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CIQNMGPSBH"></li>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回信
    那封信送出去之后,姜宣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期待,是希望陛下明白自己的心意,还是希望那封信就这么被忽略过去,上面的内容永远不见天日。

     姜宣换上那身军装,身姿挺拔削瘦,往那儿一站,就像是一柄开了刃的刀剑,冰冷的杀气四散,碾压着周围的一切生物。

     他之前并不喜欢走到哪儿都跟要找人拼命似的,所以到人群中央的时候,身上的气势总是内敛不放,像个谦谦君子,但是到了这里,不随时震慑着这群垃圾,总有人不长眼想要挑衅自己。

     可是即便如此,他的日子也依然过得精彩纷呈。

     姜宣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这种随时随地都会有人冒出来寻衅滋事的生活。

     虽然现在由于科技的急速发展,不同势力之间的战争已经从陆地转移到了太空之中,但是对于士兵、尤其是步兵的体能训练却从来没有放松过。因此,堪多星的新兵训练课程中就有一项是伏击战。

     堪多星是伏击战最好的训练场地,冬季苦寒、夏季酷烈,狂风常年不断,恶劣的气候最能锻炼士兵的意志力和忍耐力,也两点对于伏击战而言,是最重要的。

     此刻的堪多星,只有姜宣一个人是新兵,也只有他一个人需要参加新兵训练。

     扛起很久很久之前就被彻底淘汰的枪支弹药和其他装备,姜宣戴上护目镜和防风沙的面具,独自一个人走出训练营,徒步走到很远的堪多之脊——奥尔基山上。

     这是练习极端条件下射击和埋伏最好的地方。

     姜宣照着新兵训练手册上的内容一点一点的学习这种完全陌生,但是又和他之前的知识相通的技能。

     伏击敌人和伏击妖兽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差别,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就是这个道理。

     姜宣刷了id卡,爬到山巅上,进入训练场,席地坐下。

     这个训练场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从决定把堪多星当成第二步兵的新兵训练营那一刻开始,从建成到现在,不时会有麦哲伦军部的人过来维修,因此虽然很久没用过了,但是整个训练场内的设备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全都能正常使用。

     风沙肆虐中,姜宣打开装着枪支零件的匣子,刚一打开,尘土就在上面覆盖了厚厚一层。

     姜宣对照着图例说明,在没有任何人指点的情况下,一点点将一把枪组装完成。

     这是第一代的激光枪,很多地方都不够成熟,发射出的射线极容易发生偏移,并且这种偏移毫无规律可循,极大程度上都要取决于士兵对武器的熟悉程度和本能预感。

     但是也和飞船一样,越是原始复杂的东西,越是难以掌握,而一旦掌握,再玩更高精尖的科技成果,自然丝毫不在话下了。

     现在的麦哲伦军队,能熟练使用这种原始的武器的人,几乎只剩下第二步兵那几个从堪多星里走出来的高级将领了,即使是贵为国防大臣的伊恩,他也只是战略家,而非冲锋陷阵的将领。

     姜宣趴在风沙中静静等待,新兵训练手册上说,过段时间,山巅对面会出现一群混杂着砂砾中的飞蛾,飞蛾个子很小,也就和漫天的黄沙差不多大小,速度又极快,出现一分钟就会散开,彻底失去踪迹。

     姜宣的任务就是在这一分钟之内,全歼出现的那一群数量最少在一千只以上的飞蛾。什么时候达到了目标,什么时候就可以结束训练。

     漫天的砂砾被狂风赋予了极大的动力势能,噼里啪啦地打到旁边的枪匣上,金属外壳被砸出密密麻麻地坑坑洼洼,也砸在姜宣□□在外的肌肤上,火辣辣地疼,没一会儿,肌肤上就满是血淋淋的红痕。

     姜宣跟毫无所觉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山峰。

     中间隔着亿万黄沙,他又不能用神识,对面的情况根本及看不清楚,这几乎是完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血液流到手腕上,惊醒了沉眠中的黑龙,黑龙迷迷糊糊地舔了舔突然出现的液体,其中蕴含的浓郁灵力让他猛地清醒了。

     看到姜宣手上鲜血淋漓的模样,黑龙不可思议地爬到他耳边大声咆哮:“啾啾!你是不是傻?为什么不撑起防御结界?”

     姜宣不耐烦地蹙眉,低声呵斥他:“闭嘴,我答应过陛下,在这里不用灵力,你懂什么?”

     被毫不客气地鄙视的黑龙一尾巴甩到姜宣脸上,气呼呼地大叫:“我什么都懂,你猜是个蠢蛋!你们人类真麻烦,要是我看上了哪条雌龙,一定不管不顾压上去,先上了她再说!”

     姜宣心里一动,“你说什么?”

     “先上了再说!”

     姜宣低眉思索很久,还是摇了摇头,“你不懂,陛下和你们龙不一样。我要敢这样做,陛下永远都不会再理我了。”

     “不理就不理,怕什么,让她怀上我的龙蛋,还怕她敢不从我吗,咩哈哈!”黑龙猥琐地笑了起来。

     姜宣脑子一抽,他是有多蠢,才会和一条根本还没成年的奶娃娃龙讨论这个问题!

     “我们都是男的,陛下不会生孩子的!”姜宣咬牙切齿地挤出这么一句话。

     “哦,对哦。”黑龙如梦初醒,“你们都是公的,没法生蛋,真麻烦!”

     黑龙蹭了蹭姜宣流血的手臂,“你可以悄悄用灵力挡一下啊,陛下离你那么远,不会知道的。”

     姜宣摇头,“我答应过的话,不会不作数的!陛下……”

     话未说完,他突然神色一凝,一双眼睛猛地锁定对面的山巅。

     漫天昏黄之中,石头缝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迅速的往外扩散,颜色和砂砾一样,根本分不清楚。

     但是它们毕竟是有生命的东西,和随风四散的砂砾在轨迹上有着微弱的差别,就是这几不可见的差别,让姜宣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姜宣屏住呼吸,缓缓收紧扣住扳机的手指,就在他准备压下的那一瞬间,背上的汗毛突然根根炸起,本能地寒意让他猛地拉过枪匣挡了一下,同时立即滚到旁边。

     抛出去的枪匣跟一块豆腐一样,被整整齐齐地削成两截,切口光滑如镜。

     “啾啾!和那天伤到我的是一样的东西!”

     黑龙在姜宣耳边大叫。

     姜宣慢慢喘了口气,转眼去看对面的山峰,就这么一耽搁,那群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已经找不见踪影了。

     即使不动用神识,姜宣也知道,刚才那个突然出现的东西应该是激光线,这是在训练手册上没有出现过的东西。

     姜宣略一沉吟,就明白了这个突然出现的激光的来路。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永远不可能像制定好的程序一样,让人了然于胸。

     这就是伏击战的第一课,永远不要忘记背后那个看不见的敌人。

     这时,他手腕上的智脑突然响了起来,艾克的名字不住的闪烁。

     艾克就是寝室里那个畏畏缩缩的瘦子,从那天见识过姜宣的身手之后,就有意无意地和姜宣取得了联系,一副要和他交好的样子。

     姜宣不在乎这个,反正交好还是不较好,对于他而言都没有什么差别。

     现在联系自己干什么?

     姜宣接通通话,艾克有些尖利的声音传了过来,“嘿,辛迪,补给船上带来了你的信,是一个叫洛维特的家伙写给你的!”

     姜宣呼吸一滞,连地上的枪匣都不要了,立刻就往后跑。

     陛下给自己信?

     他看到自己写的那封信了吗?

     如果看到的话他会有什么反应?

     如果没看到的话,自己要不要再提醒他一下?

     姜宣边胡思乱想,边兴奋得往回赶。

     然而,他回到营地看到的画面,让他第一次燃起了全身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