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虫洞风波
    关于耳朵和【哔……】的话题被独|裁者强硬的切断。

     皇帝陛下看着窝在墙角的爱宠,自然而然地走过去,坐到他身边,递给他一颗多哈果。

     明明是讨好的动作,由陛下做出来,偏偏即没有尴尬,又没有谄媚。

     刚才伊兰特说,讨好爱宠这种事情,由她一个助理代劳算什么说法?还是应该由皇帝陛下这个“主人”来做才对。

     皇帝陛下向来是个乐于听取身边人建议的明君,于是,多哈果就到了他自己手里。

     偏偏爱宠毫不领情!

     姜宣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果子,心里不屑地“切”了一声,递根骨头就会上赶着摇尾巴的是狗,可不是姜宣!

     皇帝陛下笑了,拿起旁边茶几上的水果刀,激光一闪,多哈果就被均匀地切成了六块,鲜红的果皮包裹着粉嫩嫩的果肉,晶莹剔透,莹润欲滴。

     陛下拿起其中一块,轻声软语地去哄自家爱宠,“这是植物学家研究出来的新品种,乖,你尝尝味道怎么样,给他们一个建议。嗯?”

     姜宣心里一颤,钻进耳朵里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尤其是最后一个“嗯”,尾音上挑,透着说不出的宠溺和魅惑。

     姜宣觉得自己完全被蛊惑了,竟然就这么回过头来,看着鲜红的果皮衬着陛下白净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就着手指一口将那块多哈果吞了下去。

     入口的滋味甜而不腻、清爽醇厚、回味无穷。

     但是姜宣的嘴巴并没有就这么离开。

     果肉入口即化,姜宣轻轻咬住陛下一根手指,他感觉到手指在自己口中一颤,心里暗笑,伸出舌头慢慢开始舔舐、吮吸……

     皇帝陛下心跳急促,他想要抽回手,但是只要他一动,爱宠就会用牙齿咬住,手指外的触感炽热又滑腻,舌尖和牙齿相继爱抚之下,传来阵阵酥麻。

     在他几乎要以为自己的手指和多哈果一样,要被爱宠吮吸干净吞下去的时候,手指终于恢复了自由。

     陛下看到爱宠娇艳欲滴的唇瓣咧开,露出洁白的牙齿,若隐若现的舌尖。爱宠吐出自己的手指,以一种与平常不同的,略带沙哑的语调赞叹着:“很甜……”

     陛下原本就快得不像话的心跳又突兀地猛跳一下,那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无法呼吸。耳边仿佛有什么声音一直在嗡嗡嗡地响,响得陛下心烦意乱、躁动难安。

     这样是不对的!

     有声音在陛下心里叫嚣,这种行为明显已经越线了,带上了难言的色|情的味道。

     但是,又有声音弱弱地辩解:就像氤嫚养的宠物狗一样,狗也经常舔舐主人的身体,这并没有什么的,只是地球生物表达亲近的手段而已,是很正常的行为……

     正当陛下内心天人交战的时候,他听到了爱宠近似抱怨地嗓音。

     “多哈果的汁液,很甜,都沾到你的手上了。”

     陛下心里一松,悬着的心立刻落到了实处。

     原来是这样啊,只是因为自己手上沾了多哈果的汁液而已,并不是自己以为的……以为的……

     想到自己方才脑子里的内容,陛下心里有瞬间的羞窘。

     “哦,那我下次小心一些……”

     陛下神情自若地和爱宠对话,只有那根手指,从爱宠嘴里拿出来之后就没有动弹过,依旧维持着伸直的状态,泄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正在这时,飞船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晃动,飞船仿佛变成了一艘在海上遇上风暴的小船,疯狂地颠簸起来。

     舱壁上的亮光闪烁不定,舱内的物品失去引力,纷纷漂浮到中央。

     飞船又是一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转,漂浮在空中的物体撞到舱壁上,如同利剑一般在舱内横冲直撞。

     皇帝陛下站立不稳,下意识地扶住旁边的物体。

     手刚刚伸出去,就被一股大力拉住了。

     陛下提着的心一松,顺势靠近爱宠的怀里。

     这是什么情况?明明刚才已经进入虫洞了,难道他们倒霉的遇到了空间乱流?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糟透了!

     皇帝陛下微微蹙眉,直到这时候,舱内的警报声才响了起来,“因未知能量强波干扰,飞船被迫中止空间跃迁,接下来会有较长时间的剧烈颠簸,请注意个人安全……”

     听到警报内容,皇帝陛下神情凝重,这里已经临近贝拉星了,“未知能量强波”显然应该是贝拉射线,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竟然能强行关闭开辟出来的虫洞?

     麦哲伦不知道,拜特一开始就没有讲清楚贝拉矿被发现的细节。

     贝拉小姐为什么会误入贝拉星,泰纳和麦哲伦不约而同地认为,那是因为贝拉是拜特的间谍,要潜入泰纳,阴差阳错地发现了贝拉矿的存在。

     这些猜测基本上是对的,但是有一点,贝拉并不是阴差阳错才进入的贝拉星,而是在空间跃迁的过程中,遇到了和麦哲伦军舰一样的情况,被未知能量射线干扰,强行从跃迁状态拉了回来。

     贝拉星是突然出现的。

     之前这条虫洞航路上,并没有这个神秘的星球存在。

     贝拉星出现之后,附近的多条虫洞全都被干扰,无法正常使用。

     而在此之前,拜特第一飞船内,克里斯狠狠把手里的东西砸了出去,不可置信地问:“你说什么?!”

     侍卫队长跪在阶下,惭愧至极地重复之前的报告:“昨天派出去的侍卫随身携带的记录仪已经被修复,里面的内容显示,星际联盟总署是被高强度的贝拉射线损毁的,而那天出现在星际联盟附近的,除了考斯莫的人,就是麦哲伦皇帝的宠物,那只叫姜宣的氤嫚。”

     克里斯深吸口气,压下想把此人撕碎的嗜血冲动,寒声说:“洛维特欺人太甚!”

     他绝对不会相信贝拉射线是由考斯莫带来的,北茫沙海位于宇宙的最边缘地带,贝拉矿也在宇宙最边缘,两处地方南辕北辙,中间隔着拜特、麦哲伦和泰纳的领地,几乎横亘了整个宇宙。

     考斯莫不可能费那么大功夫,就为了炸一个星际联盟,这不符合考斯莫的行事风格,他最大的敌人是麦哲伦才对,关星际联盟这个空壳子什么事儿?

     这样瞒天过海的行事作风,先进三步、再退两步,明明是侵略,却还能落得个好名声,分明是洛维特这个阴险小人的惯用伎俩!

     什么谁先破解贝拉矿的秘密,谁就能得到贝拉矿的所有权,简直都是屁话!

     拜特和泰纳都被洛维特这个阴险小人摆了一道!

     “来人,请拉威尔少将!”

     拉威尔少将是继考斯莫之后的帝国新星,年纪轻轻的拉威尔有着和考斯莫完全不同的行事风格。考斯莫狠辣、剑走偏锋,往往能出其不意,但是拉威尔却稳扎稳打、谨慎细心。自从考斯莫坠落之后,飞快地爬到了少将的位置。

     听完国王陛下的命令,身着军装的拉威尔快速的制定了作战计划,“陛下请看,贝拉星位于米迦罗星系上,麦哲伦舰队从克罗地亚前往贝拉星,必须要经过克——米虫洞。如果贝拉小姐没有记错的话,麦哲伦的舰队应该在这里被拉出虫洞。”

     拉威尔指着虚拟宇宙中的一个点。

     “这里是米迦罗右旋臂星系,距离贝拉星三点五光年。麦哲伦舰队突然被拉出虫洞,必定人心惶惶,我们率人在此处伏击,一定能打他个措手不及。而且最重要的是,进入贝拉射线干扰范围,麦哲伦冠绝宇宙的空间跃迁技术无法使用,他们逃都没地方逃!”

     克里斯想起那个能使用贝拉能量的氤嫚姜宣,还有一丝迟疑,“他们那里有一只奇怪的氤嫚,好像能使用贝拉能量。”

     “陛下是担心这是麦哲伦皇帝故意走克——米虫洞,为的是引蛇出洞?”拉威尔立刻意会克里斯的担忧。

     “是的,洛维特是我见过最不可小觑的人。”

     “陛下,我认为这恰恰是麦哲伦皇帝不清楚贝拉能量的体现。麦哲伦皇帝的行事作风我也有所耳闻,他喜欢将一切都掌握在手里,不会将希望寄托在概率事件上。”

     “被贝拉射线从虫洞中拉出来,这是一件极其冒险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被卷入空间裂缝。麦哲伦皇帝不会拿自己冒险,除非,那艘船上并没有他本人。”

     “不,不可能!”克里斯立刻推翻了拉威尔的推测,“洛维特一定在那艘船上,他不可能做出拿下属冒险,自己却躲在安全区域的事情。”

     在克里斯看来,洛维特阴险又愚蠢,大多数时候是讨人厌的阴险,这种时候就是彻彻底底的愚蠢。

     拉威尔立刻站了起来,郑重行了一个军礼,“请陛下授命,允许我为帝国的荣誉而战!”

     克里斯也站了起来,同样郑重回礼,“拉威尔阁下,我以国王的名义授予你为国家荣誉而战斗的权利,请务必洗刷麦哲伦给与拜特的耻辱。拜托了!”

     拉威尔神情严肃,“定,不辱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