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实力甩锅
    看到他开口的瞬间,姜宣猛地把鸿鸣在自己面前一挡,就地打了个滚。

     几乎在他横起鸿鸣的同时,一束紫色的光波撞到鸿鸣黑色的刀身上,激起一阵轻颤。

     拜特人微一错愕,这只氤嫚竟然能挡下自己的子弹?

     就是这瞬间的错愕,姜宣就已经抓住了机会,鸿鸣脱手而出,飞速旋转,刀刃绕着支撑穹顶的承重柱划了一圈又飞向下一根。

     piu~piu~piu~

     连续不断的枪声直到这时候才纷纷响起,而姜宣已经一个飞跃,跳到了距离他最近的那根承重柱前。

     他飞起一脚,狠狠踹向柱子,通体透明的柱子被他踹得寸寸龟裂,巨大的穹顶轰然倾斜,上面的人根本站不稳,急急忙忙伸手扶住围栏。

     紧接着,姜宣又是一脚踹出,承重柱上下两截彻底错开,穹顶顷刻间坍塌下来。

     残疾的拜特人无法飞翔,若不是在穹顶倾斜的瞬间,他身边的下属拉了他一把,此刻他估计已经成了一块肉泥。

     拍卖厅里并不是只有拜特人狼狈不堪,下面的人群也陷入了彻底的混乱,他们四处逃窜、高声尖叫。

     姜宣扬唇笑了起来。

     没翅膀的鸟人,嘿,看你还得意!

     人潮拥挤中,姜宣恶意的嘲笑分外显眼。

     他的唇角勾起微妙地弧度,即使是嘲笑,也笑得让人又爱又恨。

     混乱的场面中突然刺入一股清流,身着草绿色制服的麦哲伦士兵如同从天而降的王者之师,瞬间控制住了濒临崩溃的场面。

     哭喊的人群被彻底控制,即将倾塌的穹顶被重新支撑起来,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麦哲伦的士兵就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这样绝佳的控场能力,再一次震慑了这群游走在法律边缘的“大人物”,并且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麦哲伦,不容许任何挑衅!

     士兵齐刷刷站好,向两边跨出一步,形成一条两人宽的走道。

     他们躬身行了一个麦哲伦最繁琐、最郑重的礼,肃杀中透着无比的崇敬。

     皇帝陛下就从这条草绿色兵将铺成的道路中缓步走来。

     这短短的几步路,由皇帝陛下走出来,仿佛踏遍了宇宙中的每一个角落。

     姜宣就这么看着自己的“主人”一步步走近自己,心里突然泛起一股难言的羞窘,就像自己小时候打架输了,却正好被师父看到一样。

     今天晚上这事儿办得实在不够漂亮,他本来计划的是自己威风凛凛地把那个少年救出来,带到“主人”面前,好撒一下娇,顺便摸摸那双耳朵的,谁知道竟然诸事不顺,还让“主人”出动了军队……

     陛下那双金绿色的眼瞳已经近在咫尺,姜宣尴尬地把抓着鸿鸣把手背到身后,目光飘忽不定。

     看起来似乎……自己闯了大货了。

     劫狱、炸毁星际联盟总署、还被人抓到,无论哪一样都足以让麦哲伦备受非议。

     姜宣正思索着到底该怎样收场,脑袋突然被轻轻揉了揉,耳边“主人”极具特色的温暖舒缓的嗓音响了起来,“走吧,回家。”

     紧接着,皇帝陛下又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个淘气的家伙,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姜宣垂头丧气地站着,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无所不能。

     他一边窘迫自己的尴尬处境,一边又为陛下苦恼纵容的态度心生喜悦,各种滋味交杂在一起,简直让他快要精神分裂了。

     好在姜宣向来不喜欢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他稍微在心里纠结一下就把它们抛诸脑后了。

     对了!姜宣突然想起来那个残废了的拜特人,四处一看,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姜宣拉住陛下,小声说:“有个翅膀残废的拜特人,别让他跑了。”

     陛下也压低声音回答:“乖,我们回去再说,那个人很麻烦。”

     正说话间,皇帝近卫队的队长大踏步地走了过来,敬了个军礼,“启禀陛下,这是抓到的北茫沙海乱党名单,请您过目。”

     皇帝陛下接过名单扫了一眼,“名单交给国防大臣一份,乱党之事由他全权处理。”

     这时,拍卖厅中又冲进来一队圆滚滚的克罗地亚军人,当先滚过来的是克罗地亚的军部首长。

     皇帝陛下热情又不*份地迎上去,“非常感谢克罗地亚的援助,沙海乱党已经被我军扣押。对星际联盟总署被炸事件,我代表麦哲伦深表同情。对于打击恐怖主义份子,是每个国家义不容辞的责任,无论贵国有任何需要,麦哲伦都会竭力协助。”

     诶?姜宣惊讶了一下,又忍不住想笑,听“主人”话中的意思,炸毁星际联盟总署的事情好像安到别人头上了。

     他低头暗笑,这招栽赃陷害使得真好。

     趁着皇帝陛下忙于政务的时候,姜宣悄悄用神识搜索被抓到的那些人,果然没有那个翅膀残疾的鸟人。

     什么时候跑的?动作还挺快。

     皇帝陛下出现的瞬间,姜宣就完全把注意力放到了他的身上,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这个“宠物”一概不知。

     “主人”极少用麻烦来形容某件事情、或者某个人,这是第一次。姜宣本能的感受到了那个残疾人的危险性,和对陛下潜在的威胁。

     恐怖主义者?

     姜宣又接触到了一个新的名词。

     打发走克罗地亚军部,清场之后,姜宣看到自己救出来的那个少年被带了上来,少年已经清醒,刚一进来就扑通一声,以一种屈辱至极的姿势跪到地上,瑟瑟发抖。

     “宣,去把它身上的信号屏蔽器取下来。”

     皇帝陛下下了命令。

     姜宣突然意识到,或许自己劫狱、炸毁宇宙联盟总署、甚至被别人抓到都不算什么,只有把信号屏蔽器戴在别人身上才做错了。

     姜宣一直都是知错能改的好孩子,立刻乖顺地听话,把屏蔽器从僵硬哆嗦的少年身上取下来,交给陛下。

     那个少年重新被带下去,陛下走到展台上,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拍拍自己身边的空地,“来,过来坐这儿。”

     姜宣乖乖听话。

     陛下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和往常一样,让爱宠趴到自己腿上,一边抚摸爱宠清凉顺滑的黑色长发,一边以一种教导孩童的谆谆语气说:“卡夫卡说,你是被时间乱潮带过来的,说说你原来的世界吧。”

     姜宣舒服地闭上眼,慢慢开始回忆,“原来我生活的地方和这里完全不同。”

     除了力量体系不同,那里应该算是这个世界的原始社会吧?

     姜宣挑挑拣拣地说了些原来的事情,大都是一些这里的人听起来比较奇怪的事情。

     皇帝陛下听得很认真,等到爱宠说完,他问:“你们那里的门派之间有自己的不传之秘吗?”

     “有。”姜宣点头,“但是有些曾经辉煌的门派,即使拿着好的功法,也是一代不如一代。”

     “那就是‘人’的原因了。”皇帝陛下语气轻缓,“宣,你知道的,和你们的世界类似,这个宇宙中,一个国家要想文明富强,成为掌控者,军事实力是最重要的一环。而军事实力的决定性因素,除了军人的素质之外,还有武器装备的领先,最好是不可跨越的领先。”

     “麦哲伦的装备无疑是最好的,我也有自信,我们的装备即使落到别的国家手里,他们短时间之内也无法破解、无法仿制,但是凡事总有意外,我们不能冒险,否则一旦有一天战争爆发,我们损失的会是无数帝*人的生命。”

     “所以,这些东西,不能交到无法完全信任的人手中。”

     姜宣睁开眼,呼吸微微有些急促,耳朵里只剩下最后一句话。

     这句话的意思是……自己是完全值得信任的人吗?

     是这个意思吗?

     姜宣看着陛下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一直抓心挠肝想要做的事再一次在心间翻涌,他来不及多想,凑到陛下头顶,飞快地隔着头发咬了一下陛下那双耳朵。

     正猜测爱宠反应的陛下瞬间僵硬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脸无辜的爱宠,简直快要恼羞成怒了!

     自己竟然在外面被爱宠调!戏!了!

     皇帝陛下险些坐不稳,周围都是麦哲伦的士兵,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养的宠物咬了耳朵!

     皇帝陛下猛地站起来,力持镇定,在心里来来回回念着:我是帝国皇帝,不能失态!不能失态!

     和陛下一样震惊的还有围观的帝*人,他们震惊地看着陛下饲养的那只美丽的宠物大胆的行为,要知道,像伊恩那样的暴露狂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麦哲伦人是含蓄而内敛的!

     自家陛下竟然在外面被一只宠物占了便宜,这简直是……简直是……

     太棒了!

     果然,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何种族,八卦都是智慧生物的天性,尤其是八最高上司的卦,这种卦的魅力是无穷的!

     在场的人个个内心电闪雷鸣,唯一一个天朗气清的就是占了便宜的姜宣。

     皇帝陛下深呼吸三次之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了,他用一种带着颤音的平缓语调说:“今日会谈结束后,我们将启程前往贝拉星,辛苦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