?给都给了你管我怎么用。”

     “不,不是心疼这钱,而是觉得你在拿钱出气。”

     “嗬。”她轻笑出声,“对,就是拿你的钱出气。”

     男人陪着笑,“好好,出气出气。”

     她咬着下唇,带着笑意,伸直手臂,背靠到靠背上。男人她从没调戏过,大叔级的男人就更没有了,但今天她不知是来了什么兴趣,觉得做个抖S挺好的。

     程暮秋,十九岁,母亲一年前去世了,她没考大学,走出校园,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临工零零散散打了半年,最后朋友介绍进了一家私企,在里面当起了小职员。工资不高,能吃够用,没有多大开销,因为住在母亲留下的老房子里,房租就省了一大笔。

     虽然校门出得早,但人生阅历并不丰富,而且打工时也没遇见过什么稀奇古怪的人,所以直到现在模样看上去都跟一般大学生无疑。

     她留着短发,发梢刚好盖过耳际,如此一来,她那纤细的颈子便会裸露在外,大冬天也是如此。有时你能从她眉宇间看出一种伪装出来的老练,但这并没有为她增添任何的成熟特质,反倒让年纪大的人见了觉得幼稚,但她并不自知。

     此刻,她以为她将对面那个男人耍得团团转,但并不知道她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个任性的小孩子。

     “秋秋。”男人忍不住再次伸出手来,她又急忙将手缩回。

     “大叔,都说了大庭广众的你别这样呀,你再这样我可就走了。”

     男人只好彻底罢手,他不想让这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见面结束得如此之快。他叹了口气,端起桌上她事先为他点的饮料喝了一大口。这一喝差点让他喷了出来。

     “这什么呀?”他问。

     “七个半柠檬C.”她笑了,笑得如此灿烂,“只不过我这是真的七个半柠檬呀,让服务员用原味机榨的,味道很纯吧?”

     男人放下杯子,用纸巾擦了擦嘴,“服务员,来杯水!”

     “是柠檬水吗?”

     “不不不,就矿泉水!”

     不一会儿,服务员将一瓶矿泉水递给他,然后卡还给了程暮秋。

     “小姐,一共消费1983元,您看糕点是给您打包,还是都端上来?”

     “不了,给这里每桌都上一份,就说是这位大叔请的。”说完,她将卡装进了包包,对大叔眨了眨眼睛,“其实我为你分析了一下,很划算呀。”

     男人喝了口水,洗耳倾听。

     “你想想一月五万,一年才六十万,你外面随便养个小三也不只这点钱吧?”

     “暮秋!”男人终于有些火了。

     “嗨哟,我说错了?你没做过呀?你跟我出来见面你老婆知道吗?”

     男人努力克制住自己,“不知道。”

     “这不就得了,一月一次,我不去你家要名分,你也别得寸进尺。”她看了看手表,“差不多了,大叔,这月的次数已经用完了,我下面还约了人,您也早点儿回去,免得你老婆着急。”说着,她就准备收拾东西走人。

     “秋秋。”男人起身。

     “说好的呀,大叔,你不能反悔。我们就约在这些地方见面,你别来我家,我也不去你家。”

     男人从包里拿出一叠信封包好的东西,递过来,“这里是两万块现金,租个好一点的房子住,等那套房子的证办好了,我就把钥匙给你。”

     “这又吃又包的不太好吧?”

     “拿着吧,里面还有几张老照片,我想你会喜欢的。”

     两人走出了咖啡馆,站在路旁,男人准备给她招辆出租车,被她拦住了。

     “不用了,大叔,我约了人的,还不打算回去。”

     “男生女生?”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吧。”

     就在这时,一只手搭在了程暮秋的肩上,两人同时扭头。

     那是一个年轻男子,脸上带着朝气蓬勃的笑容,一见暮秋就招呼道,“我没迟到吧?”

     “没有,来的正好。”说完,她挽住他的胳膊,“走吧。”

     中年男子拦住了他们,“秋秋,这是谁?”

     年轻男子明显被这突然杀出来的面孔给惊了一下,他看看暮秋,又看看中年男子,问道,“谁呀,暮秋?”

     程暮秋一把推开了中年男子,拉着小青年的手就往前走,小青年一边被她拖着,一边回头对中年男子挥了挥手,“拜拜了,叔叔!”

     中年男子并没有继续追,他望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街角。

     这时,小青年才又问:“到底谁呀?”

     程暮秋突然甩开他的手,“我老妈前夫。”

     “喔。”霎时,他停住,“啊,你老妈前夫不就是你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