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魂牵梦萦
    叶初点点道:“可以,堂主来取血吧。”

     水无裳眸里闪过一阵欣喜,正欲上前去,一个声音忽然打断了她的动作。

     “堂主,善戒堂堂主邀您去燕山亭议事。”清冷淡漠的声音忽然传来。

     水无裳有些懊恼地看了白景深一眼,但见对方一脸平静,倒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朝他点了点头,又对叶初笑道:“如此,还请清越申时一刻再来我药堂一趟。”

     叶初点点头,水无裳便心事重重地朝燕山亭的位置飞身而去。

     叶初见水无裳离开,终于松了口气。水无裳眼底的神色让他十分在意,也不知道对方想要他的血意欲何为。如今他身份成迷,繁绯又常念叨着他体内有什么龙血之气,此事若被人知晓去也不知是好是坏,届时还是找人借点血应付过去好了。

     叶初一边想着,一边朝白景深走去。白景深皱眉看着趴在叶初怀里一动不动的繁绯,脸色很不好看。抬手就是一指道:“为什么他会在你怀里?”

     叶初解释道:“他不愿走路,所以我就抱着他过来了。”

     白景深冷冷扫了繁绯一眼,仿佛像在看仇人。繁绯则是十分得意地朝他咧嘴一笑,两只小手臂死死勒住叶初的脖颈,仿佛在朝对方示威。

     叶初被勒得干咳几声,憋红脸道:“你想勒死我啊!放手!”

     繁绯稍稍松开了一些,白景深便以极快地速度在叶初身上点了一下。叶初猝不及防,只觉双手一麻,接着又是一松,繁绯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从叶初怀里直溜溜地滑了下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叶初目瞪口呆地看着摔懵了的繁绯,又看了看一脸愉悦的白景深,忽然有种想要拔腿逃跑的冲动。

     白景深挑衅地看了繁绯一眼,目光依旧寒气逼人:“师兄,我们来切磋武技,你抱着他多有不便。”

     叶初:“……”

     繁绯从地上爬起来,阴测测地笑了笑,开口道:“不如我同你练如何?”

     白景深淡淡瞥了他一眼,然后道:“你太小,不方便,等你长大再说吧。”

     繁绯因为力量被封印了起来,只能一直保持着四五岁大的模样,本来就对自己的身体自卑不已,如今被白景深当面说出来,顿时气得头发丝都快竖起来了。他尖叫一声,大吼道:“我一定要吃了你!”

     叶初头疼地按住张牙舞爪的繁绯,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这一大一小分开来看都挺正常,一合体就都这么幼稚,到底还能不能愉快地做任务了!

     白景深和繁绯足足吵了大半个时辰,才偃旗息鼓。叶初也第一次意识到了白景深毒舌起来究竟有多可怕,简直能把死人都给气活。

     几人吵闹了一路,终于来到了停云阁。

     停云阁是水家女性们最爱聚集的地方之一。此处盛产各类八卦流言,百分之九十的不实言论和最新消息,几乎都是出自这里。但这里又是水家十分重要的组织之一,一旦碰上节日活动,几乎都会交由停云阁一手包办。今日已是四月初一,距离盈水节仅有三日,白景深虽被选为了主要负责人,但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出力最多的依旧是停云阁一干人等。

     停云阁的“老大”是门内弟子中排行第三的师妹柳映雪,她见白景深拖家带口地走来,似笑非笑地看了三人一眼,忍不住淡淡道:“你们这样,倒还真像一家三口。”

     周围女子纷纷掩嘴轻笑起来,叶初尴尬地道:“只是偶遇罢了,我弟弟来得匆忙,还差几套合身的衣服,听说玥绣门门主在这里,我便到停云阁来找她帮忙。”

     柳映雪道:“门主刚才有事离开了,也不知何时回来,你若愿意便在这儿等她吧。”

     叶初点头,反正暂时没啥事可做,也只好先这样了。繁绯这小祖宗大清早就因为衣服不合身按住他吸了好一阵血才肯放过他,不赶紧伺候好,估计最后受苦的还是他自己。

     柳映雪正欲开口同白景深商量莹水节有关事宜,忽然,一阵沉重的钟声突兀地响了起来,瞬间便划破平静的长空。

     众人脸色大变,气氛立马变得凝重起来。

     钟声间隔约两秒便响一次,每敲一下,众人心底就往下沉一分,足足响了十三下才终于停止。

     刘映雪脸色有些苍白,垂下眼眸喃喃道:“竟是十三下……”

     叶初心头一凛,钟声响足十三下,那代表着水家有大事发生。

     正在这时,一枚传信彩蝶翩然而至,落在了白景深的肩头。白景深默念了几句口诀,那传信蝶便缓缓飞到半空中,只听一声清脆的叮呤声,那彩蝶转瞬间便化为了一道道金色粉末。

     粉末渐渐移动起来,几秒后,一行金字出现在众人面前。

     “善药堂堂主水无裳,巳时三刻,于燕山十八亭身殒。”

     在场所有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竟然是善药堂堂主水无裳!

     叶初心头一冷,水无裳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一般人连她的身都近不了,加之不久前还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短短一个时辰便就此身殒,恐怕是遭人谋害所致。

     白景深沉声朝杨映雪道:“你先在此守住众人,不可轻举妄动,我和大师兄先去燕山亭看看情况。”

     杨映雪凝重地点点头,叶初便与白景深快速飞身去往燕山亭。

     燕山亭共有十八座亭子,位于灵邪山旁。灵邪山的西面是深不见底的云涯深渊,而这十八座亭子便错落有致地漂浮在这云涯深渊之上,加上四周因灵力充盈而形成的灵雾,远远望去,像是隐秘在仙境中的仙阁楼台。

     两人到达燕山亭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叶初和白景深毕竟是门内弟子,一路畅通无阻,无人敢拦,很快便飞身到了燕山十八亭的第八亭,也就是水无裳身陨之处。

     各堂堂主皆聚集在此处,表情凝重又显感伤。叶初与白景深凑上去看了看,脸色不由一变。

     水无裳显然是中毒而亡,面部青黑发紫,嘴唇大张,表情扭曲,衣衫凌乱,四肢浮肿,指甲呈黑紫色,死前似乎受了极大的痛楚。

     叶初低声询问站在一侧的善戒堂堂主水秋羽:“副堂主,可有些眉目?”

     水秋羽眉间环绕着浓浓的哀愁,他神色黯然道:“族长临走前,我与阿裳奉命商议三日后盈水节的有关事宜。可话还没说上几句,无裳便浑身抽搐着倒在了地上,我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想去拉她,她却忽然制止了我。”

     叶初面露诧异,水秋雨神色变得越发哀伤,他目光看向远处,轻叹道:“你定是觉得阿裳为何不让我救她,我也十分疑惑地这样问了她,她却忽然苦笑一声,叹了口气,断断续续地说完一句话便去了。”

     叶初皱眉道:“什么话?”

     水秋羽低声道:“阿裳说:秋羽,我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那人恐怕已经再也容不下我。就算暂时苟活,下次恐怕连全尸都不能留。”

     叶初心头一紧,水无裳口中所说的“那个人”,身份恐怕不会简单。水无裳乃是善药堂堂主,又是金丹后期的修为,无论身份还是实力都不低,对方恐怕方方面面都凌驾于她之上,从头至尾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过便放弃了求生。否则凭借她的能力,大有可能在中毒后自救活下来。

     一个声音忽然大叫了起来,打断了众人的沉思。那人惊恐道:“看!那是什么?!”

     在场数人连忙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只血红色的虫子忽然从水无裳的鼻孔中钻了出来。那虫子慢悠悠爬了出来,停在了水无裳嘴唇的位置,抖了抖沾满红色粘稠物的翅膀,腿用力一蹬,摇摇晃晃便飞了起来。

     在场所有人脸色不禁大变,善戒堂副堂主水剪月迅速反应过来,朝那正欲飞走的虫子扔出一个用灵力结成的丝网。

     那虫子猝不及防,被灵网整个罩住,扑腾了几下就偃旗息鼓,坠落在地上蠕动了几下便不动了。

     陆风尧脸色发白地道:“是血蛊。”

     血蛊,乃是魔族人士最爱饲养的一种虫蛊。这种虫蛊需以人血喂养,当到达成熟状态后,便可以将虫蛊引到活人身上,从此便可控制被下蛊之人的神魂,从此被养蛊人驱使办事。

     这种血蛊最叫修真人士厌恶惧怕,原因在于,即便倾尽全力,也寻不到这血蛊的饲主究竟是谁,也不知道是谁在暗中操控着被下蛊人的神魂。这种血蛊根本没有认主这个概念,脑里只有吃饱喝足这一个念头,这具身体死了,那就再寻觅下一具身体。只要虫蛊不死,虫蛊主人便能接着操控下一具身体的神魂。

     这样的魔物,饲养一只倒也就罢了,但大部分魔修对于这种bug一般的存在,一般都是批量饲养的。只要供血得到保证,开个血蛊养殖场都可以。

     但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有真人亲身做了实验,最终想出了一个迄今为止最好的对策,只需定期服用一种名为“魂牵梦萦”的紫色草药,便能及时排出体内的血蛊。

     血蛊对“魂牵梦萦”的味道十分敏感,只要寄宿的身体里有了这种物质,便会立即放弃这具身体,去寻找下家。只是,“魂牵梦萦”也有弊端,那就是自身带有毒性,不可长期服用,至多只能一年一次,否则会对自身根基大有损害。

     水无裳作为善药堂堂主,不可能不知道“魂牵梦萦”的用法和性能,这蛊虫恐怕在她体内不会超过一年,也有可能更短。

     一人忽然叫道:“无裳堂主多年不曾外出离开水家,怎会无端被人下了血蛊!莫非……莫非有魔族混进水家来了!”

     水秋羽闻言,脸色蓦地一沉,怒斥道:“不可胡言乱语!”

     那人立即争辩道:“我没有胡说,这血蛊本来就是魔族才有的东西,无裳堂主定是遭了魔族奸人所害。”

     叶初只觉那人的声音有些熟悉,抬眼一看,竟是许久不见的莫成柯。

     莫成柯站在亭子一侧,神色略带感伤地接着道:“无裳堂主与我有恩,我现在只求那害他的人尽早绳之于法,好还她一个公道!”

     周围有人情绪高涨,纷纷点头应和。叶初却没有忽视掉对方眼底那一闪而过的阴冷。

     叶初眼皮跳了跳,心却是越来越沉。

     水氏一族震惊整个修真界的灭门惨案,终究还是轰轰烈烈拉地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