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再遇罗顺
    ()    见到李洪峰久久没有回复,袁易有些心切的问道:“大人,有什么不妥吗?”

     “这个……”李洪峰停顿了一下,想了想继续说道:“小易,这个说来话长,回洛南寻亲一事,恐怕还得重长计议,其中原委我暂时不便与多说,你还是等待时机吧。”

     遇见李洪峰之前,袁易是信心满满的认为他一定会同意自己回洛南寻亲,可听他这么不清不楚的拒绝了,袁易显然更加着急了,立即追问道:“大人……”

     李洪峰摆摆手,没让袁易继续说下去。“小易,我知道你思亲心切,切莫说现如今洛南态势不明,就凭你年方十三,且身患眼疾,此去洛南600里,你又如何能照顾自己?在带你们来洛阳之后,我已向你兄妹二人保证,此时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尽管这些天经过调查,发现这事件本身比我最初的想像要复杂的多,但我当初给你们的承诺仍然有效。你暂时就不要有返回洛南的想法了,安心生活才是正道。”

     “是,全凭大人做主。”袁易心中虽有不甘,但李洪峰既然这么说了,也只好作罢。不过刚才从李洪峰刚才的话中,袁易还是听出了一些好消息。李洪峰的话中隐约透露出一丝他发现到了什么线索,只是目前时机不成熟,尚未取得进展而也。

     见到袁易接受了自己的提议,李洪峰也没再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简单询问了袁易在集市上算卦的一些状况后,便安排李安留袁易在府内吃晚饭后,便回后堂了。

     李安有事相请,自然对袁易照顾有加,晚饭自然亲自作陪,可惜袁易年纪尚幼不便饮酒,否则李安定会与他一醉方休。

     一夜无话,第二rì上午,袁易便和李安结伴而行,朝李安的准泰山府上走去。

     马家绸庄乃洛阳最大的布庄,坐落在洛阳城内最繁华的京都大街上,楼上楼下,前店后院,占地足有十余亩,比李洪峰的长史府要大的多。而一楼门楼上写着马家绸庄的烫金大匾,更喻意店家在生意场上的地位。

     李安平时虽然玲珑八面,接触的人层面也是不低,但到了这里,两个小腿肚子还是感觉有些哆嗦。这到不是他怕事,而是大部分准姑爷共同的心态罢了。

     马家绸庄的店内伙计对李安自然不陌生,未来的姑爷当然要巴结巴结,在伙计的引领下,袁易跟在李安后面穿过一个圆形拱门,走进了马家后院。

     刚跨进院门,袁易就听到前面传来了一个热情的声音:“袁先生,您怎么会来这里?”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似曾在哪里听过,很快袁易便想起那rì与老叶争摊位时所遇的那个老妇人的儿子——罗顺。这才想起,当rì为罗顺之母算卦时,罗顺不正是被马家绸庄的老板招为龙门分号的库房伙计吗?

     没想到罗顺的东家居然是李安大哥的准岳父,对这一偶遇袁易也暗暗称奇,不过这罗顺不是在龙门分号吗?怎么回到总店了呢?于是便好奇的问了一句:“是罗公子啊,你不是在龙门吗?怎么来到了这里?”

     “袁先生有所不知,原来的伙计处理完家事后又回来了,总店这边又缺人手,东家就把我调回来的,要不然怎能有幸再次遇到先生。”

     “噢,如此甚好,这样你也可以多多照顾您的母亲了。”

     “先生所言极是,家母也是说先生乃贵人,一直告诫我说下次遇上先生一定要请先生到寒舍中坐坐,以谢先生当rì之恩情,不知先生今rì是否有空。”

     “令堂大人太过客气了,他rì有暇,袁易一定登门拜访她老人家。今rì袁易是陪兄长拜见你们东家马掌柜的,不知你家掌柜是否在院内?”

     “在的,我这就去通报一声。”

     “不用了,我们一起去吧。”李安见罗顺要去通报,赶紧出言阻止。通报那是身份对等之人才能做的事情,他是来求人家闺女的,怎么能摆这个谱?

     罗顺原本就是憨直之人,见李安说不用通报,便冲着袁易呵呵笑了几声,便主动带着袁易和李安朝内院走去。

     马家绸庄的老板姓马名扬,在洛阳城内也是白手起家,二十年功夫便创下这片家业,马扬做生意刻守“诚信”二字,待客以诚,生意以信,正是这份生意cāo守,才博得顾客和布坊的信任。同时,也正是因为他紧守这份处世之道,才会选中象罗顺这样的伙计,在他看来,只有所有的伙计都能坚守“诚信”二字,绸庄才能获得持续经营。

     马扬膝下两子一女,大儿子马云龙今年二十有五,被马扬安排去了龙门分号,自然也是希望将来他能继承自己自己的衣钵,女儿马云凤年方十九,待字闺中,在绸庄里负责女宾的生意,还有一个小儿子名叫马云虎,年纪尚幼,还在书苑求学。

     按照马扬的想法,以自己的家业和身份,自己的女儿能嫁个官宦人家应当没有问题,即使不是官宦人士,嫁个洛阳城内有头有脸的个大户人家,也能对自己的生意多少有所帮助,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管家。

     管家管家,虽然是管但仍逃不过下人之嫌,与自己的家世相比而言,多少有些不太般配。所以在一开始,对于女儿的这门亲事,他是坚决不同意的,不过他更没想到的是,都护府长史大人李洪峰居然亲自上门来求亲。以李洪峰的身份对于他这个商人来说,那是无法比拟的,能够攀上李洪峰甚至郭大将军,马扬也就没有什么不满足的了。

     同意这门亲事之后,马扬也仔细观察了李安这个人,几次接触下来,他发现李安为人正直又不失圆滑,做事细致又不失干练,做事又沉稳,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心中认同之后,看起李安来也就越看越顺眼了。

     此时,马扬正在客厅把玩着一个生意上的朋友送给他的一把宜兴紫砂。

     见到马扬后,李安立即上前作揖拜见:“小婿李安拜见岳父大人。”

     马扬点了点头,指着下首的椅子说道:“李安来啦,你就自己坐吧。噢对了,上次和你说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听到才家这样称呼跟在袁易身边的这个年青人,罗顺心中一惊,还好刚才没有出什么差错,要是得罪了姑爷那问题就大了。从刚才东家的话意中他听出人家似乎有家事要谈,于是便起身告辞了,连行前还特意提醒袁易,请他等会一定去找他。

     马扬刚才所问之事正是李安请袁易过来处理之事,立即答道:“岳父大人,小婿此次前来就是请袁先生给断一断。”

     “袁先生?”马扬有些诧异,跟李安一起来的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怎么可能是先生呢?

     见到马扬有些迟疑,李安立即指着袁易说道:“岳父大人有所不知,我身边这位小兄弟就是袁先生,别看他小,断起卦来,那可是如有神助,不说我家老爷,就是府尹王大人也请我兄弟算过一卦,不仅赏赐纹银百两,前些天府尹大人宴请当朝四太子时,还请袁先生与我家大人一起作陪。”

     府尹大人宴请四太子唐琰这事,在洛阳不是什么新闻,大多数上层人士都有所耳亲,马扬自然也不例外。莫非宴席上的那个算卦的少年就是眼前这位?想到这里,马扬顿时惊住了。

     看到马扬被李安的介绍给弄得一惊一乍的,袁易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便小声提醒道:“李安大哥不用给我吹嘘了,我只会一些皮毛罢了,上不得台面的。”

     袁易话刚一说完,马扬心中已确定眼前这少年就是当rì在府尹大人府上引起百官瞩目之人,李安能请来能让洛阳府尹王充都认可的卦师来选定rì子,他还有什么话好说。立即站起身来说道:“原来是袁先生,失敬失敬,赶快上坐。”说完亲自来引领袁易坐到上座。

     自己的准岳父对袁易如此客气是李安万万没想到的。不过细想一下,也就释然了,能够当得府尹大人贵宾的主,自己岳父一个商人如何敢怠慢。

     亲手扶袁易坐下后,马扬在一侧也坐了下来,微笑着说道:“袁先生当rì在府尹府上的半卦之举,马某也是有所耳闻,以小兄弟在卦术上的造诣,李安能够请先生亲自来选定吉rì,我这个做长辈的就宽心了,只是让小兄弟费心了,马某实在不敢当啊。”

     “伯父客气了,李安大哥待我如同兄长,兄长之事我这个做兄弟的岂能推辞,只是担心rì子选的不好,误了大哥与大嫂的喜事,到时候伯父不要责怪才好。”

     “袁先生过谦了,你稍坐片刻,我这就让人把夫人叫来,还是麻烦先生给两人排排,费心给定定rì子。”说完之后,马扬对着府中丫环招了招手,差她将夫人请来。

     很快,丫环将马扬的夫人柳氏请了过来,柳氏见到李安请过来的先生只是一个少年,心中非常不悦,但听丈夫说这少年是府尹大人的特聘卦师后,立即恭敬有加,立即恭敬的将女儿的生辰八字报了出来。

     李安的生辰八字是辛酉年辛卯月甲申rì乙亥时,袁易因为之前给李安算过命,自然记得,又从柳氏的口中得知这未来大嫂的生辰八字是癸酉年乙卯月戊戌rì丁巳后,便掐指算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