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咱们身上就这么点简陋的装备就冲过来了,我现在开始后悔上次在专。案组开会的时候,怎么不开口申请点福利,至少装备要更新换代下,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啊。”大壮极速前进后就开始有点吃力了,气喘归气喘,他还不忘调侃起来。

     “万一打不过就跑,我还记着。”倪海杨小声应道,见着前面的陆屿峥,他好端端的又冒出一句,“峥哥,这个案子结束后你是不是就要回去了?”

     “恩。”陆屿峥应了一声,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了,随即默契的分工合作。

     倪海杨掏出他的自制弹弓,朝农舍前面的木柱上射了块碎石,砰得一下发出动静。

     果然,农舍里立马走出来一个魁梧的男子,警备的朝前面打量起来,没一会就把视线投在了地上,是碎裂掉的小石块。

     “阿龙,怎么了?”农舍里面传来声响。

     “好像有动静,我看看。”那个叫阿龙的男子手上持着一把冲锋。,戒备的四处张望。

     他话音刚落,埋在另一边暗处的大壮冷不防丁的射了一枪过来,砰得一下打在刚才倪海杨射过的木柱上,立马穿孔而入。

     “有情况,全体戒备!”那名叫阿龙的男子立马朝里面喊了一声,嗖得一下里面又飞奔出好几个彪形大汉,不过都是隐藏在门口前面的木柱或者砖块后面,显然并没有正面迎战。

     陆屿峥看到已经引出了大半的人力出来,他自己则是从山坡上疾步下来跃进了后屋的二楼。

     毕竟三人之中,近身相搏以他最强。

     他敏捷的落地,未料到里面视线昏暗的不可思议。

     他刚反应过来情况有诈,太阳穴上已经被冷冰冰的物件顶住了。

     房间里的窗帘这才掀开一角。

     他抬头,果然见着郑永洲端坐在房间里的正中央,神色微笑的看着他。

     “又见面了。”郑永洲似乎有点哮喘,刚开口就轻咳了一会,之后用手帕捂在鼻子前面,显然是很忌讳这房间里的灰尘什么的。

     陆屿峥脑袋被上。膛的枪。口指着,腰间的枪立马就被搜走了。他显然也做不了什么,唯有视线快速打量了下房间,偌大的房间,密密实实的站着不下数十个彪形大汉。

     “老朋友,在这边做这勾当的又不是我一个人,你光追着我有意思吗?”郑永洲说时从椅子上起身,慢悠悠的朝陆屿峥的位置走来,蹭亮的皮鞋在房间的木地板上发出咯噔咯噔的清脆声响。

     他走到陆屿峥面前,手帕原本是严严实实的捂在他自己的口鼻前面的,和陆屿峥对视后,他忽然挪开防尘的手帕,似笑非笑的说道,“老朋友,你今天怎么不说话了?”

     郑永洲话音刚落,旁边的一个大汉突然一拳挥过来落在了陆屿峥的脸上,力道之猛,陆屿峥的嘴角边立马有血水滴了下来。

     “怎么这么不懂事,打人不打脸都不知道——”郑永洲不满的嘀咕了一句,随即没有预兆的轻咳起来,刚挪开的手帕又捂在了鼻子前面。

     他刚走开几步,旁边那个壮汉接连出手。

     果不其然,那人的拳头不再落到陆屿峥的脸上,而是往他身上的要害落去,没多久,陆屿峥就被踹的倒在地上。

     毕竟是年久失修的房间,他这一骤然倒地,带起了地板上不少的灰尘。

     郑永洲立马不受控制的狂咳起来。

     “郑哥,你要不先去楼下坐会?”旁边的一个小弟讨好的问道。

     “也行。我这人平时吃斋念佛,最怕的就是斗殴打架的场景。”郑永洲慢悠悠的说出一句,这才转身往外面走去。

     他这一走,旁边的好几个彪形大汉也跟着一起往楼下走去。

     房间里瞬间少了大半的人力。

     不过这依然没有减弱动手教训陆屿峥的那人的气势,毕竟旁边还有一个人时刻拿枪指着陆屿峥的脑袋。

     那人等到郑永洲离开后,开始兴奋的捏了下指关节,又转转脑袋,身上发出骨节拉动的清脆声响。

     显然,他很兴奋接下来的场景。

     “阿峰,你别凑那么近,免得我误伤!”那人觉得自己手脚活络的差不多了,又对着旁边那个拿枪的兄弟吩咐起来。

     叫阿峰的那人点点头,便往靠窗处走去。

     他刚走到靠窗边,外面忽然凭空翻进来一个人,连带着把窗帘一扯而下糊在他的脸上,他毫无预防之下,手上的枪也被瞬间夺走。

     分秒之间,房间里的形势已经发生逆转。

     尤商商手上握着枪,对准了陆屿峥前面那人的方向说道,“都给我悠着点,否则我怕手一抖,后果就不知道了。”她这样吊儿郎当的痞样,光看这架势倒是十足的老练,房间里剩余的几个人也不知道她什么来头,一时间居然被震慑的噤若寒蝉起来。

     刚才陆屿峥佯装自己被揍的倒地不起,本来已经盘算着趁郑永洲离开后搏命一击,没想到节骨眼上尤商商居然冒出来了。

     他一跃而起奔到尤商商旁边,面露不悦的命令起来,“赶紧给我走!”

     “我要和你一起撤!”尤商商一口回绝,毫无商量余地。

     “你——”他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这里我看着,你要忙什么事赶紧的!”尤商商继续催促起来。

     他利索的从她手上接过枪支,对着阿龙问道,“东西在哪里?”

     “在、在老大看手上——”阿龙结结巴巴的说道。

     “是吗?”陆屿峥轻飘飘的问了一声,砰得一下,已经打了一发出去,那弹头在那人的脸颊边呼啸而过,那人僵在原地,被吓得眼珠子都停滞的不敢转动。

     陆屿峥开枪的时候,尤商商也是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她虽然有些了解陆屿峥的岗位,可是这么正儿八经的看他动手,还是第一回。

     尤其是在前一秒,她以为他要动□□。毙一个人的时候。

     那人虽然看着像是不法分子,但是罪不至死。

     “还回忆不出来的话,我保证这次不会失误了。”陆屿峥继续轻飘飘的提醒起来。

     “在、在——”那人支支吾吾的说到一半就没再说下去了,然而视线却是望向刚才郑永洲坐过的太师椅后面的墙壁上。

     “你去探下墙壁上有没有暗格。”陆屿峥吩咐了一句。

     尤商商不明就里的过去,在墙上摸索了一会,果然在其中一块区域摸到一处暗格,推开移动的小滑板,里面居然堂堂正正的放着一个小物件,外面用块黑色的缎面盖住,一时半会的也看不出这物件的真实样子。

     “这是什么?”尤商商好奇的问道。

     “贵重的东西。你先带走。画像,会合。”陆屿峥言简意赅的应道。

     “哦。”尤商商知道他多半已经完成任务了,抱着那个小物件就往窗口外面跃去。

     等尤商商抱着小物件狂奔进了山林里,她脑海里飞快的回想起陆屿峥刚才说的话。

     画像,会合。

     画像?

     她努力思索着,画像——陈松——太阳花——对了,他看过那张画像,显然他也知道种着太阳花的那个位置。

     她抹了把冷汗,继续朝约定的地址狂奔跑去。

     好不容易跑到陆屿峥口中的地点后,尤商商焦灼的往农舍方向望去,结果以她的视力,什么都看不到。

     她焦灼的叹了口气,身后忽然传来倪海杨的声音,“商商姐,是你吗?”

     这一出声差点没让尤商商吓得丢魂,她一回身见着一脸讶异的倪海杨,立马重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心脏都被你吓出来了!”

     “你怀里拿的什么?”

     “陆屿峥让我拿的,让我在这里等他。”

     “天哪,你居然看到峥哥了,他没有危险吧?”倪海杨难以置信的问道。

     “应该——没有吧。”尤商商说时把那个小物件递给倪海杨,“这是你们要的东西,我要等陆屿峥回来!”

     没过多久,大壮也从另一边的丛林里钻了过来。

     只不过,等了很久,陆屿峥都还没回来。

     倪海杨和大壮商量着回车上等。

     “我们一开始就计划好了回到停车的地方会合的。”大壮开口劝说起来。

     “他说过要我在这里等他的,你们先过去吧。”尤商商固执的不听劝,说完后又焦灼的去看时间,都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她的设想是自己安全撤离后,陆屿峥肯定是立刻撤离的。难不成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她才一想到那个念头便又立马打住,而且因为担心的厉害,她都没精力继续开口,整个人无比沉默的望向前方。

     大壮和倪海杨见状,也都闭口不提先撤的事情了,三个人一起沉默的等待起来。

     时间过去的越久,三人都逐渐不安起来。

     特别是尤商商。

     她开始后悔。

     “峥哥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我们要不要过去看下?”倪海杨最先沉不住气开口了。

     “不会的!他还要帮我找人,他都答应了帮我找人,肯定会如期回来的。”尤商商立马否决了倪海杨的猜想,尽管她自己的心头已经绷的紧紧的,一点风声鹤唳都能让她胆战心惊。

     “怎么你们两个也在?”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还带着不解的愕然,显然是对大壮和倪海杨说的。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尤商商闻言,刚转身就飞扑了过去,刚才等待的那几个小时里,于她,不啻于是过了几个世纪般的久远。

     如果事先知道这等待的滋味,她肯定要和他同进退,尽管那不是最好的选择。

     眼下这失而复得的侥幸,她无以言语,只是用尽她的全身力气,紧紧拥抱着他。

     大壮起初是轻咳了几声,见着尤商商毫无反应,他这才重咳了一声,“趁着能撤赶紧先撤吧,要腻歪回去时间多的是!”说完后大壮就先走在了前面。

     尤商商这才松开放在陆屿峥后背上的双手。

     回去是大壮开的车,倪海杨难得有眼力见的坐副驾,把后座腾出来给陆屿峥和尤商商坐。

     “你刚才那么久干嘛去了,害得我以为你出意外了。”到了这会,尤商商还是心有余悸的。

     “处理事情去了。”

     她看出他已经倦极,这才不再出声,只是拿余光去猜测他身上到底受了几处伤。

     刚才那帮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他能够从刚才那帮人中全身而退,不用多想也能猜出刚才肯定又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她看了眼他的手臂上还有一处擦伤在出血,后座上就有急救箱,她从里面拿出消毒的棉球,给他手臂上的伤处擦拭了下,然后又贴了创口贴在上面。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一点反应。

     她再抬头望过去,他是早已睡着了。

     车子开在路况颇为糟糕的盘山公路上,时不时的颠簸着,而她的视线,从未离开过他。

     她忽然觉得时间好短却又好长,未来的一切都漫长的可以。

     而她,开始前所未有的懊恼自己还要一年才能毕业。

     因为眼前的她,是如此迫不及待的要参与到他的生命中去。

     大壮开着车直接去了市里的支队那边。

     陆屿峥还在车里睡觉,也就大壮和倪海杨去了办公室那边,尤商商则是安静的留在车上陪着他。

     等大壮和倪海杨重新从里面出来时,尤商商轻手轻脚的下车。

     “你会开车吗?”大壮发问。

     “恩。”尤商商点点头。

     “那就好,我带小倪出去开开眼界。屿峥估计累得够呛的了,你送他回站里,让咱的蹩脚军医给他瞧瞧身上有没有哪里摔坏了的地方。”大壮说完扔了车钥匙过来。

     “这么放心我,就不怕我把他卖了?”尤商商撇撇嘴。

     “卖个好价钱也行,请我们哥俩吃顿好的。太便宜的就算了,行情再差也不能贱卖。”大壮说完就搭在倪海杨肩上大摇大摆的往外面走去。

     尤商商拿着车钥匙,走到主驾那侧,上车发动了车子。

     陆屿峥是被尤商商给拍醒的。

     “别睡了,要睡去里面睡?”尤商商催他。

     “大壮和小倪呢?”他第一反应先去问别人的行踪,尤商商莫名心塞了一下。

     “听大壮说是带小倪去哪潇洒去了,说明天早上来这里等你一起回去。”她也没料想到自己居然撒谎都不带草稿了。

     “哦。”他对此并不怀疑,说完后困乏的从车上下来往旅馆里走去。

     尤商商也跟着下车,顺手把小小的医药箱拎在手上带着。

     她对当地颇为生疏,路上难得看到有家旅馆就开过来了。好在这家是个主题旅馆,里面的装修布置的挺文艺清新的。

     尤商商也觉得自己身上臭烘烘的,到房间后就迫不及待的洗澡去了。她的行李早在登机前就被运走了,幸好房间里有备好的睡袍,她洗好澡后就拿出来换上了,之后才拎着小小的医药箱去隔壁房间敲门了。

     “什么事?”陆屿峥在里面问道。

     “帮我贴下药膏。”她看了下自己手中的医药箱,嘴角微微扬起。

     果然,她话音刚落,陆屿峥的房门就开了。

     果然,他也没有换洗的衣物,只穿了件旅馆里的浴袍。这大热天的,其实穿着挺滑稽的。

     “伤在哪里?”他朝她身上打量了一眼。

     “就只有这一个问题吗?”她把医药箱往桌上一放。

     “为什么会出现在那边?”他果然继续问了第二个问题。

     “我先给你身上的伤口处理了再告诉你这个答案吧。”她果然洞悉他的心思,说完煞有其事的打开医药箱,而他依然站在边上没有挪动分毫。

     “你这人该不会这么小气吧?我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你摸过裸。背都没嚷嚷什么,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就帮你处理下后背上的伤口,其余的你自己搞定。”尤商商说完已经夹起了消毒的棉球,挑衅的看着陆屿峥。

     最后还是尤商商的奸计得逞。

     他的后背上果然有好多处新伤,都是今天那会挨揍时弄上去的,幸好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要害的,尤商商凭着经验给他的伤处消毒后贴了创口贴,之后才问道,“你这身上那么多旧伤怎么弄的?”

     他没有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