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风雨欲来
    重力系统失效,船舱内的物品全都悬浮在空中,随着舱体的颠簸,撞击到舱壁上,利箭一样来回穿梭。

     水杯、智脑、文件、还有方才用来切多哈果的激光水果刀……

     姜宣一手攀着舱壁内的环形把手,一手抱住陛下,两个人一起吊在半空中。

     乱七八糟的物体在身边横冲直撞,完全失重的状态对姜宣而言是一种陌生而新奇的体验,再加上怀里还有一个人,他左挪右闪,躲得甚是狼狈。

     水杯撞到舱壁上,碎裂。

     大大小小的碎片四散开来,划出寒星点点。

     几片玻璃渣闪着寒光,飞快地朝姜宣拉着把手的手臂射了过来。来不及思考,他找准方向,脚下一蹬,带着陛下游入无所依凭的船舱中央,正好躲到漂浮在空中的椅子后面。

     十数枚玻璃渣嗤嗤嗤地射到椅子上,姜宣顺手拔|出来一片,屈指轻弹,正破开朝着自己射过来的空文件夹。

     战斗似乎是姜宣与生俱来的天赋,刚开始的不适应过后,他很快就如鱼得水起来,藉着到处都是的杂物,四处借力,左右腾挪,玩得不亦乐乎。

     失重的状态,让他有种灵魂放飞的轻松愉悦。

     姜宣低头朝怀里的人笑,兴奋说道:“飞船外面是不是也是这样?我想出去试试!”

     “等一会儿安全了,我让人给你准备太空服。”陛下一口答应,对于爱宠的要求,他向来都是有求必应。

     姜宣盯着陛下金绿色的瞳孔,低声问:“你和我一起吗?像现在这样……”

     皇帝陛下呼吸微微一窒,爱宠的眼瞳漆黑明亮,仿佛有亿万星辰坠入其中,蕴含着宇宙中说不出的奥秘和深邃,又直白浅显的一目了然,那样纯粹的喜悦和希冀,完全让人无法拒绝。

     “嗯,和你一起。”

     话已出口,陛下才事后先见之明地想:真正的情谊的建立,是要双方都互相交付过性命的。对于麦哲伦人而言,想要取得对方的好感和信任,一同遨游太空是最有效的手段。

     姜宣心中喜悦难言,自己活了这么久,陛下是唯一一个对他如此纵容的人,是唯一的存在。有时候他甚至会想,陛下的底线到底在哪里呢,自己到底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陛下真正的愤怒,再也无法原谅。

     姜宣想起陛下说过最重的一句话:叛国者,罪不容诛!

     如果有一天,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也会定下“罪不容诛”的审判吗?

     这句话,几乎已经到了嘴边,姜宣却问不出口,下意识地,他觉得,答案不会是自己希望的那一个。

     船舱依然在剧烈地颠簸,一点幽蓝的亮光突兀地闯入眼角,如同闪电一般,冲着怀里的人疾速飞驰而来,姜宣本能地伸出手臂一档,连鸿鸣都没来得及拔出。

     刹那间,血花四溅,鲜红的液体混在杂物之中,四处流窜。

     皇帝陛下的瞳孔猛地收缩成一条犀利的线,一滴血水溅入眼球,笼罩在瞳孔上。

     他的视线一片茫茫的血红,眼前的画面无限放慢,那柄水果刀散发着幽蓝的光芒,轻而易举地划破爱宠的手臂,然后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刺入舱壁。

     陛下看着姜宣手臂上的伤口微微失神,姜宣并不是唯一一个能为自己挡下所有危险的人,换句话说,能够以生命保护自己的人多得难以计数,那些暗中保护自己的侍卫,哪一个都能做到这一点。

     但是姜宣是不一样的,爱宠完全没有经过任何的训练,没有经过任何的系统的思想教育。侍卫保护的是麦哲伦的皇帝陛下,而姜宣保护的是洛维特这个人。

     皇帝陛下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不正确的,他在无意识地通过贬低其他人的付出,来拔高爱宠行为的意义,他甚至下意识地分离了洛维特和麦哲伦皇帝。

     这种想法对于一个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而言,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飞船还在颠簸,重力系统依旧没有恢复,从事情开始到现在,不过短短的几秒钟而已,皇帝陛下却觉得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宠物窝的门被强行破开,重力系统也终于恢复了工作。

     破门而入的伊兰特看到完好无损的陛下松了口气。

     “谢天谢地,我应该第一时间来这里的!我还以为陛下在公务舱……”伊兰特话未说完,突然看见姜宣鲜血淋漓的手臂,立刻反应过来,拨通了医务室的通话,“阿萨斯医生,请到宠物室一趟,陛下无恙,但是氤嫚受伤了。”

     皇帝陛下的脸色不太好看。麦哲伦的军队应该所向披靡,麦哲伦的科技应该独步宇宙。区区一个贝拉射线,就让帝国最顶尖的飞船疲于应对,这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以后遇见能够使用贝拉射线的敌人,岂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飞船应该是被彻底拉出了虫洞,船体的颠簸慢慢平复下来,通过透明舱壁,绚烂的星系和银河一一无声展现。

     和皇帝陛下一样脸色难看的还有姜宣,他挣开陛下捂着自己手臂的手,一脸指责地问陛下,“你身边不是有暗卫吗?都死到那儿去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明明出现的挺快的!

     不等陛下回话,他又换了攻击对象,朝伊兰特冷嘲热讽,“你们想举行国葬?给你们的皇帝陛下收尸?”

     这边姜宣还在发飙,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抹去拜特标示的军队已经整装待发。

     拉威尔站在指挥舰上,听着下属接连不断的报告。

     “克米虫洞附近空间已扭曲。”

     “贝拉射线增强。”

     “空间已破裂。”

     ……

     直到一声“麦哲伦舰队出现!”的报告声响起,拉威尔蓦地下令。

     “各部队注意!”

     “全速前进!全面包围麦哲伦舰队,生擒麦哲伦皇帝,以雪我拜特之耻!”

     拜特舰队如同夜色中的幽灵,悄无声息地朝虫洞破裂之处压去。

     而姜宣仍在愤怒,他即恼怒暗卫的不负责任,更恼怒自己的心不在焉,他本应该一早就发现那个在舱里飞来飞去的激光刀的!

     但是,该死的,他当时脑子里全都是陛下的那句回答。

     鲜血仍在汩汩往外流淌,姜宣完全感觉不到手臂上的疼痛,他整个人都被后怕所淹没,如果刚才自己反应稍微慢上一点点,那么现在站在自己身边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只要稍稍一想这个画面,后背上的汗毛就根根倒竖起来,背上冒出一层的冷汗。

     “我真不明白,你这个皇帝当着有什么意思?”姜宣气急败坏地发泄满心的愤怒,“整天忙不完的琐事,现在连有了危险都没人保护了?!”

     姜宣的几句话说得周围的人全都羞愧地低下头去,只有皇帝陛下反倒是笑了起来。

     陛下笑着安抚爱宠的情绪,“是我让侍卫离开的。”

     看到爱宠又要发飙,陛下连忙打补丁,“我和你在一起,宣那么厉害,一定会保护好我的。事实证明,我做的决定很正确,不是吗?”

     姜宣张了张嘴,竟然哑口无言。要他承认自己保护不了陛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就这么偃旗息鼓他也不甘心得很,心里实在是气闷难言。

     陛下连忙朝赶过来的阿萨斯招了招手,“医生,请帮宣看看,他手臂上受伤了。”

     姜宣闷闷地伸出手臂,血液还在滴滴答答地往下淌。

     阿萨斯看了一眼,安慰忧心忡忡的陛下:“没有大碍,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骨头,陛下不用担心。”

     因为是皇帝陛下的随行医生,阿萨斯身上带着全宇宙最好的药物和器械,当然包括姜宣曾经垂涎不已的修复液。

     此刻,阿萨斯拿出来的就是这个。

     白色的喷雾一接触到姜宣的肌肤,就飞快地渗入,细胞在药效的作用下迅速分裂增殖,一眨眼就愈合成了一条粉色的细线。

     姜宣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疼痛,伤口就已经愈合了。

     陛下这才露出一丝轻松的笑意来,爱抚神情郁闷的爱宠,“还在不开心,嗯?”

     姜宣抬头,正要说话,却被突然响起的警铃打断了。

     这是麦哲伦帝国的一级警报,只有在帝国最危急的时候,并通过内阁大臣,才有资格拉响。

     皇帝陛下脸上的微笑不变,自若地接通了来自国防大臣的通话。

     “伊恩,出什么事了?”

     伊恩急切的声音从荧幕中传出:

     “陛下,请立刻离开原地!”

     “我得到消息,拜特很可能会在此设伏!”

     “伊兰特呢?请立刻安排陛下转移!”

     伴随着伊恩的连声交代,主舰内再一次响起刺耳的警报。

     监控器中,代表着主舰的绿色圆点周围,全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点。

     皇帝陛下放眼朝舱外望去,黑暗中的森冷舰队已经隐隐浮现,初露狰狞。

     麦哲伦的舰队,加上皇帝陛下所在的主舰,满打满算只有十艘,而敌人显然是己方的十倍之众!

     这是一场实力极为悬殊的对决。

     远在麦肯的伊恩显然也听到了警报声,那一瞬间,他脸上浮现出一种说不出的悲凉,“陛下……”

     阿萨斯大惊失色,“是贝拉射线干扰了我们的侦察系统吗?我们被包围了!”

     “别慌,在我们身边保护着我们的是帝国皇家护卫队,是帝国最精锐的部队。”

     皇帝陛下边安慰身边的人,边快步走向中央控制台,打开通讯系统。

     一时间,皇帝陛下温和沉静,却又蕴含着无尽力量的声音,传遍了麦哲伦舰队的每一个角落,刻入每一个麦哲伦军人的心中。

     “帝国的将士们:此刻,可能将会是你们人生中最惨烈的一场战斗。”

     “无论是生、是死,或输、或赢,你们都将在麦哲伦的历史中,永垂不朽!”

     “我——洛维特·奥德里奇·奥斯顿,在此、向各位致敬!”

     十艘战舰内的所有麦哲伦人,包括医生、护工、甚至是清洁人员,一起朝主舰敬礼。

     “为帝国而战,万死不悔!”

     在敌人压境之下,顶着对方无数的坚兵利炮,麦哲伦军人吹响了悲壮的战争号角,在死寂的宇宙中无声的回荡!

     姜宣看着站在指挥台前的陛下,微微失神。

     或许,这样的人才能称为:顶天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