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天遣
    ()    爷爷的病情这几天更加严重了,服侍爷爷躺下后,袁易立即摸到厨房内给爷爷熬药。盲人的生活是非常有规律的,家中摆放任何物件的位置都不会出现丝毫差错,一物一什都会摆放的非常规整。袁易非常麻利的支好火炉,取出火折,拿出上午爷爷喝剩的药罐,放在炉上,点上火,慢慢熬了起来。

     药刚冒热气,袁易就听到屋外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一听这欢快的声音,他就知道是三伯家的小兰来了。

     小兰和袁易年纪相仿,平时没事就喜欢跑过来和他一起玩,正是小兰的相伴,他才知道天是蓝sè的,树是绿sè的,花是红sè的,地是黑sè的。

     “袁爷爷,家里来了两个外地人,想请你帮他们算卦。”小兰依然是那种风格,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还没进门,那秩嫩的童声就在屋外响了起来。

     “小易哥哥,你在给袁爷爷熬药啊,爷爷呢?”

     “小兰来啦,爷爷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着的。”

     “噢”,小兰应了一声,朝袁爷爷的屋内跑去。

     听到小兰的声音,虽然看不见她的样子,但袁易的脑海里还是立即浮现出她蹦蹦跳跳,活泼可爱的样子,笑了笑后便继续守着火炉。不过很快便被爷爷房内的声音给吸引住了。

     “小兰,牛找到了吗?”

     “当然啦,小易哥哥太厉害了,说在那里就在那里。”

     “小兰也很厉害啊,都能帮助父亲放牛了,不过下次可不能再把牛给放丢了。”从老人的声音可以听出,老人也特别喜欢这个小兰的姑娘,说话的声音非常慈祥。

     “袁爷爷,他们在我家等你呢?你起来吧,要不要我帮你拿衣服啊?”

     “不用麻烦小兰了,你告诉爷爷那两个人长的啥样子啊?”老人和小兰聊起天来。

     “两个人可讨厌了,一脸冰冷,看上去就知道不是好人。”

     噢,老人脸sè一沉,沉思了一会儿,顿时一惊,连忙把小兰拉了过来,轻声说道:“小兰,帮爷爷办件事,好不好啊?”

     “爷爷,我爹爹说了,让我一定要听你的话,你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要做的。”

     “真乖,爷爷想让你带你小易哥哥去刚才你爹爹找牛的地方去看看,好不好?”

     “好啊,可天快黑了,马上就要吃饭了。”

     “爷爷这里有一个包袱,里面有好吃的东西,保准饿不着你。”

     “好,那我现在就带小易哥哥去。”

     听到这里,袁易赶紧从厨房里摸了出来,叫道:“爷爷,你病成这个样子就不要起床了,我去给他们算上一卦就行了。”

     “不用了,爷爷没事,你还是快点和小兰去找牛的地方看看,一定要好好回想你刚才算的那一卦。爷爷帮他们算完卦就叫人去找你。”老人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咳嗽着回答着袁易的话。

     袁易听爷爷让他去刚才找牛的地方,心中很奇怪,正准备问为什么,可小兰已经过来拉上了他的胳膊。“小易哥哥,我们快点去吧,早去早回,早点回来吃饭。”

     嗯,袁易点了点头,也没有多想,便和爷爷告了下别,在小兰的搀扶下,走出了屋子,还没等他走出院门,身后再次传来老人的咳嗽声:“小易,一定要记住我们袁家祖训,为苍生而问,济天下而卦。”

     为苍生而问,济天下而卦,袁易在心中重述了一遍,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跟在小兰后面,步伐顿时觉得坚定了很多。

     魏三此时正紧锁双眉在自家的院子里走来走去,两个黑衣人显然对袁老伯爷孙俩的故事非常感兴趣,正坐在屋内听村民们讲这爷孙俩的事迹,偶尔还插上两句话,看上去气氛还不错,但两个黑衣人yīn冷的表情和他们肩上的长剑让他非常不安,但愿这两人正如他们自己所说的一样,只是心血来cháo,想来问上一卦。

     一声咳嗽声惊醒了魏三,抬头一看,发现袁老伯已经走进了院子,魏三赶紧上去扶住他的胳膊,招呼进屋。

     袁老伯进入院子的动静显然惊动了屋内的两个黑衣人,村民们只觉眼前一花,两个黑衣人顿时消失在他们的眼前,正在他们惊愕中,发现两个黑衣人已经站立在庭院当中。

     为首的黑衣人看到袁老伯后,顿觉眼前一亮,原本yīn冷的表情闪出一丝笑意,他不笑则已,一笑反而让周围的人感觉寒夜更重。

     “袁九,你真让我们兄弟二人好找啊,这一找就是十二年。”

     听到二人直呼其名,袁老伯依旧一脸平静,咳嗽两声道:“赵兴,果然是你,想不到十二年前一别,你们还能在这蛮荒之地找到我,也不枉赵安这老赋的一番苦心啊。”

     年纪稍长的黑衣人哈哈大笑了两声,“袁九,既然认出我来,是否带上那个小杂种跟我们去一趟汝阳府,我们王爷可是非常惦记你啊,也省得我兄弟二人出手相请啊。”

     “赵兴,真不凑巧,孩子小,正是贪玩之际,此时出外玩耍尚未归来,这茫茫大山中,让我哪里去找?要不你们在这里等等,说不定一会儿他就回来了。”袁老伯虽然一脸病样,不过神情却显得非常淡然,原来垂垂老也的神情早也不见,顿时感觉年轻不少。

     看到袁九一脸轻松的样子,年青一点的黑衣人对袁九嚷道:“老瞎子,别给脸不要脸,既然我兄弟二人能找到这里,他一个小瞎子,还能飞掉不成,早点让他过来,也省得受一番皮肉之苦。”

     “这位兄弟,你别忘了我袁门是干什么的?能不能找到只有天知道。”面对这年青的黑衣人,袁九波澜不惊,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这黑衣人显然被袁九的神态给激怒了,仓啷一声拔出长剑准备冲上前去。

     赵兴见状,立即冷喝一声“赵谱,退下,别忘了王爷的交待。”

     是,赵谱怒瞪袁九一眼,心有不甘的停住了脚步。

     袁九的话没错,此时天sè已晚,要想在大山中找到一个孩子简直比登天还难,看来刚才那小姑娘去叫人的时候,应该被袁九推算出来自己来找他,所以把那小杂种给藏了起来。刚才如果让赵谱跟在那小姑娘后面就好了,这样一来少不了要多费一些手脚。

     想到这,赵兴的脸sè更冷了。对赵谱说道:“你去把村子里看看,把村子里所有十来岁的孩子都带来,特别是那个小姑娘,我到是想看看一个小瞎子能跑到哪去。”

     “是,大哥。”赵谱抱拳应了一声后,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隔壁几户人家传来一声凄凉的惨叫声和小孩的大哭声……

     对于这些,赵兴早已习惯,没有半点反应,不过小孩的哭声却让魏三他们心如刀绞,隐约可以猜测出隔壁发生了什么事情。

     屋内的几个村民立即冲了出来,对站在院子里的魏三叫道:“三哥,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是我兄弟想早点见见那个小瞎子,可能是有人不愿意,我兄弟动了点粗而也。”赵兴扫了一眼淡淡的对魏三说道。

     村内又传来一个妇女的惨叫声和一个小孩的哭声,显然这是院子里其中一个村民的孩子,听到孩子的哭声后,这位村民立即感觉不妙,立即抄起门口的一根扁担,朝赵兴冲了过去。见到有人冲上去,其他几个村民也抄起了家伙,跟了上去。

     赵兴摇了摇头,无奈的对袁九说道:“袁九,你是否应该跟他们说说,让他们别做无用之功。”

     见到眼前的景象,袁九也是非常心痛,赶忙伸出双手要拦住他们,可村中早已哭成一团,堂堂七尺男儿在自己孩子的哭喊声中怎会无动于衷。扁担、棍子、钉耙各式各样的东西一股脑的朝赵兴身上招呼过去。

     见到村民们冲了上来,袁九的空洞的双眼紧紧了闭了起来,泪水顿时从眼角流了出来,这个场景在十二年前他经历过太多次了,怎能让他不心痛。

     一道白sè的剑花闪过,七八个村民依次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血从他们的咽喉处快速的喷溅出来,倒地后四肢仍然在不停的抽搐着,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只剩下他们眼神中那强烈的恨意。

     面对倒在眼前的村民,赵兴在欣赏艺术品一样,把剑在一个村民的衣服上擦了擦后,又随意的将剑插回了剑鞘。好像眼前的一切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忙完之后才淡淡的对袁九说道:“袁九,我也不想伤害他们,如果要怨的话只能怨你自己了。”

     “你……你……”袁九叫了两声没有叫出声来,不过一口鲜血却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早点把小杂种叫过来不就得了,何必白白的枉死了这些无辜的生命。”

     袁九虽然看不见,但眼前的动静他早已大致明了,这让他如何不悲愤:“赵兴,你就不怕遭天遣吗?”

     “天遣?哈哈,只有你们才会遭天遣?”

     听完赵兴的话后,袁久顿时语噎了,赵兴的话没错,只有窥探天机的人才会遭到天遣,他自己、小袁易又何尝不是遭受天遣呢?泱泱大地、芸芸众生为何就容不下他爷孙两呢?

     悲愤交加、怨恨交织,一时气急攻心,袁九再次喷了一口血,缓缓倒了下去。

     赵兴伸手在袁九的鼻子处探了探,发现他只是昏了过去,也就没有太在意,便伸手拉了一个长凳,坐了下来,闭目养神。

     不一会儿,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由远而近。赵兴立即睁开了双眼,朝院外的赵谱说问道:“找到那小杂种没?”

     “大哥,没有发现那个小姑娘,只找到了七个十多岁孩子,不过他们都能看的见,应该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你看怎么办?”

     还没找到人,这多少让赵兴有些犹豫,不过很快他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