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直到陆屿峥缓慢的从她身上挪开,尤商商立马掸了掸她自己的脸上,倒是抖落了不少脸颊上的黄沙什么的。

     “大哥,怎么每次碰到你都是晦气的要命——”她随意拍了拍身上的沙砾什么的,还没说完,身体像是雕塑似的僵在了原地。

     两人滚落下来的地方是个无比巨大的盆地。

     盆地的正中间,横空出世了一个巨大的古城堡,都是黄泥堆砌而成的,这么远远一望,都能看到前面气势恢宏的建筑群。

     建筑群的外面覆盖着一层厚实的黄沙尘土,在夕阳的折射下,整片废墟安静的屹立在那里,也不知道已经被遗忘了多少个世纪,偶有狂风过境,也只轻轻掠过最上面的一层沙尘而已。

     待到尘埃落定,呼啸而过的风声依旧在远处呜咽,隐隐约约的回音传过来,如泣如诉。

     土墙巍峨,大地苍凉。

     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一会,都有同样的错觉,仿佛是穿越时空来到了另一个年代。

     “陆、陆屿峥,前、前面的是什么?”还是尤商商先打破沉默。

     “应该这才是沈延章要找的真正遗址。”陆屿峥看到她脑袋上还有不少的黄沙,伸手往她脑袋上随意掸了几下。

     尤商商本来都掸的差不多了的脸上又扑簌扑簌的掉下来不少的黄沙……她毫无预兆的吃了一嘴的沙土。

     “谁允许你拍我脑袋的——”尤商商话音未落,就被飞进来的黄沙呛得咳了起来,她下意识的朝地上吐了几口,结果因为渴的要命,这会连口水都已经是奢侈品了,她也只是干吐而已。

     “走吧,去前面看看。”陆屿峥见她身上的黄沙已经抖落的差不多了,说完就大步往前面走去。

     尤商商朝身后回望了下,没想到先前在上面的正前方看过来时,还以为只是个极其寻常的小土堆而已,没想到在土堆的另一侧却是别有洞天。

     潦草一看,刚才摔下来的地方起码有几十米高,而且这一侧的地质构造和正前方的松软黄沙不同,都是些悬挂出来的岩块什么的。她这么回想了下,立马留意到她自己□□的手臂上擦伤了好几处,此时倒是后知后觉的觉得有痛觉传了过来。

     这个高度和坡度,原路返回估计概率不大。

     尤商商快速判断了下,再回首时陆屿峥已经走开好长一段路了。

     她心里一哆嗦,也抓紧跟上陆屿峥的步伐。

     两人走了十几分钟后就到土城墙的脚下,走近了还能明显的看到最前面的是座防御的城墙,构造和平时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古城墙差不多。

     绕过这座城墙,里面就是密密麻麻的群居建筑了。

     尤商商走着走着,不由自主的靠近了陆屿峥身边。

     “我们——要不先找回去的路吧,考古探险的事交给沈延章就好了——”走了好一会,她开口提议起来。

     “我本来就在找回去的路,要不然你以为我在找什么。”陆屿峥波澜不惊的应了一句。

     “那就好。”尤商商嘴角默默的抽搐了下,毕竟先前在洞穴里住过一晚,她可不想再次刺激的住上一晚了。

     两人一直走到夜幕降临,还是没找到通往外面的其余路径。

     里面的建筑密密麻麻的,通道又窄,尤商商的路痴症状就明显的暴露出来了。他们也在其中的房间里面看到过金器珠宝,只不过两人无心钻研这些,只是匆匆赶路。

     好在陆屿峥的方向感好的不可思议,兜兜转转的,两人好不容易从古城墙的另外一侧绕回到了起点。

     尤商商又渴又饿,她觉得自己都开始眼冒金星了。她回到原地干脆就朝地上一躺,不无忧伤的看着夜空里的繁星。

     她是想最后一趟过来找李凡的下落,可是她没想过要命丧于此。

     荒漠也有荒漠的好处,没有雾霾,她随处往地上一躺,天上的星星也像是知晓人意似的,安静的盯着她看。

     “这里的星星好大……”她看得出神,无意识的拍了拍坐在她旁边的陆屿峥。

     没有回应。

     “陆屿峥,其实你比你的同事对这片荒漠熟悉多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他们?”

     依旧没有回应。

     “陆屿峥,我们该不会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渴死在这里吧?”她继续呢喃了一句,觉得眼眶有点湿润起来,立马伸手去掸了掸她自己的眼睑下面,那么点微不足道的湿意立马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可惜我哭不出来,要不然眼泪流下来让我润润嗓子也是好的,起码不用当个渴死鬼。”尤商商继续惆怅的望天。

     人一旦失去信心,所有的意志变会瞬间坍圮。

     眼下的尤商商就是如此,前几分钟的她还只是觉得眼冒金星而已,这会灰心丧气的一联想,她开始觉得自己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开始在一点点的消散。

     难以形容的恐惧过后,她心头反倒前所未有的安静了回去。

     难道这就是将死之人的弥留状态时的冥想?她脑海里忽然冒出这样的念头。

     “我感觉自己快要挂了,好遗憾就死在这么个地方,而且还是个饿死鬼……”尤商商奄奄一息的碎碎念着,她觉得自己饿的眼皮都没力气睁开了。

     “你只是太困了而已,睡个一觉,明天天一亮从原路爬出去就好了。”旁边的陆屿峥这才吱了一声。

     “困?”尤商商懒洋洋的睁开眼睛朝他瞟了一眼,大概是在部队里工作多年的缘故,即便是在人迹罕至的荒漠里坐着,他都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月色下她只看到他挺直的身板,像一座永远不会倒下去的山脊,令人心安。

     她朝他看了好一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就坐了起来,朝他身上熊抱了一过去。

     出乎意料的是,陆屿峥居然纹丝未动,毫不反抗的任她熊抱了个够。

     她手心碰触到的t恤面料湿漉漉的,不由得嘀咕了一句,“怎么出那么多汗……”嘴边却是漾开了得逞的笑意,浑然不觉前一刻奄奄一息的自己精力又重新旺盛了起来,甚至还得寸进尺的往他侧脸上亲去。

     前一刻还纹丝不动的陆屿峥却是及时转开了脑袋。

     尤商商差点啃到他的脖颈上,这架势,怎么看就怎么饥渴。

     “你就不能满足下一个将死之人的遗愿吗!”尤商商狼狈的坐回去,忿忿不平的控诉起来,不过她自己话音刚落,她无比惊悚的察觉到前一秒都已经气若游丝的自己居然声如洪钟回来了。

     而她压根都还没吃点东西进补下能量……

     “等你真的要留遗愿那天再说。有这个精力先睡上一觉,明天出去再说。”陆屿峥说完后这才再她身边平躺下来养精蓄锐起来。

     “好吧,听你的,先睡上一觉。”尤商商欢快的应道,末了的一句话还故意一字一句的学着男低音断开,她自己挨着陆屿峥平躺回去,没一会又侧身过来,看了看身侧的陆屿峥,伸手戳了戳他的胳膊。

     没有理睬她。

     她干脆把他的一只胳膊挪过来垫在她自己的脑袋下,犹同枕在亲□□人的怀抱里而眠。

     陆屿峥依旧没有理睬她。

     尤商商越折腾越乐,连几时睡过去的都忘记了。

     直到觉得旁边有动静,她这才睡意惺忪的坐起来,饿,除了饿还有渴。

     “天亮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陆屿峥说时已经走到其中一处相对高度最低的陡坡脚下。不同他们昨天摔落下来的那边攀附物极少,这处陡坡上外挂的岩石林立,倒是挺适合攀爬的。

     “我没力气爬上去。”尤商商气若游丝的吱了一声,她还真有点担心自己的低血糖会不挑时机的发作起来。

     “爬不出去就等着留遗嘱!”陆屿峥身手矫健的越过一处障碍,回身时已经伸出一只胳膊,显然是要拉她一把。

     尤商商双腿虚软的跃过去,幸好有他及时拉了她一把,才没有踉跄摔去。

     “我感觉爬不出去了,没力气……”尤商商仰头无力的望了下近乎垂直的悬崖,挫败的汇报自己的体能。

     她话音刚落,头顶上方忽然俯下来一道阴影,伴随着蜻蜓点水的隐约触感,等她回神过来,陆屿峥已经站直了回去。

     而她后知后觉的捂着刚才被他碰触过的额头,没有想象中的温存,反倒有点难以形容的糙感一略而过,不用多想也知道他的双唇肯定也是渴的干裂了。

     而她为着那点若有若无的糙感,心头立马掀起了万丈波澜,浑身上下都像是被电流击过,凛冽的畅快。

     她的大脑空白数秒后,才想到一个词,战栗。

     尤商商愣了好一会后才浑浑噩噩的发问,“你、你刚才算是主动亲我了吗?”

     “你认为是的话就是。”

     “你那顶多算是不小心的肢体接触,压根不算亲吻!重来一次,给我来点精神动力!”她明白他的动机,干脆就腆着脸耍起了无赖。

     “等爬出去再说。”他见着她斤斤计较谈判的架势,精神抖擞,知道她体能没什么大碍后就大步往上面攀援过去。

     “那就一言为定了!”尤商商生怕他随时反悔,迫不及待的答应下来,之后就蹭蹭的跟在他后面往上面攀爬出去。