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她要赶飞机,晚了就赶不上最早的航班了。我先送她去机场。”陆屿峥说完就已经坐上了原本大壮开的摩托车,大壮点点头,就把车钥匙扔给了陆屿峥,他自己则是开着那辆巡逻车先走了。

     “你确定摩托车能够把开到机场那边?”尤商商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走国道,试试看。”

     “你刚才不是说站里还有急事妈?”

     “现在已经没有了。”

     “那——也行吧。”尤商商点点头,拎着身上的挎包就坐到了摩托车上。

     一路上风驰电掣的,耳边除了呼呼作响的风声,再无其它。

     这边因为经济落后,基础设施本来就挺糟糕的,路面上坑坑洼洼的随处可见,偶有遇到颠簸的厉害的大坑或是上下坡时,尤商商坐在陆屿峥的后面,心里也毛毛的,才坐了没多久的路,她就默默的越发抓牢了他身上的那件旧t恤,手心隐约间带过他那硬实的腰侧。

     离机场还有段路的时候,陆屿峥就停了下来,“这里能打的过去,十几分钟就到。”

     “谢了。”她从摩托车的后座下来,言简意赅的说了一句。其实她也想给点油钱,可是又总觉得这会要是拿钱出来,不管是否诚心总是煞风景的可以,眼下憋了又憋也只有这两个字而已。

     “你挺缺钱的。”他还是坐在摩托车上,不置可否的问了一句。

     “小缺。”她撇撇嘴承认。

     “缺钱也有缺钱的路,不要去□□拳了。”他说时,视线却是望向前方的天际边,远处是万里彩霞,将他黝黑的脸上蒙上了一层不可思议的光泽。

     她忽然就想到了油画上的逆光,虚虚笼笼的,总是让人看不真切。

     “知道了。”尤商商大脑一热,忽然就应承了下来。

     这个承诺,截止刚才的瞬间,她压根就没有真心实意的想过。

     尤商商回到b市的时候,已是晚上。

     她刚从机场出来就直接打的去了医院。

     尤国培是在建筑工地上猝然晕厥的,幸亏被工友及时发现送去了医院,没想到是脑溢血,淤血直接压迫到大脑处的神经,还有中风迹象。

     尤商商刚到医院的时候,尤国培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浑身上下都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她去找了主治医生了解情况,结果依旧是不容乐观。

     等到第二天下午,尤国培这才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尤商商心头的石块才落了回去。

     几天时间,医药费就已高达几万。

     而且重点是,尤国培甚至都没有医保。

     她需要钱,比任何时候都需要钱。

     尤商商去取款机里把自己信用卡上的所有额度都取现出来,可惜,还差九千。

     她又打了个电话给朋友沈娅男,对于一个还在校的学生来说,一下子自然也拿不出太多现金。

     还差五千。

     一文钱都能难倒好汉,更何况是五千。

     她看着外面马路上的行人来去匆匆的,愣了好一会后才打电话给了杜远江。

     杜远江在钱财方面向来豪爽的可以,尤其是对尤商商,更是阔绰的可以。

     她挂了电话没几分钟,滴答一声,就有短信进来提示她账上收到了一笔金额,后面还多了个零。

     尤商商盯着短信发了会呆,之后才往医院的方向走去。

     处理完欠的医药费什么的,她回到病房时正好遇到来探望尤国培的工友,正是送尤国培过来的那个人,尤商商当面再三道谢后才把那人送到电梯口那边。

     等她重新回到病房时,尤国培正努力的想要把身后的枕头垫高点以便能够靠坐起来,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却是做的无比吃力。

     尤商商见状早已飞奔过去,小心翼翼的把尤国培的枕头放回原处,让他平躺回去。

     “爸,你要说话就躺着说吧,我听得到。”尤商商特意凑到床头前。

     “商商,医药费是不是很贵?爸本来想着给你攒点学费的,没想到帮倒忙了——”尤国培刚从突发大病里捡回一条命,眼下连说话都颇为吃力。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挣扎着,想要和尤商商多说几句。

     “爸,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平时画画兼职,赚钱挺容易的。而且上个学期拿的综合素质奖学金,整整八千,早就够我到毕业前的学费了。”

     “真的?那我就放心多了。爸现在已经觉得没什么大碍了,你要不和医生说下,让我早点出院回去吧。”尤国培说着说着又想努力撑坐起来。

     尤商商知道他的左腿左手有疑似中风的症状,这会压根就使不上什么力。可是就在几天前,尤国培还在工地上,随随便便都能扛的动上百斤的建材什么的。

     她其实不止一次和尤国培说过自己兼职打工完全可以赚到学费,没想到尤国培还是不听劝去了工地。

     “爸,我之前有给你投过商业医疗保险,你现在在这里住着,大半都是可以报销的,而且你住在医院里,医生复查什么的也方便,你还是在这里多住几天吧?相比你一个人呆在家里,还是这里的花销少点。”尤商商自然知道尤国培担心的地方,撒了个小谎。

     “那——也行吧。”尤国培这么一听果然就安心了不少。

     尤商商自己没有精力全部时间都耗在医院里,临走前她又叫了个护工看着尤国培。

     等她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杜远江的电话又过来了。

     “你爸——没事吧?”他在电话那边显然有些纠结。

     其实尤商商并没有和他开口提过尤国培住院的事情,不过凭他的能耐,知道也是正常的,总归也是诚心想要帮她一把而已。

     “现在已经没事了,谢谢。”尤商商疲惫的应了一声。

     “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等你空点了我再来找你。”杜远江听出尤商商的状态不是很好,不太放心的叮嘱了一句,之后才挂了电话。

     从医院里出来后,被外面的夜风一吹,尤商商本来胀痛厉害的太阳穴这才缓和了一些。

     她眼前只想着回去好好睡一觉,万事醒来再说。

     她刚打到出租车,沈娅男的电话又过来了。

     “商商,你不是正好缺钱么,我以前接过单子的一个客户,就是那个和你提过的暴发户,最近脑袋又抽风了,想要出价定制十几张量身打造的手绘油画,有人物画也有放在客厅的装饰画,挺费时的,不过对方要的挺急,价钱挺可以的。这种单我知道你平时也瞧不上,不过好在暴发户人傻钱多,要么我就帮你接下了。”

     “也行,娅男,谢谢。”尤商商不假思索的应了下来。

     她的确需要钱,比任何一个时候都需要钱。

     还有袁霞的视力也快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