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回归
    陛下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惊鸿一现,又杳无踪迹。

     麦哲伦早已脱离了拜特那种君主□□的统治模式,陛下的出现不会对审判结果产生任何的影响。

     但是重新走上被告席的姜宣却仿佛脱胎换骨了一样,他站在那里,顾盼间锋芒隐现,如同一柄寒光湛湛的宝剑,散发着摄人的冷光。

     伊恩暗自疑惑,也不知道陛下对他说了什么。

     审讯前半段是被告与原告双方的申辩时间,对于如何处理姜宣这种情况,审判席上的几位法官早已心中有数,后半段的庭审只要就是宣判结果。

     伊恩站起来,开始宣读最终判决结果。

     姜宣微微勾起唇角,视线穿过伊恩不住开合的双唇,穿过巍峨的第一军事法庭,穿过繁华的麦肯,穿过无垠的宇宙,仿佛看到了堪多星上漫天的黄沙和遍地的鲜血。

     “……因证据不足,本庭宣布:辛迪·劳伦斯□□罪不成立……”

     在伊恩的宣读声中,押送姜宣的飞船重新回到堪多星上空。

     迎着狂风呼啸、乱舞黄沙,姜宣走下船舱,一步步逼近层层堡垒中的训练营。

     “……但是辛迪·劳伦斯在争执过程中主动出手伤人,并造成了数十人重伤,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即刻遣返回堪多星……”

     训练营的警卫员仍然是卡尔,他看到在黄沙中独自走来的人影,裂开嘴露出黑黄的牙齿,恶意地笑了起来,“嘿,辛迪这小子又回来了!”

     他想起摩根的吩咐,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今天晚上,就要给他一个好看。

     “嘿,辛迪!”他跑出去,连面具都没来的戴,张大嘴朝着不远处的人大笑,“你能安全回来真是太好了,我听说处死了几个是不是?”

     姜宣控制着自己的面部神经,做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微笑,“谢谢,我也认为我很幸运。”

     卡尔站到姜宣面前,挥舞着两只手臂唾沫横飞地说着自己的担心,假惺惺地样子令人忍不住想要嘲笑。

     姜宣目光落到卡尔手腕上的智脑上,指着它说:“你的智脑好像有些不对。”

     “什么?”卡尔懵了一下,下意识地收起手腕低头去看。

     就在这一瞬间,姜宣出手如电,锋利的刀刃抵到了卡尔的腰腹之间。

     这个角度完美的规避了探测器的探查,另一个警卫室的警卫扫了一眼外面的场景,只看到两人贴得很近。

     “嗤,”他不屑地嘲笑一声,“这么猴急!”

     鸿鸣如同一条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被春雷惊醒,第一次吐出他血红的信子。

     姜宣凑到卡尔耳边,压低声音说:“小心,你见识过我的手段,保管能在你发出警报之前结果了你。”

     卡尔的另一只手慢慢从智脑上移开,强自冷静,“你想搞什么?你疯了!”

     姜宣用鸿鸣轻轻敲了敲卡尔粗壮的腰,哂笑,“这儿可是肾脏,你乖乖听话,否则你下面那玩意儿以后可就废了,咱们这可没有修复液,也没法做器官移植手术。”

     卡尔身上的冷汗瞬间就淌了下来,忍不住在心中猜测,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已经知道了摩根的计划?要不然为什么会提这个?

     如果姜宣知道他心里的猜测一定会再一次冷笑,并且告诉他答案:因为你看我的眼神实在是太令人作呕了!

     “辛迪,你别发疯,我可自认没有对不起你的对方,那天那封信也不是我拆……”

     “少废话,我心里有数!”姜宣打断他的争辩,“带我去传达室。”

     “你去那里干什么?”

     “带我过去就是!”

     传达室位于训练营的东南角,除了补给船来的那几天,平日里很少用到。但是这丝毫不妨碍进入传达室需要高级权限的事实,传达室内,能看到训练营内的每一个角落,有着内部最完善的监测系统。

     姜宣作为一个还没有站稳脚跟的新人,他的id卡上只开通了最基础的权限,显然不包括进入传达室啊、火药库啊、物资中心啊之类的地方。

     但是卡尔不一样,卡尔虽然一直缩在警卫室里,像是备受压迫的小可怜,做着最苦最累的工作,然而事实上,在训练营里,警卫员曾经是个人人哄抢的肥差,每个新人来的时候,都少不了给第一道关卡“上供”。

     后来新人少了,但是卡尔也在这儿呆习惯,不想挪地方了,就一直干了下去。

     卡尔的权限,不比那些班长排长的低。

     两个人经过警卫室的时候,里面的另一个警卫员看到卡尔带着姜宣要进去,想起老大的吩咐,立刻露出了他只以为只有他们两个才懂的微笑。

     “亲自送辛迪过去啊。”他别有深意地说了一句。

     卡尔回他一个两人都心照不宣的微笑。

     姜宣跟着卡尔进入训练营,里面和平时相比并没有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估计就是更冷清了,除了呼啸着的风沙啥都看不见,但是一靠近传达室那里,人就多了起来。

     传达室和弹药库以及其他重要的部门,都是建在一起的,是一栋独立的建筑物,传达室由于平时没什么人进去,被搬到了最高层,下面是弹药库。

     建筑内部安保系统极为精妙,姜宣在不动用灵力的情况下,进去会非常麻烦,只好仰仗别人了。

     大楼门口有两个站得歪歪斜斜相互叫骂的守卫。姜宣押着卡尔躲在旁边,看着那两个守卫,压低声音说:“带我过去。”

     卡尔点头。

     姜宣跟在卡尔身后,那两个警卫注意到来人,见是卡尔,立刻热情地招呼起来,“嘿,卡尔,你来这儿干什么?”

     卡尔晃了晃腰间的激光枪,一脸无奈地说:“这都不知道啥年代的玩意儿了,整天出问题,我要换一把!”

     对方坏笑,“这把枪坏了没事,换一把就成,另一把枪……”他把视线移到卡尔胯间,意味深长地摸了摸下巴,“如果坏了,那咱们这儿可没换的地方啊。”

     卡尔被他看得心头一颤,觉得背后紧贴着自己的奇怪武器更凉得瘆人了。

     他扬了扬手中的id卡,“靠,少废话,老子忙着呢!”

     守卫这才看到姜宣,先是疑惑,“你怎么把他也带过来了?”

     丝丝冰寒穿透衣服渗入皮肤,卡尔强自镇定地反问,“你说呢?”

     对方立刻就露出了和另一个警卫室的人一样饱含深意的笑容来,一语双关地调侃:“是怕待会儿没枪打吗?哈哈!”

     姜宣垂眸,心中暗暗冷笑,他们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吗?还是已经嚣张到了根本不怕自己知道的地步?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估计是后者居多。

     顺利地通过守卫,刷卡,覆盖在整栋大楼内外的激光防护网认证了两个人之后,他们顺利得进入大楼。

     卡尔摸了摸额头上的虚汗,“走吧,最上面就是传达室,你要看什么赶紧看完,别连累我!”

     姜宣收回鸿鸣,依在墙壁上,问:“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对付我?”

     卡尔啐了一口,看着姜宣空荡荡的双手,心中惊疑不定,那个奇怪的武器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又是什么时候被收起来的?他甚至没看清楚那个黑漆漆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有时候,未知的事物往往比已经被人看清楚的危险更加令人恐惧。

     卡尔咽了口唾沫,“老大吩咐下来,今天晚上要举行一场“新人狂欢”派对。”

     “解释清楚。”

     “就是之前每一个新人都会经历的派对,被压在营地中央的聚会厅里,脱光衣服,谁都可以随便上。”

     姜宣眸光一厉,忍不住冷笑,陛下说的果然是正确的,对于这些人来说,根本不存在井水不犯河水这件事情,要么自己彻底掌控他们,要么就被他们掌控!

     那么,就让自己来掌控他们好了!

     让他们完成他们自己的使命之后,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现在,他就要让这些人走上“正轨”了。

     姜宣大步朝前方走去,背后卡尔连忙提醒他,“嘿,你走错了!那个方向是去弹药库的,不是去传达室的!”

     姜宣回头,看着卡尔浑浊的双眼,想起自己第一天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个人说过的话。

     “我炸了一所学校,本来是要判死刑的,但是我当时才26岁,没成年,就无期了。”

     “一所一共八千人的小学,那场爆炸可真漂亮啊,那些人全都碎成指头大小的肉块,跟下雨似的,落得那儿都是……”

     姜宣冷笑:“我要去的地方,本来就是弹药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