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喂,他们这架势,什么来头?”车子险险的停在大斜坡上,尤商商潜意识里怕车子一不小心会溜下去,就连说话时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坐姿,一动不动。

     “不知道。”陆屿峥说时已经利落的拉紧了手刹。

     “该不会是你平时闲事管太多了,他们要找你麻烦吧?”尤商商视线里留意到最前面的两个人已经在捋袖子了,不经意间露出健壮的肱二头肌。

     虽然她向来自诩自己的身手用于防身还算绰绰有余,而且身边的陆屿峥貌似也不赖,可是和前面那帮看着就是专业打手的人相比,尤商商心里也没多大底气。

     “也许吧。”陆屿峥说完后已经解开安全带,“我去前面看下什么情况,要是情况不对,你就把车开走。”

     “车开走了,你怎么办?”她脱口而出。

     “我用不着你担心。”陆屿峥刚说完就已经利索的下车,未料到他刚关上车门,就听到右边也传来不小的关门声。

     尤商商几步就走到了车头前面,边走边把她自己身上松垮裤的衬衫下摆随意扎了个小死结,尔后往陆屿峥斜瞥一眼,“速战速决,我还等着赶两个小时后的航班回去。”

     “你没必要插手进来,回车上呆着!”陆屿峥忽然回头命令尤商商起来,语气肃然的可以。

     不过,大概是见着两人下车的缘故,先前还只是站在越野车前面的几个壮汉也开始朝尤商商和陆屿峥面前围了过来。

     “兄弟,挡你道了?”最前面一个手臂上满是纹身的大块头阴测测的问了一句。

     “我是边防站的工作人员,要求看下车子的后备箱。”陆屿峥面不改色的应道。

     他话音刚落,那几个壮汉又不约而同的笑出声了。

     显然是压根没把面前的陆屿峥和尤商商放在眼里。

     “想看也可以,不过那可要凭你们的真本事了。”

     “这位妹妹长得很不赖——”围观的壮汉里面,有个最年轻的小伙子轻佻佻的说了一句,那几个人又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帅哥,我看你也长得挺上镜的。”尤商商冲着面前的小伙子微微一笑,颇有点不谙世事的味道。

     “小妞,算你有眼光,要不跟咱得了,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年轻点的小伙子没想到面前这个看似颇为冷傲的尤商商居然真的搭理自己,说时忽然伸手过来想要顺手往她身上摸一把,只不过他的手刚碰触到尤商商身上的衬衫面料,忽然传来咔擦的清脆声响,伴随着吃痛的嗷嗷声,那小伙子的胳膊已然被尤商商给掰折了。

     被尤商商挑的这一先机,接下来的场面就混乱的可以。

     好在陆屿峥也不赖,以一敌四,居然也能招架的住。

     尤商商刚从那帮男人堆里脱身出来,好奇心使然,她一下子蹿到车子的后边往车窗那边带了一眼,车子后排的右侧居然还坐着个中年男子,身形似乎颇为消瘦,虽然坐在车里,脸上严严实实的戴着一副口罩。

     尤商商看得奇怪,还在脑海里思索着,未料到车子后排的车窗突然摇了下来,尤商商立马争分夺秒的看了下那人的长相,尽管露在口罩外面的,只是一双略显老态和几许鱼尾纹的眼睛而已。

     不知为何,隔着几米之远,尤商商就觉得那人身上迎面而来死气沉沉的气息,和他手上拿着转动的佛珠形成了悬殊的对比。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尤商商再看过去时,忽然和那人的视线撞上了,黑漆漆的像是来自午夜的幽灵,了无生气。她心一惊,条件反射的发怵了起来。

     下一秒尤商商忽然蹲地,随手捞了一把地上的尘土,不管不顾的就朝她自己脸上乱抹一通,之后就疾步飞奔回到了还停在斜坡上的那辆破车,迅速发动车子朝陆屿峥还在纠缠的搏斗的位置开了过来。

     陆屿峥也没有恋战,抓准时机一个健步上车,倒是有惊无险的摆脱了那帮人的纠缠。

     尤商商再来一个大漂移,重踩油门到底早已往过来的路倒开回去了。

     “他们什么来路?”尤商商确定后面的人不会再追上来了,八卦的打探起来。

     陆屿峥只是沉默的看向前方,并未出声。

     “这么点芝麻大的小事,别和我提是机密不能外泄,是不是文物贩子?”

     “是警方一直追踪的盗墓团伙,前几年足迹一直在西北方向,今年以来把根据地挪到了西南,这边正好地处国境边界,钻了监察的漏洞,盗墓团伙想方设法从考古现场把文物盗走,以各种方式走私到国外进入黑市——”

     “老祖宗的东西也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盗走!”尤商商忍不住骂咧了一句,愣了几秒,又后知后觉的问道,“不过你刚才这么一现身,不是打草惊蛇了吗?”

     “已经打草惊蛇了,否则他们不会走这条线的。”

     “那你明知寡不敌众,干嘛还要这么冲动的和他们过招,万一出师不捷——”

     “至少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已经有所察觉了,这几天内,他们会顾忌着不会立刻转移到国外去的。”

     “这样。”尤商商难得佩服的点点头,之后在陆屿峥的指路下专心开车。

     离边防站还有段路的时候,在半路上就看到了骑着摩托车狂飙的大壮,后面还坐着倪海杨,也不知道他怎么弄的,倪海杨额头满是血渍,看着挺让人揪心的。

     “怎么弄的?”陆屿峥刚看到就来了个急刹车。

     “这不,小倪没经验,让那个文物贩子跑了还不说,追捕的时候额头上被匕首划了个大口子,起码得要缝上很多针了。”大壮不无心疼的解释起来。

     “坐这辆车去,早点到医院。”陆屿峥把后排的车门打开,要扶着倪海杨坐进车内。

     “等会。”尤商商说时从包里拿出一张大号的创口贴,迅速撕开外包装后,示意倪海杨拿掉一直捂在额头上的左手,尔后手脚利索的把创口贴虚虚的贴在了他的伤口处,“快去医院里处理下。”

     她处理好这一切后又叮嘱了一句。

     “恩,谢谢商商姐。”倪海杨讷讷的应了一句。

     “用不着客气。”尤商商刚应了一声,医院那边再次来电。

     她特意走到边上去接电话。

     “李医生,我估计晚上会到,麻烦您用最好的药物最好的设备,欠的医药费等我回来会立马交上的。”尤商商尽管心里焦灼的可以,在电话里还是条理清晰的交代了起来,没说几句她就挂了电话。

     “幸好是皮外伤,你先赶紧送小倪去医院吧。”陆屿峥等倪海杨坐进车内后又对大壮说道。

     “你呢?”大壮不解。

     “她要赶飞机,晚了就赶不上最早的航班了。我先送她去机场。”陆屿峥说完就已经坐上了原本大壮开的摩托车,大壮点点头,就把车钥匙扔给了陆屿峥,他自己则是开着那辆巡逻车先走了。

     “你确定摩托车能够把开到机场那边?”尤商商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走国道,试试看。”

     “你刚才不是说站里还有急事妈?”

     “现在已经没有了。”

     “那——也行吧。”尤商商点点头,拎着身上的挎包就坐到了摩托车上。

     一路上风驰电掣的,耳边除了呼呼作响的风声,再无其它。

     这边因为经济落后,基础设施本来就挺糟糕的,路面上坑坑洼洼的随处可见,偶有遇到颠簸的厉害的大坑或是上下坡时,尤商商坐在陆屿峥的后面,心里也毛毛的,才坐了没多久的路,她就默默的越发抓牢了他身上的那件旧t恤,手心隐约间带过他那硬实的腰侧。

     离机场还有段路的时候,陆屿峥就停了下来,“这里能打的过去,十几分钟就到。”

     “谢了。”她从摩托车的后座下来,言简意赅的说了一句。其实她也想给点油钱,可是又总觉得这会要是拿钱出来,不管是否诚心总是煞风景的可以,眼下憋了又憋也只有这两个字而已。

     “你挺缺钱的。”他还是坐在摩托车上,不置可否的问了一句。

     “小缺。”她撇撇嘴承认。

     “缺钱也有缺钱的路,不要去□□拳了。”他说时,视线却是望向前方的天际边,远处是万里彩霞,将他黝黑的脸上蒙上了一层不可思议的光泽。

     她忽然就想到了油画上的逆光,虚虚笼笼的,总是让人看不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