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必遭天谴
    叶初脸色铁青地看着任务面板,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来,勉强压制住想要仰天大骂的冲动。

     系统可从来没告诉过他,任务必须同时完成,否则将会自爆这种破事?他原本计划得挺好,把任务一完成之后,再犯个病引主角将自己一剑戳死,这样一来,任务圆满解决,他也好进入下一个身份完成任务,争取早日做自己。

     叶初心急火燎地在屋里打转,想了无数种办法,却发现根本无法实施。水之裴离开时,在这间屋子里设下了数道禁制,他现在连出都出不去,怎么可能在短短一个钟头里扭转乾坤?

     叶初咬牙忍住痛,将灵力发挥到了极致,打算用灵力将那几道禁制冲破,却在刚运转灵力时蓦地发现,体内的灵力竟一夕之间增长了数百倍,心下顿时狂喜不已。倒霉了这么久,老天爷终于还是眷顾了他那么一次。

     然而,还没高兴多久,叶初很快就失望地发现,他体内现在虽然灵力多,但身体素质却无法短时间内跟着呈正比增长。短短一个小时内,以他练气期的资质,根本无法快速消化澎湃的灵力。就算无意中获得了这么多灵力,也最起码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顺利将这些灵力吸收到体内,从而加快升级的步伐。

     叶初拼得满头大汗,却也只是将第一层禁制冲破,余下至少还有五道禁制没能冲开。

     叶初叹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有些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难道他就要这么等死了?

     叶初的大脑飞速转动了数遍,却仍旧没有任何办法解决当前的困境。再聪明的大脑也抵不过绝对的力量,这是自人类伊始便总结出来的亘古不变的规则,水之裴拥有绝对的力量,而叶初这样的小蝼蚁,只能自甘承受,根本无力反抗。

     叶初苦笑一声,抬起手喝了口冷掉的茶,合上双眼,掩去眸中两道哀伤。心底沉似海,脑中却回想这自己这短暂的几十年,一直在危难中求生,在荆棘中爬行。他用尽全力挣扎,却还是逃不过宿命的纠缠。

     正在这时,一阵微弱的响动声从门外传来,接着便是布料摩挲时特有的声音。

     叶初已然死去的希望刹那间死灰复燃,他激动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快步走到门口,将耳朵贴在木门上,屏气凝神,大气也不敢出,只是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

     “哼,真是蠢货,竟然被区区几道劣质的禁咒困住!”一个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这把声音十分稚嫩,显然是小孩子特有的音色。声音的主人又极其傲慢地冷哼了两声,叶初几乎能想象得到对方撅着小嘴鼻孔翘上天的模样,心头顿时一松,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对方显然被叶初的笑声激怒了,他尖叫一声,朝门内的人怒吼道:“你竟敢嘲笑我?我一定要吃了你!”

     这番话虽然听起来叫人惧怕,但换到一个孩子身上,反倒惹人好笑。叶初嘴角一勾,讨好地凑到门口,低笑道:“我怎么敢嘲笑繁绯大人您呢?还请您大显神威,顺手将小的我救出去吧。”

     繁绯哼了一声,得意洋洋地道:“现在知道求我了?早干嘛去了,我才不要救你!”

     叶初噎了一下,只得哀求道:“您就大恩大德救我出去吧,这里又黑又小,恐怖得要命,再呆下去我就要难受了。”

     门的那头忽然沉默了下来,许久后,繁绯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叶初赶紧点头,再接再厉道:“当然很恐怖,你若进来,恐怕一刻钟都受不了。”

     繁绯立即又怒了,朝叶初大吼道:“我可是上古大妖,怎么可能怕那种地方!我一定要吃……”

     “吃了我对么?”叶初笑着接了口,眼珠一转,便打算利诱繁绯小朋友,开口诱惑道:“你若能把我救出去,我的血便任你吸,只要别让我死了就成。”

     繁绯脱口而出道:“真的吗?”

     叶初含笑道:“当然是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繁绯歪着脑袋想了想,开口道:“我还有一个条件。”

     叶初啧了一声,哼笑道:“还真是贪心的小鬼,说吧,什么条件?”

     繁绯似乎有些尴尬,想了很久,才小声地道:“我要你陪我去妖界看看我曾经的家,也不知还在不在……我已经几千年没有回去过了。”

     叶初愣了愣,随后便轻声道:“我答应你。”

     繁绯有样学样,表情严肃道:“君子一言?”

     叶初轻笑一声,继而大声道:“驷马难追。”

     繁绯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口道:“退后一些,我这便撤下禁制放你出来。”

     叶初嗯了一声,连忙朝后退了几步,在床边站定。

     紧接着,一束束紫色光芒缓缓透过门窗处射向了屋内,这些紫光越来越浓,也越来越亮,最终将整个小屋笼罩在一团紫当中,只听繁绯轻声道了一个“破”字,紫色光芒瞬间消失,五道禁制瞬间便被撤下。

     叶初快步上前,伸手一拉木门,只听咯吱一声,木门被打开了,一个粉雕玉琢的五六岁孩童就站在前方,眼睛先是一亮,接着便得意洋洋地看着叶初,仿佛像一个急需得到家长表扬的孩子。

     叶初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繁绯的小脑袋,宠溺道:“真乖。”

     繁绯意外地没有像往常那样一巴掌拍开叶初的手,只是嘟着嘴不高兴地道:“不准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同我说话。”

     叶初失笑,弯腰一把抱起繁绯,一边走,一边捏着他柔嫩白皙的脸颊,开口道:“可不就是个小屁孩儿么,老装什么大人。”

     繁绯怒道:“若不是因为我灵力被封印了三分之二,怎会用这副蠢样子见人。”

     叶初淡笑道:“我觉得这副样子最好看,不过,繁绯长得这么漂亮,想必长大后也是一位翩翩佳公子,爱慕你的女子恐怕能从这里排到季季山去。”

     繁绯听到叶初这番话,有些别扭地扭了扭小屁股,脸颊微微红了起来,结结巴巴道:“我……我才不愿找女修当伴侣。”

     叶初大惊道:“为何?”

     繁绯撇了撇嘴道:“女人太麻烦了,我小时候还未离家时,爹爹每天都要变着花样哄娘开心,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叶初哈哈一笑道:“这种直男癌思想要不得,女孩子当然是拿来宠的啊。”

     繁绯则趾高气昂地脑袋一仰,似乎很是不赞同。叶初无奈一笑,心道小孩子哪懂什么情爱,亏他还差点儿想歪,以为这孩子从小就心态不正,想找男修当道侣呢。

     叶初打开任务面板看了看,时间只剩二十分钟,赶到神雷台后,估计离系统自爆的时间只剩十分钟了。叶初不敢再耽搁,急忙抱着繁绯朝九天神雷台飞身而去。

     =================================================

     而这头,水秋羽正在与水之裴等人对峙。

     水秋羽努力稳住心神,冷声道:“既然如此,你便来查一查我这命牌,以好还我清白。”

     水月隆含笑点头,也不怕水秋羽耍什么阴谋诡计,施施然吩咐手下弟子,按顺序将各位正副堂主的命牌全收了上来,交由月石门门主水寒玉查看。

     水秋羽最终还是将命牌交了出去,水月隆见状,立即淡笑道:“秋羽,放心吧,很快就能洗清你的嫌疑了,开心吗?”

     水秋羽淡淡瞥了对方一眼,心底却早已用剑将对方捅了个几千遍。这老狐狸向来和自己不对盘,落井下石这一招向来是他最爱干的事。以善文堂堂主该有的学识和见闻,他才不相信水月隆会不清楚这古籍中关于黑蝶的炼制方法以及使用办法,想必从一开始,这老不死就已经打好了如意算盘,眼睁睁看他跳坑里,却什么也不说,就等着在众目睽睽之下揭穿自己的罪行。这人完全就没有在意

     水寒玉将灵力注入命牌中一一检测,当检查到水秋羽的命牌时,眼睛蓦地瞪大,难以置信地指着那枚命牌便大喊道:“就是这枚!前日申时,曾进入皎月阁,借走古籍一本,扣除十万灵值!”

     众人哗然,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平静地水秋羽。只见他施施然朝前走了几步,广袖一挥,身上的白色长衫刹那间化为纯黑,整个人的气质忽然变得极不一样,原先的斯文俊雅顷刻间便消失不见,一双微挑的凤眼,加上微勾的唇角,硬是让人感觉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子邪气来。

     水秋羽朝众人微微一笑道:“这身白衣穿了十几年也够久的了,还是黑色比较适合我。”

     众人:“……”这水秋羽对水家的服侍究竟有多深的怨念啊!

     水秋羽环视了众人一圈,轻声道:“黑蝶的确是我炼制的,九天神雷也是我私自打开的,水无裳也是我杀的,这三项罪名,的确能判我个永世不能超生。”

     水月隆轻叹一声,开口道:“秋羽,你这又是何苦呢?善戒堂堂主的地位,早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为何要与魔族为伍,企图颠覆水家?你不怕遭天谴么?”

     水秋羽却忽而神秘一笑,笑容却未及眼底。他的目光突然投向水之裴,淡笑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水家注定是要消失的。水之裴,你为此谋划了多少年,无数骸骨成为了你的垫脚石……若要说遭天谴,谁又能比得过你呢。”

     众人顺着水秋羽的目光望向水之裴。水之裴的眸色渐渐转冷,嘴角却还是噙着一丝笑容,轻轻吐出几个字来:“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刚落,强大的杀意顿时如狂风暴雨便倾泻而出,渐渐散开的雷云忽然再次凝聚起来,只剩下一束强烈的光芒立即射向了神雷台。原本该间隔半个时辰后才落下的另外九道神雷,却在一道如极光似的闪电划过长空后,齐齐聚拢在那片黑压压的乌云正中。紧接着,一声又一声闪电带着仿佛劈开天空的巨大能量,响彻整个大地,足足轰鸣了九下才停了下来。

     站在神雷台上的白景深眸色一沉,接着便释然开来。他的目光望向远处,也不只是想到了谁,眼底那股浓墨般的情绪几乎要倾巢而出。他嘴角噙起一抹笑来,喃喃自语道:“九道神雷化作一道来吸收了么?这样也好。阿冽,只要能吸收完这股力量,我便能来救你了……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