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府尹大人相邀
    ()    听到李洪峰无意间透露出来的讯息,袁易顿若晴天霹雳,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见到李洪峰正准备起身离开,立即上前急切的问道:“大人,能否将当rì魏村的情形再和我兄妹二人说一说?我爷爷和我三伯三婶他们到底怎么啦?”

     听到袁易这么一问,李洪峰也意识到刚才说漏嘴了,想了想后,决定还是把当rì村中的情景再次向袁易和魏兰描述了一遍。

     李洪峰说的很简单,也很随意,他想刻意淡化当时那悲惨的一幕,可以吗?当然不能。

     袁易一直想从李洪峰那里得到一些关于魏村的消息,没想到第一个讯息就让他悲痛yù绝,“七十二条人命,整整七十二条人命,是谁丧尽天良干出这般恶事?”

     痛吼一句后,袁易的脑海中立即闪现出村中每个人的声音,这些声音听起来那么亲切,如今却早已yīn阳两隔,想到这里,他空洞的双眼中再次流下了辛酸的泪水。

     魏兰听到这一消息后,顿时怔住了,过了好久,才痛声大哭出来,大叫一声“爹!娘!”后,便晕了过去。

     见魏兰晕了过去,李安连忙叫家丁把抬到床上,客厅里一时有些慌乱。李洪峰到很淡定,因为他知道,这一切迟早都会发生,让他们早rì知道这个讯息,也好早rì了却去寻亲的念头,在洛阳城内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对他们来说也是个不错的归宿。

     魏兰伤心过度晕了过去,被抬到卧室,袁易当即跟了进去。从爷爷留给他那个包袱里的东西来看,他心中早已猜出爷爷定然会凶多吉少,可没想到过程却是如此凄惨。这些人为什么要杀爷爷和村民呢?隐约中,他觉得这些似乎与自己相关,难道是爷爷和村民们为了保护自己又被坏人杀害?他不敢想下去。

     魏村一共有82个人,从李洪峰口中得知,现场一共发现了72具尸体,除了自己和小兰外,也就是说另外还有8个人有可能还活着,如果能找到这8个人其中任何一位,杀死村民们的凶手就水落石出了。可上哪才能找到他们呢?即使找到了他们,人家连72个村民都能杀害,那得有多大的实力,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瞎子,即使知道凶手是谁?又凭什么去报这杀亲之仇呢?

     容不得袁易多想,魏兰已经醒转过来。醒来后的魏兰,没有再哭,口中一直念叨着:“小易哥哥,我爹娘都不在了。”

     “小兰,别怕有哥呢,刚才李大人说了,除了咱俩不算,咱村应该还有8个人还活着,三伯和三婶兴许还活着,只要有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哥一定带你去找。”

     袁易安慰一番后,魏兰渐渐安定了下来,原来空洞的双眼也渐渐恢复了一丝神sè,不过比以往显得更加忧郁了。

     袁易他们现居住的房子虽小,却被魏兰收拾的干干净净,她早已把这里当成他们的家了。此前在收拾屋子的时候,她曾多次向袁易描绘她心中所期盼的事情,等找到爹娘和爷爷后,把他们一起接过来,一起生活在洛阳这个大都市中。

     现如今这个梦想破灭了,魏兰的情绪如何能好转起来。袁易担心她会想不开,第二天便没有上集市出摊算卦,在家里陪她说话。

     两人相对而坐,虽然袁易不停的出言安慰,可魏兰又如何能够听的进去?亲人已逝,梦想不再,魏兰一下子就失去了人生的方向。除了小易哥哥外,她所有的亲人都已不在,让她如何能安静下来,想到袁易,她不禁抬头看了他一眼。

     袁易还在安慰着:“小兰,不管能不能找到三伯三婶和爷爷,我们都不能放弃,我们要好好的活着,只要他们还在,我相信他们也一定会努力寻找我们的。即使他们都不在了,他们在九泉之下也一定希望我们过的很好,所以我们要坚强。”

     袁易的这句话,魏兰听进去了,只要她们好好过下去,一切都有希望。明白了这些,魏兰的心里坦然多了,抓住了袁易的手对他说道:“小易哥,我知道了,我会好起来的,我们都要好起来。”

     魏兰的这句话让袁易心中突然增添了一种很复杂的情绪,这里面有失去亲人的悲伤,更有一种责任感,这个世上只剩下他们兄妹两了,作为兄长,他有义务有责任把这个家给撑起来。想到这里,袁易站起身来,把魏兰轻轻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抱了抱她,拍拍她的背,柔声说道:“好妹子。”

     在袁易的怀里,魏兰突然有一种幸福感,因为她还有小易哥哥。

     心灵上的成熟才能让人真正成熟,经此变故,两人顿觉长大了许多。安静下来后,魏兰便开始收拾家务了,在这一刻她深深体会到,小易哥哥的生活缺不了她,正如她也缺不了小易哥哥一样。

     昨rì算的那一卦赚了不少钱,魏兰便决定上街买点菜犒劳一下袁易,而同时她也准备买些祭奠用品,在家里好好祭拜一下村中那七十二个父老乡亲。

     魏兰出门后,袁易也静下心来,昨rì那一卦对他来说也是很有收获的,虽然通过卦象他能够算出来吉凶祸福,但如何规避劫难,他还很茫然,卦道一途他才刚开始起步,未来的路还很长,于是他便继续沉浸到爷爷此前给他讲的卦象卦理当中。

     嘭嘭嘭,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袁易觉得有些奇怪,魏兰刚出去,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于是叫了一声谁啊,就摸索着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李府的一个家丁,叫李二,声音袁易很熟悉,便叫道:“李二哥,是不是府上有事,要找小兰?”

     “小易大师,不是找小兰,是找你的,老爷差我来叫你过去一趟。”袁易此前给李安算的那一卦,让李府的家丁都很信服,大家私下里便以小易大师来称呼袁易,这李二当然也不例外。

     “找我?”袁易有些诧异,不过他也没问,李洪峰找自己定然有要紧的事情,于是便关好门,跟李二出去了。

     袁易现在所住的地方,就在李府的隔壁,所以很快两人便走进了李府。

     刚一进门,袁易便听到了李洪峰爽朗的笑声:“小易,快过来,我给你引荐一下,这位便是府尹大人的管家,王喜大人,快来拜见王大人。”

     袁易应了一声是后,因为没有听到王大人出声,所以他不知道王大人在哪个方向,所以也没动身,只好朝着李洪峰的方向,口中叫了一声“拜见王大人”后,便拱手躬身拜了一下。

     袁易这一拜不要紧,王喜连忙站了起来,躬身还了一礼,站起来后,口中笑道:“先生乃府尹大人的府上礼宾,先生这般客气,岂不折煞我王喜了,rì后还望先生直接叫我王喜好了。”

     王喜的举动让李洪峰一愣,这王喜何许人也,那是府尹大人的绝对心腹,权势滔天,虽然没有官职,这洛阳城内除了几个头面人物外的大小官员,哪个见到他不想巴结一番,这厮怎会对袁易这般客气。

     正在李洪峰奇怪时,袁易听出来了,这位就是昨天来自己卦摊前算卦之人的随从。于是连忙客气的答道:“先生太客气了,昨天先生出手如此大方,小人心中感激不已,谢谢了。”

     “先生不必客气,我今rì正准备去集市上找你,没想到你今rì没有出卦,听集市管事说你和李大人府中管家相识,所以我就过来碰碰运气,想不到还真遇上你了。要是找不到你,我就麻烦大了。”

     听王喜这么一说,李洪峰更诧异了,连忙问道:“王大人,此话怎讲?”

     “后rì便是中秋,适逢四王爷驾临洛阳,我家大人定在中秋之夜在府上宴请王爷。”

     李洪峰更糊涂了,府尹大人宴请四王爷这事今rì一早他便收到了府尹大人的请贴,可这和袁易有什么关系?

     见到李洪峰惊讶的样子,王喜微笑着继续说道:“小人此番前来便是专门邀请袁先生的。”说完从袖口中掏出了一封请贴和一张银票,走到了袁易的面前,递到他的手中。

     袁易接过来,摸了摸,请贴他是知道,可那张纸是什么他不知道,正准备开口询问,王喜连忙解释道:“昨rì幸得先生指点,我家老爷感觉受益非浅,特命我送上卦资,还望先生笑纳。”

     敢请是钱,袁易嘿嘿笑了起两声后,连声道谢。

     弄清事情原委后,李洪峰也是挺高兴的,对王喜说道:“王大人请放心,还望回禀府尹大师,我和袁易二人在中秋之夜,定当准时赴宴。”

     “如此甚好,那王某就先行别过了。”见到李洪峰和袁易二人同意赴宴,王喜便起身告辞。

     送完王喜出府后,李洪峰也很是喜悦,拍了拍袁易的肩膀说道:“小易不错,居然能给府尹大人算卦了,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你可成了这洛阳城内的风云人物了,到时候你那可是一卦难求啊?我看趁早,你也帮老夫算上一卦。”

     见李洪峰也对算卦产生了兴趣,袁易赶忙解释到:“大人谬赞了。一般只在难以抉择或身处困境时才会问卦,平白无故的算卦,于人于己都是不利。”

     “噢,还有这么一说?那好,等老夫有事的时候,再找你来算算。”

     “到时候小易定当竭尽全能,为大人解忧。”

     没想到这袁易一点也不谦虚,顺着竿子就爬了上来,不过李洪峰也没生气,开始交待后rì去府尹大人府上赴宴的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