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灼灼其华
    十日一到,叶初终于能下床。

     他到灵邪山背后的天然温泉池泡了个澡,洗去一身病气,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神清气爽的去往水氏族长水之裴的居所。

     水之裴是一家之主,逼格自然比常人高些,他的居所就建在灵邪山附近的灵邪湖旁。

     灵邪湖的湖水常年呈淡粉色,让叶初不由联想到塞内加尔的玫瑰湖,远远望去皆是一片绚丽的粉红。叶初依稀记得,此处似乎在《苍穹》十大美景排行榜排第六的位置。

     湖泊不远处,便是一片正值花期的桃花林。桃花林那头,是一座简简单单的小木屋,看上去十分清新雅致,只是配上这漫天遍地的粉红色,怎么看都像是萌哒哒的少女系列。

     叶初嘴角一抽,水之裴原来也有一颗少女心么,第一名门望族的族长住在这种地方真的好么。

     只不过,原著曾提到水之裴有一名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只可惜全文完结了也没再提起过和这名私生子有关的事,想必是作者写到最后估计连他本人也忘记这段剧情了。

     叶初一边想着,一边穿过灵邪湖前方的那片桃花林。淡淡的花香味随着清风迎面拂来时,熟悉地味道让叶初猛然回想起,那日白景深来探望他时,身上也是带着这样清雅好闻的味道,难道在那之前,白景深也曾来过这里吗?

     叶初带着满肚子疑惑来到了木屋前,只见木屋正前方写着「三净若水」四个草书,纵任奔逸,赴速急就,狂乱中又不失美感。

     叶初收回目光,正欲开口,一个温和年轻的男声便轻喊道:“清越来了吗?快进来吧。”

     叶初上前掀开珠帘,还未看清屋内的布局,手腕立即被人扭住轻轻一拉,一只纤细白皙的手轻轻捏住了叶初的下巴。

     “清越,你似乎瘦了许多。”低沉有磁性的声音悠悠响起。

     叶初有些愣神愣神,抬眼看着对方的样貌。

     水之裴是修真界著名的美男子,与她的姐姐水之瑶并列修真界美人榜首。水之裴容貌迤逦阴柔,一双桃花眼眼勾魂夺魄,长发被一根白玉簪束至脑后,几缕黑发随意地垂至两颊处,一身白衣也不扣好,反而大敞着,露出精瘦的胸膛,看上去既慵懒又迷人。全天下大概也就只有他才会把水家一本正经的白衣穿得如此情|色。

     水之裴见叶初不回答,指尖戳了戳他的脸,眉间微蹙道:“似是还有些体虚,怎么这么乱来?”

     叶初回过神来,向后退了半步,颔首乖乖认错道:“那日是清越莽撞了。”

     水之裴面色稍霁,甩了甩长袖,缓步走向一张矮木桌前盘腿坐下,招手道:“坐吧。”

     叶初赶紧跑过去盘腿坐下。水之裴喝了口茶,慢悠悠地道:“你那日使出「鬼霄」秘法如此果断,想必已是想好了应对之法。说说看,你打算如何寻回你的一魂一魄?”

     叶初干咳一声道:“清越未曾想出办法来,还请族长指点迷津。”

     水之裴淡淡瞟了他一眼,一双眼眸如琉璃般水润明亮,他轻叹一声道:“不想好退路,便使出这种自损一千的歪招,我是这样教你的么。”

     叶初立马换上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低声道:“当时情况危急,师弟师妹们被伤得极重,清越那时已想不出别的法子了,只好用了这「鬼霄」秘咒……总归是我的不对,还请族长责罚。”

     水之裴定定地看着叶初,许久后才微微一笑道:“清越何时与我变得这样生分了,以往最不喜欢叫我族长,今日竟一连说了好几次。”

     叶初心头一惊,他虽然进入水清越的身体里,但并未如同夺舍一般全部继承了水清越的记忆。原本记忆就像一本书一样在识海中出现,而他就像是阅读了他的人生传记一样。即便整本书都背下,但许多细节书中并未提到,他只能根据被描写对象的某些行为或事件来迅速做出判断,所以他走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看出端倪。

     叶初有些慌乱,眼下根本不敢胡乱接话,生怕越描越黑。

     沉默在空气中蔓延,水之裴虽然容貌漂亮,举止慵懒,但那股上位者特有的雷霆万钧之势,依旧如同一阵细密的罡风,钻进肌肤的每一个毛孔里,气氛压抑得叶初也只能勉力强撑。

     没过多久,水之裴便轻笑一声,撤去威压,身体往前倾去,嘴唇凑到叶初耳畔,温热的气息轻洒在耳垂上,暧昧而又亲昵地低喃道:“别怕我。”

     叶初忍不住身体朝后仰去,耳朵微红,神色有些尴尬。

     水之裴淡笑一声,也不在乎叶初的反应,只是伸手摸了摸叶初的头,怜惜道:“你做的很好,保护了师弟师妹们。只是下次对敌时若无万全之策,只管逃走便是,没人敢笑话你。你好好养伤,魂魄一事便由我替你寻回来罢。”

     叶初一听,连忙道:“不必。”

     水之裴眉尾轻挑,开口道:“为何?”

     叶初低声答道:“经此一战,清越深知自己对敌经验不足,历练也太少,这才自食苦果。清越想恳请族长准我外出游历一番,一来积累经验,二来长长见识,再来也好寻回我的一魂一魄。”

     水之裴沉吟片刻,才道:“可你如今已无法修炼,仅是练气七层之资,如何能独自外出游历?”

     叶初神色坦然道:“所以,清越想请景深师弟陪我一道前往。景深师弟如今已达筑基期,我二人相互扶持,互帮互助,定能事事化险为夷……”

     水之裴轻轻呼出一口气,叹道:“怎么办?我不想清越和景深同去呢。”

     叶初神色平静道:“景深师弟向来心细如发,且能力卓越,与他同行最合适不过,还望族长无论如何答应清越这一次请求。”

     水之裴眸色微闪,眼博流转,睫毛轻颤一下,开口道:“即是如此,清越需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叶初问道:“族长请说。”

     水之裴微微一笑,笑容却不及眼底:“完好无损地回来。若你再敢受半点伤,我便杀了白景深。”

     叶初背脊一凉,心头狂跳起来。那可是你亲外甥啊!至于为了一个水氏旁支子弟做到这种地步吗?

     叶初对原身的真实身份越发好奇了。

     跟水之裴告退后,叶初感觉自己流了一身冷汗。他自小在叶家长大,经历过无数常人无法想象的危险,十八岁进入商界,无数阴谋阳谋更是接踵而至,早已过了恐惧的年纪。但水之裴这个人,却让他从身到心都感到害怕,自己就像是被盯上的猎物,稍有不慎就被拆吃入腹。

     叶初稳了稳心神,正欲飞身而去,却忽然看到在那桃花林深处,一名清俊淡雅的白衣青年,此刻正站在一棵桃花树下,眉眼淡淡,犹自成诗。也不知他究竟在那里站了多久,几朵桃花落在他的肩头,也不曾被发现。

     听到不远处传来脚步声,白景深长长的睫毛忽而一颤,抬头望向叶初,眸色微微泛起波澜,仿佛一池深潭荡起一圈圈轻柔的涟漪。

     叶初跑过去,伸手拂去他肩上的桃花,轻笑一声道:“景深师弟莫不是特地等我来了?”

     白景深看着他,沉默地点点头道:“嗯。”

     叶初惊愕道:“真是来等我的?”

     白景深不再回答,只是转身朝前方走走,一边走一边道:“不是说要同我一道去季季山吗?走吧。”

     叶初赶紧跟了上去,愕然道:“你怎会知道……”

     白景深身形一顿,却也不回答,脚步却越来越快。

     “你怎会知……”叶初思索许久,难以置信道:“莫非十日前你便来过此?等等,你又怎会这么早就知道了我的计划?我从未与人提起过啊。”

     白景深淡淡答道:“你亲口对我说的。”

     叶初越发疑惑了,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我又不小心说了梦话,被你听去了?”

     白景深停住脚步扭头看着他,眼底罕见的带着一丝无可奈何。

     他薄唇微启,轻声吐出两个字来:“你猜。”

     叶初:“……”

     ……主角画风突变严重,这一定不是我那原装货的男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